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男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李二的愤怒,全面搜索!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李二的愤怒,全面搜索!

 热门推荐:
    “儿臣参见父皇!见过母后!”

    丽政殿,听到内侍传话后的李泰,快步走了进来,然后对高坐上首的李二和长孙皇后躬身行礼道。

    “免礼!”

    李二挥了挥手,迫不及待地问道:“青雀,你怎么回长安了?云山上目前的局势如何了?”

    李泰目光微敛,拱手道:“回父皇,巫劫已经逃离云山,此刻丘将军和赵总管正带兵在沿途进行围追堵截!”

    “逃走了?”

    李二一张老脸瞬间阴沉的都能滴出水来,他站起身道:“独孤信的两千禁军,为何不能撑到朕派的援军到来?区区巫劫一人,难道两千禁军都困不住吗?”

    下意识地,李二就以为巫劫逃走的主要原因是独孤信督战不力,所以他的脸色自然也就不会好看。

    李泰还算是个讲义气的人,之前独孤家的两兄弟为了炎黄书院拼死拼活、纷纷重伤,他可是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的,所以听出了李二话语中对于独孤信的不满时,李泰连忙开口辩解道:

    “父皇,非是独孤将军殆战,而是山长不愿意看到太多的人因为书院的那些资料而死伤,所以下令众人放巫劫离开!”

    李二眉毛一挑,面色变了变,怒道:“混账!书院的书籍、文稿均是我大唐机密,他李泽轩如何能将之拱手送予突厥人?这小子是何居心?”

    虽然李二对于李泽轩一直很是欣赏,但是今天李泽轩居然让人放走巫劫,这让李二相当的恼火,要是此刻李泽轩就在这大殿之中,老李非得让人将其痛打三十大板并打入天牢不可!

    “陛下勿恼!”

    一旁的长孙皇后此时忙道:“永安侯心地仁慈,只是不愿意见到更多的人无辜牺牲而已,还望陛下莫要怪他!”

    长孙皇后对于李泽轩此举倒是没有多少恶感,相反,她还隐隐有些欣赏李泽轩,在他看来,心地善良的人,用起来才放心!

    李二冷哼一声,怫然不悦道:“什么无辜牺牲?迂腐!为了不让书院的这些书籍流入突厥,就算是牺牲五千人都是值得!若是让突厥人掌握了炎黄书院的先进技术,日后大唐与突厥开战,将会有数十倍于现在的好儿郎死于战场!”

    帝王总是铁血无情的,但同时,李二的目光也是长远的,他与李泽轩不能说谁对谁错,只能说他俩各有各的考量吧!在李二的眼中,书院的书籍和资料重于一切,因为他见识过电报机的神奇,更加见识过火药的恐怖,他深深地明白,若是书院的技术落在突厥人的手中,必定会给大唐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李泰沉默片刻,拱手道:“父皇,山长在电报机上说,书院的秘密文档丢了便丢了,只要有他在,只要有炎黄书院的师生在,这些文档都可以再写,书院也能创造更大的辉煌!

    今夜一战,墨先生、张三先生皆被重伤,书院护卫死伤十余人,学生中间也有不少人受伤,就连文纪先生也是受了些轻伤!山长若是不下令放巫劫离开,以巫劫的实力,若是一心想对书院中手无缚鸡之力的学生和老师们动手,那谁也不容易拦住,书院的师生,必会损失惨重!

    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山长说过,今日之仇,待他回来之后必定双倍奉还!当时两位独孤将军以及书院的墨先生、张三先生皆已身受重伤,若是继续强留巫劫,云山上必定血流成河,所以儿臣觉得山长此举并无不妥,还望父皇明鉴!”

    说罢,李泰的身子一躬到底,大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

    李二定定地看向李泰,半晌后,他没好气道:“青雀你进入炎黄书院还不到一年,现在就这么为李泽轩那小子说话?连朕的意思你都敢忤逆?”

    老李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一方面,他觉得李泰说的这些并非全无道理,今夜云山的这种情况,若是强留巫劫,势必有可能会让巫劫狗急跳墙、对书院手无缚鸡之力的师生出手,但令一方面,老李心里也有点吃味儿,眼前这小胖子可是自己最疼爱的儿子啊,现在却帮别人说话,这让他这个当老爹的,心里能开心吗?

    李泰躬身道:“儿臣非是帮山长说话,而是当时情形,山长的决断无疑是最为正确的!十余天前,山长和张三先生相继离开云山,原本拥有三位宗师高手坐镇的炎黄书院,瞬间就只剩下了墨先生一人,今夜虽然张三先生意外回援,但他到来之时,墨先生早已身受重伤,所以巫劫才能在书院内大杀四方,这种情况下,除了放他离开云山,我们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还请父皇明鉴!”

    闻言,李二终于彻底沉默了!

    一旁的长孙皇后疑惑道:“张三先生?青雀,母后若是记得不差的话,你们书院的张三先生在数天之前不是已经离开书院、扬帆出海了吗?”

    李泰回道:“回母后,之前张三先生本欲出海,但在离开之前,总是心神不宁,想着云山之上藏着不少令世人觊觎的秘密,便留了个心眼,在书院周围多逗留了几天,整整四天,都是风平浪静,就在第五天张三先生打算彻底离开时,忽然感觉到有一股若有若无的气机,锁定了书院,张三先生觉得有些不正常,就将出海计划给推迟了,于是就遇上了今天巫劫夜袭书院!”

    “原来如此!”

    长孙皇后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欣慰地感叹道:“素闻张三先生侠义无双,去年他本是被迫才答应你们山长驻守云山一年的条件,没想到直至临别之时,还能为书院出生入死,风尘三侠的侠义之名,果然名不虚传!”

    李泰应声道:“母后说的是!今夜若不是张三先生及时赶回,书院的王绩先生恐怕就遭巫劫的毒手了!”

    “哼!无论如何,书院的那些东西都不能落在突厥人的手中!发电报通知李泽轩,他闯下的祸患由他自己去负责,巫劫带走的东西,让他务必去夺回来!”

    就在这时,李二冷哼一声,打断道。

    话语中流露着不容置喙,大殿内的气氛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李泰忍不住心中一沉,连忙劝道:“父皇,万万不可!儿臣听墨先生提起过,山长不过宗师中期而已,而那巫劫却是大宗师境界,您让山长去追击巫劫,不是让他去送死吗?儿臣请父皇三思!”

    长孙皇后的脸上也忍不住闪现出一丝焦急,但他却什么也没有说,想必是觉得以李二对李泽轩的宠信,是肯定不会派李泽轩去送死的。

    果不其然,闻言,李二眉毛一挑,道:“谁说朕要让他一个人去了?朕会令沿途所有州府兵马全部归他节制,不仅要夺回书院资料,最好还能将巫劫彻底地留在大唐!”

    让大唐与突厥之间的十余州兵马,全部归一人节制,李二如此安排,也完全是处于对李泽轩的信任,要不然通过政变上位的他,也不可能这么轻易地就将十余万大军,交到一个非皇室成员手中。

    听罢,李泰大松一口气,道:“可是山长现在已经从寿阳县赶回长安城了,人马颠簸,儿臣现在发送电报,山长未必能够觉察得到!”

    李二大手一挥,道:“那就发到他能觉察到为止!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突厥国师带着书院的绝密资料离开大唐!另外,朕会派禁军和百骑沿途追击,协同李泽轩拿下巫劫!”

    李泰心知事情已经没有了转圜的余地,再说,这个结果貌似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他躬身道:“儿臣遵旨!”

    话音落罢,见李二没有其他的吩咐了,李泰连忙告退,离开了丽政殿。现在他必须尽快回到炎黄书院,将方才李二所说之事通过电报机发送给李泽轩才行。

    不过李泰心里也清楚,接下来对于李泽轩来说,将会有几场相当艰苦的战斗,一不小心就会送命!别看李二下令让沿途各州府的兵马归李泽轩节制,但真正打起来,州府兵马的作用非常有限,就好比方才书院山门前的那场大战,巫劫一人之力,大杀四方,禁军们虽然训练有素,但一直都无法对巫劫形成有效的包围,两千禁军根本发挥不出全部的战力!

    相较而言,地方州府的兵马,其精锐程度肯定不如禁军,对李泽轩的帮助就更加有限了,除非巫劫站着不动,等着州府官兵对他完全形成合围,那样的情况下,他才有可能被地方兵马给耗死!

    但那可能吗?显然不可能!一旦发现周围有兵马,巫劫的第一反应肯定是用轻功身法摆脱包围,根本不会给大军合围他的机会!

    所以在与巫劫的战斗中,胜负的关键还是在于顶尖高手之间的对决,若是大唐这边的尖端战力能对巫劫形成有效牵制、为州府兵马创造合围机会的话,还是非常有希望能够击败突厥的!

    …………………………………

    “突厥国师体力消耗严重,还受了些伤,这么一会儿肯定跑不了多远!搜!”

    蓝田县,云山脚下,赵松带着几千禁军,打着火把四处搜寻巫劫的下落,包括之前在云山上剩余的那一千多禁军也都加入了搜寻的队伍之中!云山周围到处都是明亮的火把,远远看去,就犹如一条条火龙在云山脚下奔腾起舞一样!

    “独孤将军,你立刻带人前去蓝田县县城,告知何县令派出所有衙役,把守城门,以防巫劫慌不择路之下潜入县城,伤害百姓!”

    赵松骑着马一边向前走,一边跟独孤信说道。

    至于丘行恭,此时已经带着百骑,快马前往巫劫回突厥所必须经过的州县了,他要提前去通知沿途州县加紧设防,一旦巫劫经过,必须立即发兵围困!

    独孤信方才在战斗中真气损耗言重,而且也受了内伤,不过他没能缠住巫劫,心里也很是愧疚,所以简单地调理了一番伤势之后,他也跟着赵松一起搜寻巫劫了。

    “…末将遵令!”

    独孤信抱了抱拳,调转马头,朝着云山奔去。

    云山这边大动干戈,向四周展开了地毯式的搜索,这样大的动静,自然不可能不被人发现,梅村、韩家庄中那些起夜的庄户们,在看到下一片片的火把之后,纷纷大惊:

    “当家的!你快出来看!云山那边儿是不是出事了?”

    “唔!大半夜的,能出啥事儿啊?不看!”

    “真出事了!你看云山山脚下有好多火把!”

    “好多火把?俺出去看看……我的天,还真是有许多火把?莫不是哪个地方的山匪洗劫了炎黄书院?不行,俺得亲自过去看看!”

    “当家的,你去做什么?”

    “还能做啥?去帮忙啊!不仅俺自己去,我还得叫上庄子其他人一起去!要是真有山匪敢围攻云山,咱们也能出一膀子力气不是?”

    “当家的,那会不会很危险?”

    “呸!你懂个啥?侯爷在外灭蝗,咱们这些庄户们就应该帮侯爷保护好炎黄书院!行了,不跟你墨迹了,快去给俺拿根锄头,俺去叫人!”

    类似的情景到处都在上演,半刻钟后,两个村庄几乎家家户户都亮起灯来了,然后就见两队青壮,各个手提铁锹、锄头等“武器”,浩浩荡荡地朝着不远处的火把而去。

    “报~!”

    “赵总管,韩家庄和梅村的庄户见到我们这边的火光,以为炎黄书院遭遇了劫匪,特地过来帮忙!”

    搜寻的范围在慢慢扩大,就在这时,一个禁军小跑过来,朝赵松躬身道。

    赵松闻言眉头一皱,思忖片刻后,他开口道:“告知庄户们,说是今夜突厥国师潜入书院,让他们去号召周围百姓一起搜寻,若是发现突厥国师踪迹者,重重有赏!”

    “是!”

    那名禁军领命而去。

    赵松对四周其余禁军大声命令道:“眼睛都放亮点,看看四周有没有新鲜血迹或者踩踏痕迹,天亮之前,必须将整个蓝田县给搜寻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