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佞臣的庶女嫡妻 > 第156章、乐意至极

第156章、乐意至极

 热门推荐:
    “姑娘,六公子让人送来的蟹黄包,您尝尝吧。”

    正准备用早膳,阿弥就献宝似的端出一碟子包子,说明是墨染尘差墨宝亲自送过来。

    托月挟起一个尝了两口道:“这种东西不耐保存,你找人给大夫人送一碟,给二哥哥送一碟,另外再挑一份二嫂嫂能吃的点心,一起送到二哥哥屋里。”

    “奴婢这就去安排。”

    阿弥马上带人去装包子和点心,托月给冰儿一个眼色。

    冰儿会意地走出小院,托月来到书房,取下文心琴独自出府,来到海涯边继续练习。

    蔚蓝大海表面上看着风平浪静,胸怀广阔温柔,只有海浪拍打在的海岸时,才能感觉到它澎湃的力量,却又走进它的怀抱时感觉到它的包容。

    巨浪的声音吞没琴声,良久托月才发现自已弹了半天的《月染》,摇摇头赶紧练习的《安神》曲。

    结果抚着抚着又回到《月染》,反复试了几轮后,托月终于放弃今天的练习,心里暗忖道:“这个墨染尘明明没有怎么接触,却像是摆脱不掉的劫难,怎么也无法从脑海里。”

    真是冤孽!

    托月无奈地叹一声,抱起文心琴往回走。

    刚转身就收住脚步,不知什么时候,身后竟然站着一群样貌凶悍的大汉。

    托月大略数了一下,跟前天一样大约二十个人,只不过实力比前天的人略强些,眼里划过一抹笑意,就地盘而坐轻轻奏响《安神》曲。

    府衙内,墨染尘忙着交接。

    定海城历年积压的案件,财政记录,以及人员情况,简直是一塌糊涂。

    这样的账本梁仁也敢拿出来给他看,莫非是有什么把柄能让他妥协不成,墨染尘边看账本边猜测,梁仁到底有什么本事能让他妥协。

    铮铮铮……

    忽然从空中飘来一阵琴音,墨染尘瞬间了然,账本往桌子上一扔。

    梁大人心头一跳,墨染尘沉着脸道:“梁大人,你是有多么不稀罕定海城知府一职,还是你觉得本府这状元是靠家族得来的,连个账册记录都不会看,就这么给你们糊弄过去吗?”

    “年轻人,差不多就行了,何必那么认真呢?”梁大人忽然换了一张脸,一副胸有成竹道:“你大笔一挥,我不日即离开定海城,大家相互退让一步,岂不两全其美,九姑娘也能安然无恙。”

    “什么意思?”墨染尘冷着一张俊脸问。

    “九姑娘喜欢单独到海边散步,不是吗?”梁大人明知故问,终于露出真面目。

    墨染尘不以为然道:“就在昨天用过晚膳,本府已经提醒过她,近日不要出府,她没道理不听本府的话。”

    梁大人发出一阵得意的笑声道:“就在不久前我的人传信,九姑娘出门了,她杀了伤了那么多海盗,怕是很难活着离开定海城。”

    闻言,墨染尘淡淡道:“敢动她,你是嫌命长吧。”

    染大人嘿嘿奸笑声道:“反正都是要死的,能拉上景国第一才女垫背,我梁仁这辈子很值。”

    “大人,有人送来一份礼。”

    两人正交涉时,衙役捧着一个礼盒进来,直接放在梁大人面前。

    天边传来几声琴响,墨梁尘面无表情道:“这个时候还有人给梁大人送礼,本府倒是十分好奇,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

    梁大人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迟迟不敢打开礼盒。

    墨染尘淡淡道:“怎么了?梁大人,快打开瞧瞧,看来定海城的人很舍不得你走。”

    迟疑再三后,梁大人猛地打开礼盒,血腥味瞬间充满府衙。

    里面竟是一个人头,他正睁大眼睛死死瞪着梁大人,嘴角却挂着一丝笑容,吓得梁大人大叫一声合上礼盒。

    染大人紧紧捂着胸口,好半晌才缓过气来,强打起精神道:“是……是恶作剧,大约是本官得罪过的人,想在本官离开之前报复、捉弄本官。”

    “是吗?”

    墨染尘冷静反问。

    其实他早知道礼盒里面是什么东西。

    梁大人的心一下跌到谷底,假装镇静道:“肯定是。这些人真是太可恶,居然拿人命开玩笑。”

    墨染尘眸子都快结冰,冷冷道:“梁大人真是见惯大场面,一颗人头、一桩命案在眼前,还能镇定自若地继续跟本府交接工作。”

    此时梁大人已没有方才的嚣张,气焰全灭道:“现如今……墨大人才是定海城的知府,自然是由墨知府来处理。”

    “很好。”墨染尘收回目光道:“来人,先把人头拿下去用冰镇起,待本府与梁大人交接完工作,再查其中原由,若需要梁大人协助的地方,万望梁大人莫推辞。”

    “理应如此。”

    梁大人心里都凉了半截,只能硬着头皮交接。

    定海城这些年实是一堆糊涂账,根本不可能顺利交接,梁大人边交接边抹汗。

    最后墨染尘忍不住道:“若不是任命的圣旨早已下达,本府还以为梁大人完全没有离开定海城的打算,本府再给您三天时间,三天后希望能顺利交接,本府也不想耽误梁大人升迁。”

    “是是是……”

    这个时候梁大人点头除了应是,根本没有别的办法。

    墨染尘跟应予一样不能得罪,梁大人在上午的工作结束后,赶紧找人重新把各项账册记录重做一遍。

    换成别人来定海城,梁大人早就拍拍屁股走人,可惜前有应予后墨染尘,无论哪个他都得罪不起,两人家族背影太过强大,有任何损伤他都无法在皇城立足。

    墨染尘出了府衙,往客栈的方向走,忽然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两手似乎在编着什么东西。

    走过去坐在旁边,看着玉手灵巧地编织着叶子,忍不住好奇问:“九妹妹,你这是编什么东西?叶子看起来锋利,你小心别让叶子把手给割破。”

    “放心,不会的。”

    托月埋头编织,淡淡问:“你不是应该在跟梁大人交接,怎么会有时间闲逛”

    墨染尘淡淡道:“定海城在梁仁手里就是一堆烂账,没有三五个月怕是交接不清楚,只怕逼得太急他会狗急跳墙,眼下只能先放他走,再慢慢收拾定海城这个烂摊子……我不应该告诉你这些事情。”

    “无妨。”

    托月淡淡道:“我二哥哥在这里,迟早是要知道。”

    墨染尘摇着折扇道:“若不是皇城有人给他撑腰,梁仁是断不会轻易离开定海城,他背后的主子才是难题。”

    “有眉目吗?”托月问。

    “没有。”

    墨染尘看着托月手上的活回答。

    此时已经能看出雏形,忍不住道:“想不到用一片子也能编篮子。”

    托月淡淡道:“那天在街上买着果子,老板娘看我们买得多,就顺手编了一个篮子给我们。方才不知道要做什么,就摘片叶子试着编编看,没想到还真编出来,就是没人家编得好看。”

    “熟能生巧,以后有时间再多编几回就好。”

    墨染尘收起扇子道:“梁大人得重新做账册,怕是得花费不少时间,九妹妹若无事,同我一起拜访靳先生如何?”

    “这不合规矩。”

    托月略迟疑一下才回答。

    墨染尘淡淡道:“九妹妹,我们非要这么生分吗?”

    “还是说说梁大人,方才看他出来时插慌张的。”托月故意岔开话题,墨染尘淡淡道:“不是你让人送一颗人头给他台下?”

    “没有。”

    托月一口否认道:“我没那么恶趣味。”

    墨染尘愣一下道:“莫非那颗头不是……你杀掉的那批海盗。”

    “我没有那杀那些海盗,只是用琴声迷惑他们的神智,让他们一个个往海里跳,死没死我就不得而知。”

    “我们去海边看看吧。”不等托月答应,墨染尘就伸手抱起文心琴,一手握着托月的手腕,把她从石块上拉起来,旁若无人地往海涯边走。

    两人都是神仙颜值,看得路人羡慕不已,连原来的事情也忘记做。

    托月有些难为情,墨染尘却很享受,露出笑意道:“看看他们羡慕的目光,就知道我们有多般配。”

    “从前怎么不知道,六公子的脸皮这么厚呢?”托月白了他一眼,加快脚步往海涯边走,墨染尘却故意放慢脚步,继续享受别人羡慕的感觉。

    托月真想一脚踢飞他,反过来握着他的手腕,施展轻功直接来到海涯边上。

    墨染尘若有所思地看着,被托月反握过的手,淡淡道:“你不仅恢复记忆,能说话,还恢复了以前的武功!“

    面对这种改变,墨染尘不知道该高兴还是担忧,似有所悟道:“难怪令尊应大人,会放心让你来定海城,相助你兄长督建定海城的海防。”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托月感叹一句道:“眼下不过是过一天算一天,大事不问小事不管。”

    “你真的能做到不闻不问吗?”墨染尘一脸认真地看着托月,托月淡淡道:“只要他们不主动找我麻烦,我是不会出手要他们的性命,就下面摔死的海盗,他们若不来找我麻烦,我也不会用他们试练成果。”

    墨染尘上前几步往下看,果然见临海的礁石上,搁浅着几具血淋林的尸体,或者落在他目不能及之地。

    托月淡淡道:“我不否认父亲是有野心的,试问朝廷中又有那位不是野心勃勃,最少在父亲没有为了救我,进宫向皇后娘娘求取鲛珠前,他一直都是保持中立的。”

    “你的意思是……”

    “让我进墨府三年,是皇后娘娘的请求。”

    面对墨染尘的质疑,托月毫不犹豫说明当中的误会,淡淡道:“知道我父亲为什么不站队吗?”

    “为什么?”墨染尘淡淡问。

    “是偶然听父亲提起,他说你们连真正的敌人是谁都不清楚,怎么可能会成功。”

    托月都不记得是什么时候,父亲在她身边说过这样的话,不过她不介意说给墨染尘知道,让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墨染尘看着托月,好一会儿才道:“这句话……就当你从未对我说过,以后也不要任何人提起,至于离王殿下那边自有人会为他分忧,你要做什么事情不用考虑我。”

    “你为什么参加科举考试呢?”托月终于忍不住问,道:“从前听我大哥哥说,你并不喜欢混迹官场。”

    “我要是说……是为了膈应运气,你会相信吗?”墨染尘说了去年,皇城十子在明理斋雅间发生的事情,托月听完后淡淡道:“你们真无聊,拿科举考试斗气。”

    “是挺无聊的。”

    墨染尘毫不避讳道:“谁想到康王突然造反,朝廷发生这么大的变动,我们不得不入朝为官。”

    托月淡淡道:“康王之所以会突然造反,是因为他插手科举的事情被皇上察觉,造反是搏取最后一线生机,结果是皇上他们早有准备,挖好坑往里面钻呢。”

    “哦对了,有件事一直忘记问你。”

    墨染尘想起康王造反当天,把军队引到松风巷应府的五公子应阳,道:“你们后来如何处理五公子的事情?”

    托月愣一下道:“具体情况我不清楚,只知道苏沉那边良玉早安排好,保证绝苏沉绝对不会提起当日之事。至于地房应阳,父亲不会让他开口的机会,如今桐华巷应府由应明哥哥当家。”

    “应明?”

    墨染尘想一下道:“那位二房外室所出的公子?”

    托月轻轻点一下头,二夫人失去应阳后彻底失去斗志,人也一夜老了十岁不止,如今带着应嘉月躲在后院度日。

    “虽不曾与此人有过交集,不过令尊肯把老宅交与他打理,说明他必有过人之能。”墨染尘深知应老爷用人严谨,本来一个应熙已经够他们头痛,如今一下子添上好几位,兄长他们怕是有得头痛。

    “或许吧。”

    托月不好评价,毕竟不熟。

    墨染尘知她向来谨慎,没有继续追问,淡淡道:“不知海里的东西,能不能烤着吃?”

    “想吃烤鱼你就直说,还用拐弯抹角。”托月白他一眼,举起编好的篮子道:“赶海,现在还不是时候,我们到菜市看看,能否买一些回去做吧。”

    “乐意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