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谋断星河 > 第四百九十二章:兵出西北

第四百九十二章:兵出西北

 热门推荐:
    宏威十八年腊月初二,前线传来惊人消息,武陵王果然如徐锐所料,虚晃一枪,在北朝南线绕了个大圈,然后又一次杀奔北齐。

    京城里一直战战兢兢的诸王显贵总算是松了口气,但北齐紧邻大魏,求援的使臣第一时间便来到长兴,跪在宫门前哭了三天三夜。

    大魏虽然没有发兵,但宏威皇帝不敢掉以轻心,命东线边军严密监视北齐战况,京师十二卫主力全军动员,随时准备以防不测。

    三日后,天启卫正式启程,拱卫着公主凤仪从长兴城北郊悄悄西行,走的时候旌旗不展,毫无声势。

    这是大魏立国树百年来唯一一次公主和亲,宏威皇帝对此事羞于启齿,对外只说天启卫外出戍边,文武百官更无一人相送。

    然而天启卫此行的阵仗却是不小,不但四千余辆大车拉满了各式物资,星河集团的十余支商队更是紧随其后。

    为了这次“赐婚”,徐锐以兵部的名义,在宏威皇帝那里争取了三千万两贷款,所需费用全部由蒸蒸日上的帝国中央银行筹措。

    这笔钱除了用来购买大笔弹药之外,更是用以向沿途各州府收购粮草,宏威皇帝提前下旨,允许各省将官仓存粮以市价售予天启卫。

    顷刻之间,天启卫突然成了香饽饽,各省都盼望着能从这顿盛宴当中喝一口汤,还未出城,光是各省布政使送到徐锐这里的信件便已有厚厚一沓,全是以各种理由,要求徐锐过境的。

    徐锐竟然不厌其烦,一一回复,表示只要时间允许自己绝对不会令天下州府失望。

    就这样,徐锐揣着巨额银票,开始了一场路途漫漫的败家之旅。

    出发的第二日,徐锐半躺在缓缓西行的破军之中,手里把玩着一个小小的棕色玻璃瓶,脸上的神色却是异常凝重。

    “少主看出什么来了?”

    影婢见徐锐脸色不对,疑惑地问了一句。

    徐锐将棕色玻璃瓶放在桌上,冷笑道“不会错,这东西就是户部灭门案,以及陷害安歌的帮凶,我管它叫乙醚,你这次又立下了一件大功!”

    “哦,这东西这么厉害?”

    影婢望着不大的玻璃瓶,难以置信到。

    徐锐摇了摇头“乙醚本身其实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只不过制造十分困难,就是我在这样的条件下也不一定能大量生产。

    另外星河集团从未生产过茶色玻璃,说明装乙醚的小瓶另有出处,而且甚至早于咱们,这两件事让我非常不安啊……”

    说着,徐锐身体微微前倾,认真地望向影婢道“说说这东西的来路吧。”

    影婢点了点头“当日杨怀振骗钱庄到天宝阁要账,少主察觉不妥,令奴婢前去探查,奴婢发现杨怀振烂赌的长兴赌坊有异,似乎是赌坊档头和赌客合谋坑骗杨怀振,才令他一日之内输光了七万多两银子。

    而事后赌坊档头以及合谋之人全都莫名消失,更让奴婢笃定此事并不简单,于是几经查探终于找到了躲藏起来的赌坊挡头和三个合谋之人。

    只可惜奴婢晚了一步,找到他们的时候几人都已经被人灭了口,不过好在凶手走得太急,留下了些许蛛丝马迹。

    奴婢顺着线索一路追寻,在长兴城西的一处寺庙之中发现了可疑据点。”

    “等等……”

    徐锐打断了影婢的话,皱眉道“你说是在一处寺庙之中?”

    影婢道“城西的孤叶寺。”

    徐锐揉了揉下巴,眯着眼睛道“还记得这次第一个跳出来告我的杨家二公子杨怀业吗?”

    影婢点了点头。

    徐锐道“他现在已经被小胡控制起来,据他交代,第一次和幕后之人相遇的地方就是这间孤叶寺。”

    影婢道“看来孤叶寺便是他们的据点无疑了。”

    徐锐摇了摇头“没那么简单,那个看似与世无争,实际上两面三刀的齐王平时就待在孤叶寺诵经念佛……”

    影婢一愣“少主是觉得齐王有可能是幕后黑手?”

    徐锐犹豫道“眼下夺嫡的阵营日渐明朗,太子树大根深,裕王与肃王同气连枝,辽王与韩王同进同退,这位齐王殿下则自成一派。

    户部灭门案涉及辽王与太子,负责彻查此案的又是裕王,这么看来此案若没有我突然横插一脚,无论如何都会对齐王最有利,会是巧合吗?”

    影婢道“即便那起案子是巧合,难道孤叶寺也是么?我看这位齐王十有就是幕后黑手,至少也是其中一员。”

    徐锐摇了摇头“敌人太狡猾,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你接着说吧。”

    影婢点了点头,继续道“孤叶寺看起来是一间普通的寺院,其实内部有一整套严密的分工,从小沙弥到高层都是一个神秘组织的成员。

    除此之外,寺院内部有许多暗室,少主说的乙醚便是奴婢在其中一间暗室之中发现的,而且数量不少。

    还有,具奴婢观察,这些人大量使用暗语,让奴婢想起了一群人。”

    “什么人?”

    徐锐沉声问到。

    “暗棋!”

    影婢一字一顿到。

    徐锐眉头一皱“幕后黑手神通广大,如果真是暗棋,那么一切也就能说通了,可是上次圣上大肆搜捕暗棋,已经将其中的十之一网打尽,正所谓挖出萝卜带出泥,若他们真是暗棋,必定多多少少都会被牵涉其中,为何他们却好似毫发无伤?”

    影婢摇了摇头“奴婢也有同样的疑惑,而且他们的行事风格虽然很像暗棋,但组织形式却又完全不同,所以奴婢才说像,却无法断定他们就是暗棋。”

    徐锐摩挲着下巴,沉吟道“难道暗棋这个组织具有两套完全不同的结构么?”

    影婢点了点头“不是没有可能,似乎孤叶寺的这些人和其他暗棋的目标大不相同。”

    一听此言,徐锐顿时一愣“目标不同……对了,这些人和鬼谷一门相互对抗,而鬼谷一门的目标只有一个,难道说除了帮助武陵王刺探情报之外,暗棋也在找所谓的遗迹?”

    说着,徐锐渐渐眯起了眼睛“还是说暗棋本身存在的意义就是寻找遗迹,刺探情报才是顺手为之,又或者干脆就是武陵王在寻找所谓的遗迹!

    小胡将武陵王称作叛徒,说明他肯定掌握着鬼谷一门的秘密,知道遗迹的存在也不足为奇。

    而从南北大战和这次出兵北齐的诡异行动来看,难道北齐真的有什么与遗迹相关的东西,才会让武陵王不惜代价地往北齐跑?”

    影婢一愣,惊道“的确很有可能!要不要奴婢去一趟北齐把事情弄清楚?”

    徐锐摇了摇头“遗迹之事不用咱们操心,当务之急还是解决草原上的那匹狼,这次的诏狱事件说明那些人已经对我起了杀心,他们一计不成定然还会再来,正好借着此次西行,把麻烦一并解决了!”

    影婢脸上闪过一抹忧色“如此一来少主岂不是很危险?”

    徐锐森然地冷笑一声道“就怕他们不敢来!这次西行原本就是要杀人的,谁敢挡在我的刀口前,谁就第一个死!”

    影婢闻言浑身一震,心中莫名地升起一股寒意。

    (第五卷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