顶点小说 > 位面跑腿平台 > 第123章 糟糕,是狗粮的气息

第123章 糟糕,是狗粮的气息

 热门推荐:
    黄贝贝坐到了驾驶位上,白猫喵的一声跳到了后座,找了个舒服的姿势滩下——众所周知猫是一种液体动物。

    于宴祖也打算跟着坐到后座上,没等白猫弓起身子抗议,白婉儿嗖地一声从手机中钻了出来,抢先坐到了后面,拎起了白猫放到了她大腿上“我和倩倩一起坐,后面没位置了,你坐副驾吧!”

    “白学姐你明显是不需要‘坐’这种行为的好吧,还有你不是一直在刷手机么……”于宴祖被白婉儿突然的现身打断了对梦境的回味。

    白婉儿白了他一眼“刷了一晚上还不腻么,我就不能出来和倩倩聊下天?还有,你有没有点礼貌啊,人家开车送你,你不坐副驾还要坐到后座上来?”

    好吧,于宴祖必须承认白婉儿说得很有道理,这样做确实挺没有礼貌的。

    虽然理论上黄贝贝应该算是开车送白猫的,它也不应该坐在后排啊——不对,猫这种生物不是应该好好地呆在后备箱么!

    如果不是一时的失神落魄,一向有家教的于宴祖同学也不会傻傻地跟着钱倩倩往后座走。主要是他刚沉浸在梦境中抱拥着黄贝贝温馨回忆之中,那可是他第一次抱妹子诶——就算在梦里也是!

    而再之前他与妹子最亲密的接触只是牵牵小手,唯一的一次还是跟黄贝贝牵的!

    如果不算上幼儿园那个被他手指捅了鼻孔的小女孩的话……

    于宴祖打开副驾车门坐上去,目不斜视,但却仍能嗅到黄贝贝身上的淡淡幽香。

    一时间他无法搞清楚,究竟是潜意识被这个灵性雅致的女孩子所吸引了,才会有那个无比真实的梦;还是因为那个印象深刻的梦境太过于真实,他面对着黄贝贝时才如此的心猿意马。

    见到于宴祖打开车门坐到她旁边,黄贝贝一时间不知道为什么有种心如鹿撞的感觉,又有点淡淡的、没有目标发泄的愤愠。

    你怎么身边的妹子都是这么漂亮的?连手机器魂白学姐都如此的秀外慧中清丽脱俗!

    看来禾禾真的没说错,我就应该多谈几次恋爱,没经验的话就容易这样胡思乱想!

    可是……我为什么要为这傻小子胡思乱想呢!

    车子开出车库后,两人一鬼一猫都没说话,气氛一时间有点古怪。

    “宴祖哥哥,有机会的话,你能带我去一趟那个世界吗?”打破沉默的是钱倩倩,把那枚硬币递回了给于宴祖,看来她已经融合好了元神分身的记忆。

    “我也不知道能不能去,更不知道怎么带你了……”于宴祖这是实话,他那台位面手机未必能刻录下人界这个钱倩倩的数据。

    “我自己有办法……嗯,这个等我跟惰铁界本体那边同步记忆后再说吧,到时可能会再发布一个跑腿订单。”钱倩倩不知道为什么,心情似乎特别的好,“那么宴祖哥哥什么时候带我去吃大餐鸭?”

    “要不要尝尝这个?你宴祖哥哥亲手烤的。”白婉儿跟变戏法一样掏出了一块血兽灵炙过的肉片,递给了钱倩倩。

    钱倩倩双眼一亮,不由分说就扔进了嘴中,吧唧了几下咽了下去“那边带来的?倩倩不管了,宴祖哥哥你下次一定一定要带我过去!”

    “呃……”于宴祖完全没察觉白学姐是什么时候把这些肉装到手机里的,这有个随身空间道具就是爽啊,就是这个名义上是属于他的随身空间道具他却用不了储物空间的功能,只能让他的器灵来使用……

    这就有点蛋疼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手机能打电话就够了,还要啥自行车啊对吧!

    “来,贝贝学妹,你也来尝尝。”白婉儿的身体直接穿过了前排座椅,将手中的小块灵肉不由分说地就塞进了黄贝贝嘴中。

    黄贝贝正竖起耳朵听着什么“惰铁界”“本体”“同步记忆”“跑腿订单”之类的话,明白倩倩并没有当她是外人,心中有很多疑惑但也没多问,冷不防地被白婉儿塞了一块肉到口中,要不是清晨高速路上车少可能就会吓出了车祸。

    “白学姐!我正开车呢!”黄贝贝嗔道。

    “没事,以这车现在这速度,就算真出事了我和倩倩都能拦下来。”白婉儿伸了一个懒腰。

    “这是什么肉,怎么这么香!还有,这灵力……”黄贝贝小嚼了一口就惊讶无比,“于宴祖,这真的是你烤的?什么时候烤的?”

    “这还真不好说是什么肉,不过真香就对了,吃了对灵力的增长也有很大的帮助。”白婉儿笑眯眯地说道,“可惜剩下的不多了。如果你还想吃的话,下次或许可以跟我们一起过去,我们负责找肉,于宴祖负责烤。”

    “你们……”要不是正在开车,黄贝贝真想回头跟他们科普一下,这种能立时补充极多灵力又对身体无害的食物,在如今的年代可是非常难寻得的,初步估计一下刚吃的那一块肉放到识货人眼中,也得值个好十几二十万了,怎么能随随便便地送人!

    于宴祖拍拍脑袋“唉学姐你藏了灵炙又不早说,刚应该给颜大班长一点的,她这身体不好应该多补补。”

    白婉儿白了他一眼“你以为这肉是什么人都能吃的?没修炼过的身体敢吃这东西,怕不是立时虚不受补七窍流血!”

    说起来好像也是诶,于宴祖拍拍脑袋,颜翠梅在人界的身躯只是普通的凡人体质,普通的灵肉可能还能吃点,这血兽肉块还真不能乱吃。

    “你和你们班长关系很好?”黄贝贝似是不经意地问道。

    “还……行吧,也就这两天熟起来的。”于宴祖犹豫了一下,没把神念世界的事跟她说,只是说了昨天他离开她小区后的经过,清洗工,小男孩,象棋男,划脸男,和最终在医院碰面的颜翠梅。

    “昨晚你那一起吃饭的同学郭枫,想对颜翠梅下手?”黄贝贝声音带着愠怒,“你就这样不管了?”

    于宴祖苦笑道“人家也没真的做出什么事来啊,我能怎么管?我只能作个提醒罢了。”

    再说了,以颜翠梅两个世界的见识,也不至于轻易着道吧。可惜不能把神念世界颜翠梅的身体带来这里,否则她一个能打一百个郭枫都不止。

    黄贝贝恨铁不成钢“那要是我被那些魑魅魍魉打这些鬼主意呢?你也打算袖手旁观放任我的第一次就这样被……”

    空气似乎突然停止了流动。

    一猫,一铁,一鬼,在看了一眼脸色通红的黄贝贝后,视线不约而同地射向了于宴祖。

    黄贝贝尴尬无比。

    怎么突然间就进入了这样的状况?

    明明,前几秒种还在说很正经的事啊……

    还有,那个“放任我的第一次被……”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就这样脱口而出了?

    黄贝贝啊黄贝贝,现在跟你说话的对象,可不是温禾禾那个可以嘴无遮拦的逗逼啊!你这还有什么形像剩下!

    八叔公啊八叔公,我要被你的卦象给害死了!真是丢死个人了!

    黄贝贝努力瞥开眼睛看向车窗外,微微清了清嗓子,尽量自然的说“当然,我有着足够强的自保能力,家里和师门都能提供强大的庇护,倒也不用担心这个。”

    不止好吧,按老黄的说法,你门派中和家里不少长辈都在神魔时空管理局任职的,这才最你最大的撑腰点,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不对,现在不是在想这个的时候!

    于宴祖终于回过神来了,今天见面以来,他一直感觉黄贝贝的神情与态度多少有点不对劲。

    迟钝无比的他,到底算是发现她不对劲在哪了。

    于宴祖终于将梦境里面所经历的,那种与黄贝贝相处了多年、刻进骨子里的深厚情感,在这一刻与面前的这个女孩子完全地融合起来。

    “那它们就要先踏过我的尸体。”于宴祖笑着回答道,他完全弄明白了自己对黄贝贝的情感。

    至于是不是那个怪梦带来的,重要么?

    急刹车。

    “你说什么?”黄贝贝转过头来,脸上还带着多少有点不自然的神色。

    “无论是什么魑魅魍魉……”初升的阳光洒在这个少年的面庞之上,在金光辉映下,于宴祖显得无比的真诚。

    “等等等等!”黄贝贝抬手把副驾的遮阳板打下,“阳光都开始刺眼了自己也不会弄一下!”

    边说边从车内储物盒内找出一张红色的符纸,眼神坚定地看着于宴祖“咬破手指把血印在上面,然后贴在额头上,再把刚才的话说一遍。”

    顿了一顿她又解释道“【测谎符】,也叫【真言符】。”

    于宴祖不以为忤,微笑着按着黄贝贝的指示贴好符纸“黄贝贝,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愿意站在你的面前,为你抵挡所有的风雨。所有试图伤害到你的东西,无论是人是鬼是仙是神,必须先从我的……”

    话还没说完,黄贝贝已经扑到了于宴祖的怀中,用吻堵住了他的嘴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