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黄金时代里的名侦探公平 > 15.8 七日三

15.8 七日三

 热门推荐:
    杜公平静静地听完左手的讲述,看左手竟然还有继续讲下去的想法,突然明左手其实应该在等什么人电话。如果杜公平没有猜错的话,那个人一定是黑田大人!

    看来左手虽然内心想否认这件事,但是依然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必要程序的汇报。看来这一位特殊家臣的处置,左手也必须到到特殊授权后才能进行。这更显示了这个人的特殊性和与众不同,至少在黑田大人的心目中是一定不同的。

    杜公平微笑,“左手大人果然不是会讲故事的人,这个故事真的没有什么意思。”

    左手叹息,“那是因为我只讲了一半,后半段才是我真正认真的地方。也是我决心单身到底的原因。想听吗?”

    杜公平,“一个不完整故事,总会使人不知道你讲的是什么,对不对?”

    左手点头,“那好!我就将他将它讲完。之前的这半段,很大一部分都是我听来或猜来的。但是下面这半段,就是我亲眼看到的了!”

    …………………………

    京洛前少的一处偏僻的海滩,这个时候已经满是警车、警用灯光、警察和记者的身影,一道警用警戒线已经拉开,并将闻风赶来的记者阻挡在线外。一个急速行驶的汽车快速来了这里的外围,车辆还没有完全停下,一大一小两女人已经从车上跳下,踉跄地冲过警戒线,冲到了警察办案的现场,然后被一个警探给阻拦了下为。

    一个年青的警探,一身标准的黑色西服,西服上领口之上还带了一个代表搜查一课的徽章。

    年青的警探用身体拦住了眼前这一大一小两个女人,目光投入那个明显是母亲的女人,“对不起!夫人。请问您是?”

    那个带着小女孩的母亲声音颤抖地回答,“我……我……我是前田梅子!我的丈夫……前田……家康!”

    这是一个发尸体的现场,一个已经被海水泡了整整一个月的尸体被海水冲打着来到了这里的海滩,并被这里的村民所发现,于是村民通知了警察。警察涉及调查之后,从这具尸体的衣服口袋中找到了一个男人的身份证、驾驶证等个人证件,这个男人的名字就是:前田家康。这个人名现在也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新闻人物,立即就引动了众多记者的到来。而警方则根据程序,通知可能的死者家属过来识别死者的身份。

    年青的警探有些为难,因为他看到了那个母亲身边的小女孩,也就是岁的样子。此时一大一小两个弱小的身影就这样站在海风的冰冷中,全身不断微微颤抖。

    年青警探想了想,回到现场取了一个已经被海水泡得变形的钱包放到了前田夫子的面前,“夫人!这是我们从我们刚刚发现的尸体上找到死者遗物。您看您是不是能先确认一下?”

    这是一个年青女人,也就是三十左右岁的样子。手指颤抖地几次努力,都无法接过警探拿来的那个泡得变形的钱包。年青的警探心中叹息了一声后,自己将钱包打开,将里的一张身份证、一张驾驶证、几张银行卡、几张约钞、几枚硬币和一张全家福的合影照一一展示给眼前的女人。

    警探犹豫了一下,依然问出,“您好,夫人!请问这是您丈夫的物品吗?因为我们从这里面发现了你丈夫,前田家康先生的身份证、驾驶证等物品,我们有理由相信今天我们刚刚从海边找到一具已经死亡一个月以上的尸体可能就是您的丈夫,前田家康。”

    “这不可能!”女人在身体即将瘫软到地的瞬间站了起业,对着警探坚定且坚毅地说,“他在那里!我要见他!他不可能就这样抛弃我们母女的!不可能!”

    丈夫死去!一家之主死去!这对任何一个家庭都是十分巨大的打击。作为常年处理生死事件的搜查一课的探员,这位年青的警探见得太多太多。虽然心中叹息、惋惜和可怜,但是年青警探依然进行职责内的说明。

    警探,“夫人!这是一具已经在海水中泡了一个月以上的尸体,它现在是一种十分肿胀的情况,再加上海中一些鱼类和生物的啃咬。这并不是一具完整的尸体,我们已经不可能看出它原来的相貌了。我建议还是您讲述一些您丈夫身体上的明显标记,我们帮助您来确认。”

    前田夫人身体笔直,坚定站着,“不!我要见他!见不到他,我是不会相信这件事的!也是不可能承认你们的判断的!”

    警探,“夫人……”

    前田夫子坚定地看着这个警探,“你们需要我的证词,对不对?让我看到他!要不……我不会签任何字的。”

    警探叹了口气,“好吧!但是孩子必须留在这里!”

    ……

    一具已经被泡得根本看不出人形的尸体被放置在一块蓝色的塑料布上,距离七八米的时候,警探再次用身体阻止了梅子。

    警探,“夫人,我提醒您……您可能接受……”

    前田夫人坚定无比,“不!我要见到他。不管他在现在怎么样,我都要见到他。”

    警探叹息一声让开身体,前田夫人开始摇摇晃晃地向着那个比常正宽大几部的尸体走去,一步一步坚定地走去,来到尸体前,慢慢站住。先是一身全身不由自主地颤抖,然后仿佛一种某名的伟大力量一点一点地将她重新支撑了起来。她弯下了身体,一边流泪一边努力地想从那个尸体的左手上找到什么。一阵手忙脚乱之后,她从那个左手无名指位置的肉中缝找到了那个熟悉的戒子。

    前田妻子一下坐在地上,自言自语,“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年青警探叹息,想招呼旁边早已经准备好的女警将这位夫人重新拉起时,前田夫人再次自己重新站了起来。她来到尸体的左肩,努力地将尸体的左肩推起,然后一个十几公分长的旧日刀伤伤疤展现了出来。

    前田夫人再次瘫软在地,尸体也重新倒在地上。

    前田夫人突然再次站起,全身颤抖地走向尸体,口中自言自语,“这不可能!这不可能!……”

    旁边的警探叹息一声,对着两边的几个女警员挥了挥手。然后两个女警慢慢地从两边走了过去。

    …………………………

    左手讲完,看向杜公平,仿佛是想听杜公平的评语一样。

    杜公平心中叹息,“这不是一个好故事!”

    左手,“是的!这是一个残忍的故事。我就是那个载前田夫人去的司机。当时的我确实以为前田先生已经死去,直到三年前,我的级别已经到了我可以看到一些秘密的时候,我才知道前田先生并没有死去。他现在名字叫武山家业。而他使用这个身份一直到现在。”

    杜公平,“一直都没有回到他的家人身边?”

    左手,“一直没有。”

    美弥子也坐到了两人旁边,“根据我的知道,旧时的监察部已经随着旧政府的下台,而被之后的政府所取缔。而且几年之后,针对黑田大人的势力也陆续倒台。那么为什么前田先生没有回到他的家人身边?”

    左手苦笑,“你们不是我们!我们一旦进入这个行业。知道的秘密只能越来越多,最后多到你根本不敢把它带到你亲人的身边。因为那代表着巨大的危险。而且前田先生一直使用武山家业这个身份,其实也是一种态度,那就是随时可以为自己身上的秘密,而去赴死。因为他本身早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杜公平,“但是他现在……很可能……是那一个……”

    左手,“是的!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事情!严重到,我也需要新的授权。”

    餐桌之前,沉默很久,没有一个人有想要说话的想法。

    杜公平叹息,“这真不是一个好故事!”

    左手,“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好故事!这才是真正的人生。……”

    左手的手机震动,左手看完手机号码后,立即笔直站起,并对杜公平和美弥子打出了一个请回避的手势。其中的意思已经不言面喻,这是一个来处黑田刚夫的电话。杜公平拉着美弥子站了起来,快速地消失在这个房间之中,并为左手关闭了房间。

    …………………………

    房门关闭,杜公平一下将美弥子搂在自己的怀中,非常认真地看着美弥子。

    杜公平,“我不会是他!不是会前田家康!我不会抛弃自己的妻子和家庭,永远不会!”

    美弥子用心地亲吻杜公平嘴唇,“我知道的!我相信你不会。”

    杜公平,“那怕是贫穷、疾病,我们也一定要在一起!好吧?”

    美弥子再次亲吻杜公平的嘴,“不要紧张!那只是个故事,属于别人的故事。我们会幸福美满的!一定会。”

    杜公平和美弥子用心交流的时候,左手从餐厅里走了出来,看了一眼正在甜蜜之中小两口。

    左手,“对不起!非常抱歉地通知你,你现在被征用了!”

    杜公平不解,“啊!什么情况?”

    左手,“事情大人已经知道了!大人很生气、非常生气。所以授权我可以调集我所要的所有资源,只要可以找出那个幕后黑手。所以,对不起!我的朋友,你现在成为我征调的第一名手下。”

    …………………………

    左手不仅征调了杜公平,还征调了杜公平现在负责的京洛百守木组的人手。简单的一个权力交接后,左手成为了这个新组建人马的最高指挥者,然后左手带着杜公平、百守木中卫和他的组员一共杀向一个左手提定的地方。而原来左手自己的手下竟然一个都没有使用。

    这给杜公平一个非常神奇的感觉,那就左手一定认为如果使左手自己原来的手下,对方一定会发现什么吧?左手是一个谨慎的人,这样谋定而后动,看来也是想打对方一人措手不及。

    这是一个仿佛普通公司的办公楼。但是里面当然不会有人们从外面所看到的那样简单。由于左手这个内部人员和领导阶级的带领和不断解除这里人马的防御,估计单凭百守木中卫这些人是无法真正攻入这里的。

    左手带着杜公平这些人杀入的速度非常快,仅仅几分钟之后,就到达了一个5层楼的房间。没有指派别人冲入这个房间,左手自己认真地整理了一下自己衣貌后,才敲门而入。

    但是里面却空无一人。

    这是一个巨大的办公室,但是此时这个办公室内却空无一人。使左手这种带人组团杀入的故事,立时仿佛变成一个巨大的冷嘲讽的幽默画面。

    左手站在这里一动不动,一个中年女人被带了过来。

    左手目光如蛇地看着她,“人呢?武山大人的人呢?”

    中年女人摇头,“我不知道!”

    左手一动不动倾斜着头看着她,“相信很快你们都可以落实到,我已经到得黑田大人的直接授权。所以请认真地告诉我,武山大人人呢?这个很重要!”

    中年女人有些开始害怕,“对……对……对不起!这个我……真的不知道。早几天……武山大人……就已经不在了!”

    左手,“早几天就不见了?”

    中年女人,“是的。”

    左手,“没有特殊的说明和解释吗?”

    中年女人,“是的,没有。”

    左手仿佛想起了什么,有些着急起来,“几天了?从那一天开始不见的?”

    中年女人想了想,“五天前,五天前的一早,武山大人就没有再出现。”

    左手,“为什么没人通知我!为什么我现在才知道?”

    中年女人,“因为武山大人给自己申请了一个为期一周的年假!”

    左手,“一个为期一周的年假?”

    中年女人,“是的。”

    左手仿佛想到了什么,更加着急起来,“该死!该死!真该死!”

    杜公平明白左手想到了什么。左手一定是想到了这个为期一周的时间数。非常有可能的是,这位左手所述故事中的传说人物,已经为自己定下了一个只有7天的最后生存时间!而且现在已经整整过去了5天,也就是很有可能的是最多两天,这位武山大人很可能又像之前的神秘商业间谍事件一样,或自杀或死亡,一切线索全断。

    左手现在只有不到天的时间找到他,而且越晚找到他的死亡可能性就越高!又是一个巨大的难题,出现在左手的面前。

    快速地接手这边的权力之后,左手就开始布下自己的全部眼线,到处去寻找那个武山家业现在到底在什么地方。左手自己的人手已经够用,杜公平、百守木中卫这些临时借调来的人手就变得无所事事。就在杜公平快要闲得睡着的时候,左手来到杜公平的面前。

    左手,“你认为他会去那里呢?”

    杜公平,“还没有任何消息吗?”

    左手,“是的!机场、海关、铁路都已经派人去查了。不过武山前辈如要不想叫人知道的话,估计也查不出来什么。”

    杜公平,“那我就更不可能知道他去那里的了!对不对?”

    左手,“但是我想知道,你的建议!如果你是武山前非的话,你会怎么选择?”

    杜公平,“你认为武山前辈为什么会选择背叛呢?像他这样一个死都不怕的人,应该不可能有任何东西可以影响到他。”

    左手将一份报告放到了杜公平的面前,这是一份医院所出的那种身体检查报告。

    左手示意杜公平去看,“这是在武山前辈办公室中找到的。他已经是肝癌症晚期了!我刚才与这个主治医生谈了谈,他大约只有个月的生命时间了!这样事情,我们竟然之前谁都不知道。”

    杜公平看了看左手手中的报告,并没有去接,“你认为是这份报告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造成了他的背叛?”

    左手,“人在没有真正面对死亡时,往往并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想什么。”

    杜公平看着这份报告,认真地说,“我认为原因一定不是因为钱!我想武山前辈并不缺钱。对吧?”

    左手,“是的!黑田大人并不在这方面亏欠我们什么。”

    杜公平微笑地看着左手,“人对一些事情进行决定的原因其实很多时候,没有那么多复杂的事情。或者爱情、或者金钱、或者理想、或者只是为了生存。你认为武山前辈会为了什么呢?”

    左手仿佛明白了杜公平的意思,“金钱,武山前辈不缺!女人,我们也不缺!生存,已经不可能!所以最大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爱情!亲情!对不对?”

    杜公平,“只是一个猜想,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都需要具体落实一下,对不对?武山前辈之前的妻子和女儿,你应该知道她们现在的情况吧?”

    左手,“不知道!”

    杜公平惊讶,“不知道!”

    左手,“这本身就不是一件很多人都知道的事情,再加上应该武山前辈的一些操作。实际上,他前妻和他女儿的情况,我们并不掌握。”

    杜公平,“出于对自己亲人的保护?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我们猜测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左手信心十足,“放心!只要有方向,我们一定可以找到她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