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 15.6 七日一

15.6 七日一

 热门推荐:
    第一天

    早晨

    赵国,港深新城,小石川春夫的房间。

    这是一个套间,外部的大办公空间中,小石川春夫、杜公平和这次商团的保安部长千叶里次、规划负责人左川三次郎、财务负责人三平次男,还有秘书丽川信子、板部大业几个静静地坐着。一个无比重大的消息刚刚从京洛那里传来,这里刚刚生成不到一天的项目报告已经被商业间谍窃得,而且已经进入黑暗渠道进行出售。

    千叶里次断然否认,“这不可能!整个事件前后,我这里都严密监控,并没有任何不正常的情况发生!可以说每一个人、每一台机器都在我们的严密监控之后!”

    两本资料一上一下被丢到了千叶里次的面前。

    小石川春夫语气森然,“不要说什么不可能!你看看这两本!传真的那一份是京洛传来的,你看是不是内容是不是几乎一模一样!”

    两本资料被千叶里次拿到手中,对照着一一认真观看,仅仅几页之后,千叶里次面色难看至极。一个跪倒在地,态度十分懊恼,“对不起!对不起,大人!这是我的失职!我一定会对此负责的!……”

    小石川春夫挥手打断,“不要说这些!事情已经发生,京洛那边的意见是一定要查!必须查出问题的环节到底是出自那一点上!”

    小石川春夫直视千叶里次,“千叶!”

    千叶里次匍匐在地,“是的,大人!”

    小石川春夫,“这一次不要叫我失望!”

    千叶里次,“是的,大人!”

    ……

    非常非常意外,在小石川这里与左手联系进行密控下的赵国商团的秘密文件竟然出现了泄露,而且是这样快地出现了泄露。这一点也是杜公平没有想到的。根据杜公平对之前案宗的研究,杜公平更倾向于那个神秘人是一种普遍撒网、重点逮鱼的作业模式。因为那些事件都有太多的巧合性,可以说没有那么多巧合和条件,那些人根本不可能跳入那场死亡游戏之中。但是这一次!这一次在这样时间和任务都有限制的情况下,对方竟然也出手了。而且还得手了!这叫杜公平怎么想,都想不出来对方得手的方法和套路。

    这场会议中代表左手出席的花田敬有来到杜公平的身侧,低声而语。

    花田敬有,“杜大人,有什么看法?”

    杜公平,“这里不是有你和千中部长负责吗?”

    花田敬有微笑,“左手大人专门说,要我努力听取您的意见和建议。”

    杜公平,“我的?”

    花田敬有,“是的!”

    杜公平,“我还没有什么思路。”

    ……

    杜公平、花田敬有在低声说话,那边小石川春夫已经结束了自己的会议。一挥手,除了他、千叶里次、杜公平、花田敬有4人之外的人全部退出。小石川春夫再次发声。

    小石川春夫声音严厉异常,“各位这次的事情,就拜托各位了!”

    小石川春夫站起来,向其他3人行礼,然后看向花田敬有,“左手大人那边是怎么说的?”

    花田敬有看了一眼杜公平,“杜大人是知道清楚这起事件幕后人的可怕的。根据那个人一贯的手法和风格,这起事件的泄密者一定会被迅速灭口的!这个时间一定是7日后赵国政府正式挂牌进行土地出让之前。这次是由于左手大人的布局,才使这份资料直接落入我们的手中。但是根据正常的商业间谍事件的过程一定是,购买这份资料的人一定会在这次土地出让活动中对我们进行阻击。这个时候,黑田集团才会正常发现。而这个时候,那个泄密者可能已经死亡。所以左手大人希望大家能够通力合作,在7天以内找到这个泄密者,从而通过他找到那个幕后黑手。”

    小石川春夫认真翻阅,“这份资料的观看级别应该不低。因为进行控规谈判的人对地价、转让次序等方面并不可能有这样的了解。而管钱,也不知道控规方的资料。所以这份资料有点像从我们汇总资料中整理、删减出来的。”

    千叶里次,“那么涉及人的范围就能小很多!”

    …………………………

    第一天,上午,杜公平的房间。

    小石川春夫再次闯了进来。

    小石川春夫,“公平啊!我的心情很不好。”

    杜公平,“因为发生了泄密事件?”

    小石川春夫,“是的!”

    杜公平,“没关系,反正这次事件也是左手布的局,泄露的信息也全部落入我们的手中。对你在赵国的事情并没有什么影响。”

    小石川春夫,“我是对我用人产生了担忧。说实话,我现在不知道,我该相信谁?要知道这次的事情,真正能够接触到这一环节机密的,都是我真正信得过的人。所以这一点上,我有些受打击。”

    杜公平,“说话实话!从犯罪学上讲,人心是最经不起考验的!只要被别人抓住了自己不能不屈服的事件,任何人都可能放弃掉自己的原则的。所以为这种事情不用心烦,也不值得心烦。这是大自然界的客观规律,非常正常。”

    小石川春夫,“你也一样吗?”

    杜公平点头,“如果现在有人真的控制住美弥子的话,那么可能要挟我干什么,我都很难拒绝。”

    小石川春夫突然心情大好的大笑起来,“原来你还真是一个情种!”

    …………………………

    第一天中午,临时的审讯室中,一张简易桌前,千叶里次带着一个手下面无表情地坐着。

    房门打开,小石川春夫的生活秘书丽川信子犹豫地走了进来。

    千叶里次指了指自己桌子对面的一把木椅,示意丽川信子坐过去。

    丽川信子,“您好,千叶部长!”

    千叶里次冷冷地看了一眼丽川信子,“在这里并,没什么千叶部长,只有大人!在这里你只能称呼我大人,明白了吗!”

    丽川信子微愣,立即改口,“是的,大人!”

    千叶里次冷冷地看着丽川信子,“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丽川信子,“是的,大人!但是请相信我,不是我!”

    千叶里次冰冷如铁,“为什么?你有什么证据吗?”

    ……

    而另外一间临时审讯的房间中,花田敬有微笑地坐到板部大业的对面。

    花田敬有,“板部大业,你有什么可以告诉我的吗?如果你有什么秘密的话,我想还是由你来说比较好。对大家都好!”

    板部大业,“我是清白的!我是忠诚的!”

    花田敬有,“对不起,这一点判定是由我来进行判断的。所以我现在还是原来的那一句,板部大业,你有什么可能告诉我们的吗?”

    ……

    一间可以看到六个审讯房间的监视房间中,杜公平与小石川春夫并排而立。

    小石川春夫,“你现在有什么发现吗?这几个人就是唯一可能整理出来相关资料的几个人。如果发泄露,只能存在于这几个人身上。”

    杜公平看着几个监视器中的几个人,看着几个人在审讯过程中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词。

    杜公平,“你真的准备这样做?”

    小石川春夫,“是的,我必须抓住那个叛徒!不管任何代值。”

    杜公平,“我不喜欢这种审讯!因为他们之中肯定大多数都是无辜的,为了一个人,而把所有的人拉下水,这样值得吗?”

    小石川春夫坚定,“信得!这对他们也是一次考验,只有过关的人之后才会更加得到组织信任。那些背叛的!坚持不了审讯的!不值得组织之后投入更大的时间、金钱和资源。”

    杜公平苦笑,“看来我就应该是那种被组织抛弃的人!”

    ……

    虽然杜公平之前也见过审讯,但是那些针对的都是犯罪,杜公平目光之中只有斗志和勇气。而这一次,明显这次审讯针对的都是自己人,他们大都都是无辜者,杜公平认为这种审讯不道理的。但是事情的进展并不是以杜公平的个人意志为转移的。虽然没有什么血腥和暴力,但各种威胁、暴光隐私和冷暴力则无处不在。

    一张照片被压到丽川信子的面前,这是一张有年头的照片,那里的丽川信子才十四五岁,是那样的天真浪漫。照片中她快乐的原因就是她身侧所依的那个有着腼腆笑容的少年。

    千叶里次,“你看,我们知道的事情比你想像中的还要多!看到这张照片,你没有什么想告诉我的?”

    丽川信子愤怒地拿过照片,怒视着千叶里次,“你们太过份了!这件事情与他并没有关系!”

    千叶里次,“8年前的一夜情,你还对他这样重视。那么当你知道他现在正被200万的高利追贷债,你会怎么做?”

    丽川信子,“是的,我对他还有感觉!我也愿意为他还债……”

    千叶里次,“所以你出卖了公司?出卖了这次的商业秘密?”

    丽川信子愤怒站起,“我没有!我从来没有!”

    千叶里次,“但是根据我们的信息,十分神奇的是这位先生的高利贷债务已经还清。所以我们十分好奇。”

    丽川信子也是一愣,“他的债务已经还清?”

    千叶里次冷笑,“信子小姐,真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

    另一个房间,也是一叠照片放到了板部大业的面前,只是照片上的人物都是一个天真可怕的小男孩。

    花田敬有,“板部先生,你有没有什么可以告诉我们的?”

    板部大业看着照片有些恍惚,“是的!我并不是一个道德完美的人。但是这件事情上,我是清白的。”

    花田敬有,“如果是清白的!那么请证明它!证明你是清白的!用你可能的任何方法、办法!”

    ……

    虽然没有百守木中卫那个秘密基地里的血腥暴力,但是一种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丝秘密的赤裸,正被千叶里次、花田敬有等人不断利用着,并将它们变成一条可以杀人、可以勒得人窒息的绳索不断加大着力量。一个秘密说完,又一个,个人深深藏在自己内心的东西,那些或可怕、或珍惜、或恐惧、或喜爱的事情和人不断变也一把把可怕的匕首,被使用者一次又一次插入被审讯人的心口,只为观察、分析对方的语言、情绪和态度。

    杜公平已经看不下去了!杜公平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感到自己远离左手的邀请是多么的正确。因为这不是杜公平的道德观,杜公平不可能做到这样事件。

    杜公平歉意对小石川春夫,“我不看了!现在的事情既然已经这样,我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太大我意义,我准备回京洛。你知道的美弥子已经怀孕了!”

    小石川春夫微笑地看向杜公平,“看不下去?”

    杜公平,“他们大多都不是敌人!这样做,我无法接受。”

    小石川春夫,“好吧!但是你回去是不可能的。这件事情没有答案,你也不可能解脱!你看一看别的方面有什么可以进行调查的吧!”

    …………………………

    杜公平离开这里没多久,就接到左手的电话。

    左手,“公平,我听说了!你没法接受这样的内部调查!”

    杜公平决定实话实说,“这种叫内部调查?我认为它更是一种内部虐待!将你的恋人、你曾经买的东西、你家的生病情况、你朋友、你爱人、你小孩、你家人,一点一点来尝试你是否存在被突破点。一遍又一遍地人性中最软弱的地方!我无法认可,我无法接受。”

    左手,“规则就是这样!谁在这一步都只能这样。不要说是现在正被内部调查的他们,如果事情依然没有进展,就是小石川春夫也会被调查的。”

    杜公平,“我呢?我也应该会被调查吧?”

    左手,“你不会!因为你并没有接触这样的秘密。”

    杜公平,“接触的都会被调查?”

    左手,“是的!权力代表力量、代表荣誉,也代表责任和危险!所以我们才需要事事小心、事事注意!”

    杜公平长叹一声,“我可能要适应一下。”

    左手,“没关系!既然你没有办法适应审讯的话,也是可以从别的方面帮助我的。这件事情很重要!你知道的!不管怎么想,我们都需要通力合作!根据那个人一贯的处理手法,他一旦发现事情暴露,就会马上断尾处理的。我估计他原来设想的断尾时间一定是事情暴露之日,也就是土地进行挂牌转让之前。还会有人要死的!我们现在也是在救人!”

    ……

    深夜,杜公平回自己房间休息的时候,发现原来,那几场审讯依然在继续。

    …………………………

    第二天

    丽川信子的审讯房间,千叶里夫精神饱满地坐到审讯的桌子后,换掉了审讯一夜的另一个审讯员。

    千叶里夫微笑友善,“丽川小姐,想好了没有?”

    丽川信了一脸疲惫,声音有气无力,“我真的是无辜的!那个人不是我!”

    千叶里夫目光直视了丽川信子一会,然后一笑,“如果真的不是你的话,那么更加就不用担心什么了,是不是,丽川小姐!“

    丽川信子,“我想睡沉!就一个小时好不好!我已经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了!“

    千叶里夫,“对不起,你还需要回答问题。“

    丽川信子已经仿佛快要崩溃,“求求你!就一个小时,好不好?“

    千叶里夫,“丽川小姐,请你回答。你的那个前男友,最后一次找你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丽川信子,“这个我之前已经说了n遍了!”

    千叶里夫,“不过,我们还需要再次确认一次,请你配合!”

    ……

    小石川春夫所在监视中心。

    杜公平看着这里的画面,几具不同监视画面中的人,都基本已经都是丽川信子这样精神崩溃前的状态。已经快二十多个小时的不间断审讯,没有停顿。房间中和个人身上也除去了所有与时间有关键的东西。再加上不定时送餐、送水,这里的人早已经失去了时候的概念,可以已经认为几天都已经过去了。黑田集团内部根本就是专业的刑侦人员在进行这样内部的审讯,虽然没有直暴力,但是冷暴力依然叫人感到快要发疯。

    杜公平警告小石川春夫,“你们再这样搞下去!会出事情的。”

    小石川春夫眼睛通红地看着杜公平,“出事件?出什么事件?他们之中一定有一个人是那个叛徒!我们一定会将他找出来!”

    杜公平,“小石川,你要冷静!我认为现在最大的工作,依然是赵国工业园的正常进行!这里的事情,我建议适可而止,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关注!马上就要挂牌转让了!你的团队对这件事情进行的准备怎么样了?”

    小石川春夫低头很久,目光恢复了一些清明,看向杜公平,“你说的对!我有些自乱阵角了!”

    杜公平,“这里有千叶和花田!你要相信他们!”

    小石川春夫直视杜公平,“我谁也不相信了!但是这件事情确实不应该当成最重要的事情来进行。我的职责也不在这里。谢谢你,公平!虽然你有些软弱,但你是最理智的!”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