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 15.7 七日二

15.7 七日二

 热门推荐:
    这是一起很多人都心神不宁的事件,就像是一种旁观者清的理由,每一个身在其中的人都不由自主地带上自己或焦急、或愤怒、或恐惧、或不宁的个人心态。每一个人都努力地做着自己认为该做的事情,但是事情具体有多大进展,谁也不知道。

    杜公平也是一样,就这样仿佛忙碌地进行着各种资料的审查,一直忙到美弥子的电话打进来后。

    美弥子依然是那样敏感,“你心中有事?”

    杜公平,“是的,但是由于保密协议的原因。我不能说任何一个字。”

    美弥子,“你的心好像很烦乱。”

    杜公平想了想,“你说的好像是对的!”

    美弥子,“我正在学给宝宝唱的摇篮曲,我给你先唱唱吧?”

    杜公平本来想说我很忙,没这个时间,但是不知道怎么的,依然同意了,“好吧!”

    美弥子的声音虽然是在电话中,但是依然非常美现。

    “……树上的金丝雀鸟儿啊

    正在唱着那摇篮曲

    睡吧宝贝 睡吧宝贝 快快入睡我的乖宝宝

    ……

    枇杷树上的果实啊 在摇篮上面摇摆着

    睡吧宝贝 睡吧宝贝 快快入睡我的乖宝宝

    ……”

    美弥子结束电话后,杜公平突然大脑一片清明,原来的那种急躁不安,一下子仿佛是被清水洗过,全部消失了不见。

    一点灵感在杜公平大脑中生成。

    杜公平向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一份资料被拿了出来,就是那份左手从京洛传真过来的那份资料。已经被杜公平、小石川春夫、千叶里次、花田敬有翻阅了无数遍的这个传真文件,再一次地被杜公平拿了起来。

    仿佛之中,某种非常重要东西、某种之前被自己遗忘的东西,正静静地躺在那里等待着杜公平。

    …………………………

    京洛的左手,手机中突然响起了属于杜公平号码。微微一愣,左手接通了电话。

    左手,“你好,公平!接到你的电话,使我突然有了一个非常美妙的感觉,相信你一定是准备告诉我一些叫我吃惊的收获吧?”

    杜公平,“是的,有一点点收获。可能会叫你有些不喜欢。”

    左手,“怎么会呢?只要是收获,我都会喜欢。”

    电话的那边,还在赵国港深新城酒店房间中的杜公平,看了看自己手中的文件,然后非常认真对着电话,“我认为你传来的那份泄露资料不是从我们这里流传出来的。”

    左手瞬间变得毫无情绪,“理由!”

    杜公平,“只要是由人编辑的文件,那怕是按统一要求,进行编制的文件,依然会存在一些编辑者的个人习惯和对版面的理由。就算是两个一模一样的文件,也会有一些小小的误错!我在这里研究了这里几名可能涉案的人文件编辑习惯之后,认为这里面并没有你要找的人。”

    左手,“你能确定?”

    杜公平,“这只是一种感觉。同样的东西,每一个去观看它的感觉都会不同。你叫我怎么给你确定的证据?”

    左手想了想,“你等我电话!而且这个消息,先谁也不要告诉。”

    杜公平语气轻松地回答,“是的,大人!”

    …………………………

    第三天。

    京洛国际机场,普通旅客出站的通道。杜公平拉着一个行李箱,从普通旅客的通道慢慢走出,还戴着一个巨大的墨镜。

    正常的出租车停靠点,一辆出租车停到了杜公平的身边,然后杜公平就从车窗的玻璃内看到了左手的脸。一身标准出租车司机制服的左手,正一脸标准的服务表情,“先生,是您叫的出租车吧?”

    行李打开车门的后门,丢了进去。杜公平则是直接坐到出租车的副驾驶位上。车辆慢慢驶出停车台,杜公平才疑惑地问,“左手大人,您这里是在玩那一出?”

    左手,“很奇怪,是吧?”

    杜公平点头,“那是相当的奇怪。”

    左手,“原因很简单,如果你的猜测是对的,问题确实是出在京洛这边的话,那么负责这个事情的人其实是我的一位前辈。”

    听左手的意思,仿佛是在说一位隐秘战线上战功赫赫的伟大人物。

    杜公平,“这有什么问题?”

    左手,“这可是这件事情是会死人的,对不对?”

    杜公平,“那个人的身份特殊?”

    左手,“他曾经为黑田大人死过去一次。所以,除非是证居证据确凿,我不会动他。而且就算是他,除非是黑田大人允许,他也不能那样随意死去。”

    杜公平,“你在开玩笑?”

    左手,“我没有开玩笑。所以才会这样悄悄地将你叫回来。”

    杜公平,“叫回来,帮你确定这件事情?”

    左手,“是的。好在我们还算是不错的朋友,相信你会答应我的吧?”

    杜公平,“如果我可以回家的话,那么当然没有问题。”

    左手,“可以回家,但是不要叫别人知道你已经回来。”

    杜公平,“他会发现什么吗?”

    左手,“他是一个非常敏感的人,十三年前,仅仅是因为一个猜测,他就选择了自杀。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

    杜公平,“小心,不要叫他突然死去?”

    左手,“是的,至少这件事情完结之前,他应该是活的。”

    杜公平,“好吧,请送我回家!出租车司机先生。”

    左手,“是的,先生!”

    …………………………

    杜公平的公寓,杜公平先是搂着美弥子一阵亲吻和爱的表达,毫不顾及左手就在身边。直到美弥子提醒杜公平,还有左手这样的客人还在家中。

    左手微笑,“不用考虑我!我马上就会离开的。”

    一纸盒文件被放到了杜公平的行李箱上,“请努力帮我研究一下。然后随时可以打电话找我。”

    杜公平挥挥手表示理解,左手则仿佛正常出租车司机一样静静地离开。

    美弥子,“你怎么回来了?”

    杜公平,“你应该能猜到,我们那里还是发生了商业间谍事件。”

    美弥子,“是你们猜测的那个人干的?”

    杜公平,“非常有可能,但是事情没到最后,谁也不能肯定。”

    美弥子,“你回来难道是认为,事情的泄露点不是在小石川春夫那里,而是在这边。”

    杜公平一脸坦诚,“这是你猜出来的,我可什么都没有说啊!”

    美弥子一脸微笑,“那么想来,左手先生一定非常难受吧!因为在京洛这边能够接触到这类关键信息的人,一定都不会是一些小小角色。”

    杜公平,“所以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我已经回来了。”

    美弥子,“明白了,要先洗个澡吗?”

    杜公平点头,“是的,辛苦了!”

    美弥子微笑,“不辛苦!”

    …………………………

    深夜,杜公平依然安静地看着自己书案上的一份份文件,美弥子端着一壶咖啡来到杜公平的身边,为杜公平早已经冰冷的咖啡加上温暖的感觉。

    美弥子,“有什么进展?”

    杜公平侧头对着美弥子微笑,“左手大人看来并没有完全相信我的话,他把一些文件都拿给了我。这里面是好几个人的文件,代表着不同的文件处理风格。我想他是在对我考试,看我是否真的能区分他们的能力。”

    美弥子想了想,“这很正常!”

    杜公平点头,“是的!就算是我,也会这样做的。但是这样也给我带来了工作上的难度。”

    美弥子温柔地献上自己的亲吻,“我相信你!相信你的能力!”

    杜公平自信地微笑,“谢谢!”

    杜公平的手已经放到了美弥子的小腹上,仿佛是想感觉那里的生命脉动。

    美弥子幸福的微笑,“它还很少!医生说它可能还没一条小鱼大,你不可能感受到什么的。”

    杜公平微笑,“小鱼儿,不错的名字!我们以后就叫它小鱼吧!生命的小鱼、希望的小鱼、美丽的小鱼,多么叫人充满喜悦的名字啊!”

    美弥子微笑地发布着自己的不满,“小鱼儿?那有给小孩取这样名字的!你真是太随意的。它可是以后要有明亮、大气的名字的。”

    杜公平,“那么就当小名吧!人不是都需要自己的小名吗?这个小名就充满无尽的活力!……”

    …………………………

    第四天早晨,杜公平家的餐厅,杜公平与左手对坐着享受着美弥子和和子提供的早餐。

    看着正在忙碌的美弥子和和子,左手表示自己对杜公平这种幸福的某种妒忌。

    左手,“你还真是一个幸福的家伙!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估计也会失去继续奋斗的勇气。”

    杜公平点头,“能遇上美弥子是我一生的运气。”

    左手,“所以你才会珍惜这种运气,对不对?”

    杜公平,“是的!我会很小心地珍惜这种运气!”

    左手,“真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个世界上有许多人往往是在自己选择错误后,才知道自己最最应该珍惜的是什么。你在这一点上、在这个年龄上,比这个世界上大多数的人都明智。所以我相信你会拥有幸福。”

    杜公平,“谢谢!”

    早晨,左手接到杜公平的电话,果然选择了直接来到杜公平这里。几份已经分好类的文件,被杜公平微笑地递给了左手。

    杜公平,“这就是我的答案!”

    杜公平将手头上那份被泄露出去的文件放到其中一组文件上面,微笑地看着左手,“我的工作已经完成。接下来,就是你的选择了!”

    左手默默地将这些文件一份一份地慢慢收入自己的公文包,直至最后一份。仿佛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正等着他进行决断。

    左手抬头看向杜公平,“我还没有吃早餐!不介意吧?”

    杜公平,“当然不介意。”

    杜公平不介意左手会主动留下来吃早餐,但是非常意外他会主动留下来吃早餐。因为在印象中他并不是这样的一个人。左手吃完早餐依然没有走,仿佛一下子已经没有了叫他十分紧迫的事情。

    左手看向杜公平,“想听一个故事吗?也是一个有关幸福的故事。”

    杜公平,“我认为你是想讲这个人的故事吧?”

    杜公平看了看左手那个已经拉好拉链的公文包,意思十分明确地表达:是这个真正泄露机秘的人的故事吧?

    左手点头,“他是一个叫我十分敬佩、十分崇拜的前辈,一直以来他可以说是我的一个偶像。”

    杜公平,“那就一定不是一个幸福的故事。”

    杜公平的意思非常明显,像左手这样从事特殊工作的人,可能很难有什么幸福的人生。杜公平很坦然,左手也不生气。

    左手,“是的!他是我的偶像的原因,可能也是我认为他的人生也会是我的人生。你想听听吗?”

    杜公平,“如果你愿意讲的话,没有问题。”

    左手,“那是十三年前,由于一个反黑田的政客执政,所以那时的黑田家正经受着前所未有的危机。因为黑田大人经历无私地资助了很多的人,而那时一些曾经被资助的人已经慢慢在政治、经济、科学等舞台上展示自己伟大的才能。一些曾经的外国势力的走狗开始害怕起来,并将目标定向了黑田大人,想用政治黑金的罪名来打倒黑田大人。那是一场风暴,如果对方成功了,不仅黑田大人会深受打击,而且很多受黑田大人资助过的人也变因为变成黑暗政客,不得不结束自己还没有开始的政治人生。那时候,他们专门成立了一个专案小组,挂靠在旧监察部的下面,其实他们的主要工作和目标都是我们!”

    杜公平有些感同深受,“那么黑田大人是怎么渡过难关的?”

    左手,“因为一个人的牺牲!这是黑田大人身边最为重要、最受器重,也最为信任的一个助理。他掌握着黑田大人资助那些人的一切秘密。虽然资料已经损毁,但这个人依然被那伙人死死盯住!你我都是知道,如果被人抓住,那么肯定是没有任何秘密的!所以他不能被抓住!他的名字叫前田家康,……”

    …………………………

    十三年前的一天,属于黑田刚夫的一个私人别墅之中,一个上午可以照片屋内的角度,一个中年男人正一脸诚恳地跪在黑田刚夫的面前。

    中年男人再次匍匐在地,一动不动,“请大人务必同意!”

    黑田刚夫一言不发。

    中年男人再次叩拜,声泪俱流,“只有前田家康死亡,监察院的人才会放过大人。”

    黑田刚夫身如劲松,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是的!我是进行了政府行贿、进行了政治资助。他们并没有做错,这可能是就是我个人应该的惩罚。”

    中年男人激动异常地向前跪爬几步,来到黑田刚夫的腿下,“不是这样的,大人!大人虽然进行了资助,但从来没有想要从他们身上得到什么。大人只是为了帮助国家、帮助应该帮助的人,而且我们资助大都在十数年、数年前,我们资助的人远远没有达到现在的身份和地位。我们的敌人之所以想攻击大人,只是为了国内、国外某些势力的资助!我们才是真正正义的!大人请一定坚持下去、为了我们、为了国家、为了民族!……”

    黑田刚夫,“可是这一切……”

    中年男人坚定无比,“大人!这个世界上没有完完全全的黑暗,也没有彻彻底底的光明。所以大人不要纠结自己身上可以忽略不计的小小污点,而要勇于面对无限的光明。然后走下去,坚定无比地走下去,为了我们、为了我们的同志、为了国家走下去!就算是我们被击倒,也不应该是那些手中拿着外国势力金钱的那些家伙!他虽然口口声声是正义、公正、法律,其实他们比任何事情、任何人都黑暗!我们不应该向黑暗低头!大人!”

    黑田刚夫沉默许久,“前田家康!”

    中年男人恭敬跪好,“是的,大人!”

    黑田刚夫仿佛是在自问,“是这样的吗?我们并没有错?”

    中年男人,“是的,大人!我们从出发点到执行过程都没有错!虽然可能会有小小的不足,但是这个世界上那里会有什么完美无缺的事物呢?至少我们的本心是真诚、正直的!”

    黑田刚夫仿佛痛下决心,“知道了!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中年男人,“大人,您什么都不用做!前田家康!这个掌握不应该知道秘密的人,将会死去。京洛的前海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地方,我想这一周会有一个叫前田家康的人不小心在那里坠海身亡。在这片风景优美、又可以看到整个京洛的地方安安静静死去,也是他的一种幸运!”

    黑田刚夫情绪有些无法控制,“前田家康!”

    中年男人,“大人!相信我,那个前田家康会非常满足的!能为您!能为黑田家!能为整个国家而牺牲!这是他一生的最大荣幸和幸运。”

    黑田刚夫,“你的妻子……你的孩子……”

    中年男人,“她们都会正常地生活的!而且她们没有大人您、黑田家、整个国家重要!大人,人有时候需要为了大我,而舍弃小我的。这一点,前田家康他非常清楚!”

    黑田刚夫再次沉默许久,“前田家康!”

    中年男人,“是的,大人!”

    黑田刚夫,“我一直当你是我最优秀的学生!你应该有更好的前途和未来的!……”

    中年男人打断,“大人!我也一直当您是我最最尊敬的长辈、先生。所以您应该明白,像这样为一个伟大且崇高的事业和人而牺牲,是很多人一生都难以遇上的荣幸!更是前田家康的荣幸,请大人一定要理解他、满足他!”

    黑田刚夫突然不再犹豫,“前田家康!”

    中年男人声音洪亮,“是的,大人!”

    黑田刚夫,“现在已经不是古代,我黑田刚夫也不是那么诸候门阀,那么就不要再进行过去的那一套。现在不是已经有整容的技术了吗?前田家康,换个名字、换个身份,我还需要你在身边进行服务。”

    前田家康,“可是大人……”

    黑田刚夫不容拒绝,“就这样了!如果这样都无法保守秘密,那么我黑田刚夫将勇于承担自己该承担的所有责任。”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