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回到北宋当大佬 > 第三十一章 跪地求饶也饶不得他

第三十一章 跪地求饶也饶不得他

 热门推荐:
    “都愣着干嘛呢?还不快抄家伙,桌椅板凳,柴火棍棒,都给老子拿起来。”甘霸大声呼喊着。

    依旧还有不少人犹豫,甚至还有人轻声答了一语:“甘东家,我来是讨营生的,您也没说还要与人火并拼命啊?”

    甘霸闻言已然要怒,却听甘奇说道:“诸位弟兄,今日要与人火并,实属无奈。谁人不想安安心心赚一份营生,我甘奇也想安生做点生意买卖,赚了钱,也不曾亏待诸位,一个月两贯五百钱的报酬,我甘奇说到做到。若是今日这彩坊关门了,诸位到其他地方再也找不到这份待遇了。被逼无奈之举,有人仗势欺人,欺压到了你我头上来了,难道就这般忍气吞声不成?今日诸位兄弟若是愿意与我甘奇站在一起保住这份营生,我甘奇来日必有厚待。若是不愿同甘共苦,我甘奇也不怪罪,要走的现在就走,待得一会黑虎帮到了,想走也走不了。想保着营生的,那就提起家伙,与我一起出门去迎。黑虎帮在码头上这么多年,作奸犯科,欺压良善,我甘奇今日就要与黑虎帮争上一争,码头上营生的人,多是苦命人,我甘奇今日就要还汴河码头一个朗朗乾坤。”

    说完,甘奇看着在场众人,慢慢往门口而去。

    在场众人,有人垂头丧气,有人皱眉在想。

    却也有人忽然喊道:“他娘的,老子在码头上做那搬运苦事六七年了,月月要给这些吃人不吐骨头的狗才交钱,交得老子忍气吞声,敢怒不敢言,今日甘东家出头,老子舍下这身剐,就随甘东家走这一遭。”

    说完这个汉子回头几步出得后门,从后院里拿起一根大柴火,奔到头前喊道:“甘东家,我随你去。”

    立马又有人说道:“他娘的,为了这两贯五,老子也干了。”

    “干,他娘的,随着甘东家干!我弟弟的高利贷,今日就一并算清。”

    许多人说着干,抄着家伙。也有人默默从后院门而出,即便身强体壮,也不愿赚这份玩命的钱。

    甘奇倒也不在意那逃走之人,回头看了看,加上甘霸周侗等人,三十左右,倒也满意,站在门口的甘奇,转头一语:“甘霸,搬张座椅来。”

    甘霸回头去搬座椅,甘奇一屁股座下,就这么等着。也见得门口对面那个蹭热度的茶摊老板正在收拾的桌椅板凳,准备去躲上一躲。

    前头路上此时却有一人飞奔而来,那人刚刚走近,却已开口大喊:“大哥,与人火并,怎么能少得了我。”

    来人正是在码头不远监工的狄咏,听得过路人的消息,飞奔而来,脸上还带有笑意。

    甘奇闻言笑道:“狄兄弟,你都是那东头阁门使了,何必还来与市井之徒火并?”

    狄咏已到身边,笑道:“什么东头阁门使,八品九品的官,兄弟我都不稀罕。我还是喜欢冲锋陷阵之事,虽然未与父亲上过战阵,今日且先试一试手脚,看看兄弟我是不是条好汉。”

    甘奇点头笑道:“好,狄兄弟义薄云天。”

    “该当如此!”狄咏答了一语。

    只见道路视野尽头,二三百号黑衣短打黑压压而来,占据了整个街面,街道之上,到处都是左右躲避的人群。

    黑虎帮在这码头上盘踞了十几年,帮众人马都换了几波,这码头上早已没有人敢招惹他们。

    今日甘奇大马金刀坐在自家门店门口,沿街铺面里,虽然到处都是关门关窗的声音。

    但是隐隐间,门窗缝隙之中,还有一双双眼睛往外看着。似乎许多人也有憧憬,憧憬着今日当真有个翻天覆地的事情,憧憬着这十几年来耀武耀威、仗势欺人的黑虎帮真的有个“恶有恶报”。

    敢怒不敢言,却不代表人们内心之中真的没有愤怒。

    甘霸提刀一指,说道:“大哥,来了。”

    甘奇目光如狼一般,盯着道路尽头之处,不知有多长时间甘奇没有露出过这般凶狠的眼神了。

    甘奇的凶狠,早已被他藏在了内心深处。有些时代并不适合凶狠,有些时代的凶狠是必不可少的。

    只见甘奇慢慢站起身来,接过甘霸地上来的一柄腰刀,开口说道:“所有人都听我号令。”

    打架斗殴,火并斗狠。也要讲究章法,人少胜人多,更要讲究章法。

    甘霸开口喊道:“大哥放心,我呆霸一定不给大哥丢了脸面。”

    周侗也说道:“大哥,今日之事,欺人太甚,江湖有道,一死而已。”

    甘霸与周侗都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的味道,唯有狄咏笑道:“大哥,还当真搞得跟上阵厮杀一样了,我喜欢。”

    远处的王胜龙行虎步而来,手中一柄腰刀捏得紧紧,他也有十几年没有亲自动手与人火并了,此时似乎也找回来点年少热血的感觉。

    口中还不断呼喊着:“弟兄们,我黑虎帮今日就要把这威名再立起来,老虎不发威,许多人似乎就忘记了咱们黑虎帮的厉害,慢慢就把咱们黑虎帮不当回事了。弟兄们,这般可还能忍?”

    “不能忍,不能忍。”

    “干死他,干死他。”

    黑虎帮众人,呼喊震天,甚至人人面色带笑,还左右调笑,当真有几分士气如虹的味道。

    再看甘奇这般,一个个都是板着脸,如临大敌模样,唯有狄咏笑意不止。

    双方人马已然越来越近,甘奇甚至都能听到王胜呼喊的话语:“今日一定要打得那甘奇跪地求饶为止。”

    “大当家,依兄弟看,跪地求饶也饶不得他。”

    众人又是大笑。

    甘奇盯着王胜越走越近的脚步。

    王胜此时也看向甘奇,成竹在胸,似乎也等着甘奇上前来讨饶。

    两方已然近到只有二三十步的距离,王胜已然停住了脚步,准备开口说话。

    就在此时,甘奇忽然站起,把刀一横,开口大喊:“弟兄们,随我上。”

    一切来得是那么突然,狄咏第一个往前奔去,两手空空,口中还有话语:“大哥高明,兵法有云,一鼓作气,还要先下手为强,兄弟用这双拳为大哥作先锋。”

    将门虎子,当真不假。昔日狄青在西北披头散发戴着铜面具,犹如地狱疯魔一般打马冲阵,打得羌人肝胆皆寒。今日狄咏,似乎当真继承了狄青的几分衣钵。

    甘霸周侗,见得狄咏一马当先而去,连忙争先恐后往前。

    反倒是甘奇自己,慢了半拍。

    对面王胜刚要准备开口说一些江湖场面话,见得对方人已往自己冲来,惊异之间,连忙开口大喊:“弟兄们,干,随我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