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画妖1 > 第九章 绝命时刻

第九章 绝命时刻

 热门推荐:
    “班长!小吴他们没动静了......”二叔骇然道。

    手电的光照下,班长眉头拧成了个疙瘩,不说话,眼珠微微的转。

    二叔的心提到了嗓子眼,看着周遭所谓的“砖石结构”,也不像是鬼子的建筑工事啊,小鬼子的碉堡啥的...都是钢筋混凝土的,而这些砖,都是散碎的七零八凑,有点像古时候少数民族的建筑风格。

    “班长,你说.....这会不会是个老墓啊,你瞅这墙面,鬼子建地下工事会用这种砖?最起码也应该是标准化的砖石吧?小吴他们会不会被脏东西......”二叔紧张的咽了口吐沫。

    班长老宋虽然平时爱骂人,但心思极细,观察了一会儿后说:“你不要老神神鬼鬼的,不要忘记,我们都是党培养的无产阶级革命战士,要是真有神鬼,咋不去对付当年的小鬼子?下面可能空间比较大,小吴他们转到别处去了...没听见也不好说,咱们赶紧下去!”

    班长这么一说,大家的心情又稳定了些,继续一点点往下爬,二叔所担心的.....并不是妖鬼之类的存在,而是......如果这是个老墓的话,可能会有机关,小吴和小王两个人会不会中了机关被害了?

    可是.....如果那样的话,应该有惨叫声呀......除了一开始的回应外,下面再没传来任何动静。

    六个人终于钻到了地洞的尽头,此时坡度已经很平了,面前一堵坚实厚重的砖墙,中间破了个大洞,正好可以容纳一个人钻进去!

    看到这儿,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并非小鬼子的地下工事了,因为那一块块枕头般大的平整砖石上,还雕刻着各种动物类的图腾花纹,这里是个老墓无疑,而二叔他们钻下来的洞,极有可能是个盗洞!

    可是...如果是盗洞的话,为啥也要修个砖石结构呢?盗墓贼可没那么大的心,盗墓这种儿事.....都是快进快出,早完早拉到,还他妈专门修个石洞,那不是有病吗?

    虽然都是砖石结构,但二者之间的档次可是差太多,里面的方砖,刚正笔直,让二叔想起来以前看过的......1958年挖掘万历皇帝定陵的纪录片,里面的金刚墙的用料砖石就是这种方方正正的大石砖。

    可这甬道里的砖石...细小碎裂,像是专门用边角料拌上黏土砌成,二者之间云泥之别!

    大家凑到了洞口,打着手电往里看,但见内部是一个篮球场大的主墓室,中间台阶石台上摆着一口硕大的棺椁,四周都是瓶瓶罐罐的陪葬品,还有许多枯骨遗骸,像是陪葬的人。整个大厅呈半球形,这种结构...也是为了增强墓室的物理稳固性,洞口往下有个半米多高,两三块儿硕大的砖石散落一旁。

    手电晃了半天也没找见小吴和小王!这大厅是个死胡同,没有其他的门了呀!

    “你们快看!那棺材...像是开着的!”小李惊魂丧魄道。

    战士们抬眼观瞧,但见那大盒子一般的棺椁,上面确实好像没有盖子,只是.....它比较高,从跪趴的角度看,看不真切,一开始没看出来!

    “班长...小王他们......”

    “别胡说!”班长率先钻了进去,他心里想着赶紧救人,其他战士也都纷纷爬进了墓室。

    一把把枪抬起,有武器在手,大家胆气并不虚,但是...两个战友莫名其妙的失踪了,连尸体都没有,这不免让人有些发毛。

    众人上了台阶儿,往棺材里瞅,这一看不要紧,全都吓傻了!但见小王和小吴的尸体,被分割的乱七八糟,碎骨、断肢、内脏还有撕碎的衣服统统被扔在了里面!而棺材内部,并没见到墓主人的尸体!

    一下子所有人脑子都炸了!这他妈的...老尸诈尸了,吃了人!

    战士们围成一圈儿360度瞄准,但空旷的墓室内,房顶地面......再看不到任何所谓“人”的存在。

    最大的恐惧来源于未知的危险,外界的狼群也好,人熊也罢,最起码是看得见摸的着的东西。这他妈的可好!那棺材里的老尸躲哪儿去了?为啥找不见它!

    战士们每一个方向瞄准着,一动不敢动,正在这个时候,二叔突然觉得...一块黏糊糊的东西落进自己衣颈子里,连看都不看,猛的抬枪就是一梭子!

    “哒哒哒哒哒!”黑暗的墓室内闪过无数道火光,众战友也跟着抬枪扫射,但见一个黑黢黢的像是猿猴一般的怪物倒爬在屋顶正中央,怀里还抱着个人头!火力密集的扫射下,它丢掉手中的头颅四处逃窜!

    枪口锁定了它,战士们都疯了!对着那玩意儿一个劲儿狂射,但它速度极快,躲闪腾挪间,竟向战士们反扑了过来!此时人们才看清,那竟然是一个黑得像沥青一样的老太太,呲牙咧嘴好生的可怖!

    子弹打在她身上跟打在烂木板子上一样,根本没用,侦查兵小李一个没留神,被那死老太太扑了个正着,爪子抠进眼睛里,迎面骨“咔嚓”一声整个被拆了下来!

    惨叫!枪声!迸溅的血沫!怪吼!火光!交织在一起,死亡从未如此真实的逼近!那东北虎也没老妖怪这般的气势!

    “散开!节约子弹,对着膝盖打!”班长大声吼道。

    众人趁着她撕扯小李尸体的工夫,纷纷散开,对着老尸婆的下盘腿部一阵狂扫!

    事实证明!班长的决策是正确的,饶是这老尸钢筋铁骨一般,但腿部过于纤细脆弱,不间断的子弹“镶”过去,烂肉崩飞,火花迸溅间,它的膝盖被打折,一条小腿断离了身体。

    然而...年轻人总是过于冲动,几个战友子弹很快打了个精光,“咔咔咔”扣扳机的声响不断传来。

    断了一条腿,彻底激怒了这个尸魔,她猛扑向了最近的小张,利爪挠扯间,小张的半个头颅被劈开,颅腔子里的血“吱吱”的往外冒,二叔吓傻了!他是第一次真实的看见人颅骨的横切面!

    然而就是这一愣神的工夫,那老尸跳离了小张的尸体,直直的又朝二叔扑!

    她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正常人的速度相对于她来说,跟静止也没啥区别,别看只剩下了一条腿,那也是超强度的弹簧!一跃弹起扑倒了二叔!

    然而...就在那老尸要对二叔下死手的时候,木讷无神的脸上略微“疑惑”了一下,继而一口极浓极臭的黑气喷了出来,直扑二叔的口鼻。

    二叔被熏的差点没背过气去,只觉得天旋地转,嗓子眼里堵满了痰!接着,那老尸一跃而起,又朝其他的战友追杀而去!

    “快撤!”班长狂吼!然而.....此时的局面已经无法控制了,老尸对打光子弹的战友们展开了屠杀,登时血肉横溅惨不忍睹!

    二叔发疯的朝洞口跑,一个猛子钻了进去!一同钻进去的还有通讯兵小郑。

    不得不说,班长老宋确实是名优秀的军人,他沉着冷静,临危不慌,且枪法极准,利用有限的子弹一颗一颗的“镶”!终于打碎了老尸另一个膝盖,狗东西彻底趴在了地上!正是因为他的掩护,小郑才得以脱险钻进了洞里!

    然而...就在班长也往洞里钻的时候,那老尸疯狂的爬窜过来,一把抠住了他的小腿,锋利的指甲“噌”一下陷进肉里,疼的班长猛一哆嗦!

    “我日你先人!”班长对着洞口那老尸的逼脸“咣咣”开了两枪!

    然而...子弹打在头部,老尸根本没任何反应,干涸如痂片状的眼球被打陷了进去,动作依旧疯狂!二叔和小郑拼命的拉着班长,锋利的老尸指甲像是剔骨刀,直接把班长的小腿肚子剐开了花!

    其疼痛程度可想而知!森然的白骨和大筋都露了出来!班长疼的满脸是汗,触电般的狂颤,但这铁打的汉子愣是没叫唤,用工兵铲嵌在坑道两壁中间拖拽住!

    “瓜娃子们,老子出不去喽!你们快些跑!”班长痛苦的吭哧道。

    “班长!”

    “我们一定要救你出去!”

    “麻批!快些跑!滚!”说罢,班长拉开了手榴弹引线,青烟“嗤嗤嗤”的往外冒。

    那老尸抠住了班长的腿,拼命的往上爬,手榴弹不等人,二叔和小郑都吓傻了,掉头发疯的往上钻。几秒钟后,毁天灭地的炸响传来,强劲的热浪直接把二叔掀了个跟头!

    “哗啦哗啦”泥土碎石一个劲的落,整个山都在颤,后面的坑道已经堵死了!

    二叔和小郑的耳膜几乎震穿,什么都听不见,什么也看不见,只是不停的往上爬,此时.....二叔才理解了班长的苦心,他是牺牲自己保全了大家。

    本来折一条腿......还有活下去的希望,但是如果不堵住这个地洞的话,那家伙肯定要钻上来,此时子弹已经全打光,到时候所有人都要死!

    他们不停的爬着,终于...爬到了洞口儿,抬眼偷瞄,山缝外面...人熊已经不见了,群狼似乎也都走了,可越是这种情况,危险越有可能隐藏着......二叔和小郑一动不敢动,一直挨到了天亮!

    事实证明!班长当初的决策何其英明!那人熊并没有走,而是坐在洞口旁静静的守着,狼群见人熊相中这儿了,也只得吃哑巴亏,一个个灰溜溜的散了,要是人熊不在,狼进了这山缝里,碰见已经没有子弹的了二叔和小郑,那后果可想而知!

    第二天日头升起,小郑和二叔都听见森林里传来了隐隐的狗叫,那是部队里军犬的叫声!两人喜极而泣,激动的颤成一团。

    也正是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人熊根本没走,就在山缝旁守着,吓的后背一层冷汗......

    人熊似乎也不傻,知道人类有大部队出现,起身离开了,临走时,还忿忿的哼哧了几声!这憨东西给二叔和小郑守了一晚上的夜,无形中救了他们一命!

    ......

    二叔和小郑得救了...被战友们发现带回了连队,回去后二叔就开始发烧,不停的咳嗽吐痰,他吐的痰...都像那种下了煤窑后吐的黑痰,恶臭恶心,嘴唇也发黑,输了快两个星期的液才渐渐好转。

    这里面有个小情节,几乎成了二叔一生的噩梦,那掉进他衣领子里的东西,坚硬无比,后来二叔掏出来了。竟是一颗人类的牙齿,还沾着些许牙龈.....不知道是小吴的还是小王的......

    平日里亲密无间的战友,最后就剩下了这么一小块儿,二叔疼的心都碎了!相当长的一段儿时间无法从抑郁中缓过劲来。可以想象...那老逼玩意儿当时正搂着战友的人头,窝在屋顶上啃呢!

    ......

    惊心动魄的记忆,像是电影一样在脑海里浮现完,我的心一颤一颤的,太不可思议了!

    “二叔...到底怎么回事儿啊?为什么你们在墓穴里,一开始根本看不见那个老尸,后来...战友的牙落进你衣领子里,你才发现它?”我吃惊的问。

    二叔的天魂长叹了一口气:“不止看不见它,一开始我们迷路,还有把那截儿糟木头看成是老头子,这些事儿啊,都透着古怪,直到最后.....我似乎才想明白了咋回事。”

    二叔经历了这件事儿,像是中了邪,一连好长时间总是梦见自己又回到了那个墓穴中,仿佛一个旁观者看着悲剧一次次的重演,战友们被杀的场景挥之不去......

    虽说心悸痛苦,但无意间...他也在梦中发现了一些端倪!

    自己当初应激的抬枪猛射,其实...并没打中那个老尸,却误打误撞的...打死了一个遍体黄毛的东西,登时眼障就破了,所有人都看清了脏物在哪儿!

    不用说...那所谓黄毛的东西,正是一只黄鼠狼,更令二叔不可思议的是,在那硕大棺椁的另一侧,有个拳头大小的窟窿,可能正是黄鼠狼出入的洞口!

    一个可怕的形象在二叔脑子里挥之不去,就是一个僵尸老太太,肩膀上,缠着一条像是围巾般的...毛茸茸的...黄大仙!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