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井中宅王 > 第六十六章 大哥大

第六十六章 大哥大

 热门推荐:
    出城的时候,名镜的队伍里增加了一个人。听闻名镜从谢先生那里接了任务,死活也要跟过来的,正是自封为名镜‘死对头’的文柔。此刻的她正一脸好奇地摆弄着谢读借给名镜的道具——大哥大。

    没错,就是早已经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装逼神器,大哥大。

    砖块大小,通过拨号能和人通话,这是原有的功能。不过加上了水晶屏显像,用来冒充一下智能手机也是可以的,就是个头实在太大,一点都不便携。

    “喂,死人脸,这东西真的能千里传音?”

    文柔对名镜向来不客气,这个奇怪的魔道具摆弄了好一会儿,水晶屏上却什么也没有,不禁有些不耐烦了。莱恩和如果非常识相地没有搭茬,这两人自是水火不容,但谁要是想要插足其中,只怕会享受冰火两重天的快感。

    名镜无奈,只能帮文柔按下了谢读家的号码——001。

    毕竟不是全民使用,能超过位数了再增加数字。

    一阵嘟嘟的声音之后,水晶屏终于出现了谢读的脸。他正被小小给压在地上,也不知道是干了什么坏事得罪了她,趴在地上一边喊疼一边说道:“啊,卧槽,小小你别掐腰!有啥事,快说!”

    文柔被这可视通话震惊的不行,所以根本没有回谢读的话。千里传音的手段不是没有见过,但没有任何魔法和阵法,仅仅只是耗费一块魔力水晶而已,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对面还传来小小的骂声:“你这懒鬼主人,居然还敢欺负赖皮,啊?说,不是不让名家那老鬼来冒险了吗,为什么又让他进去了!害的赖皮今天被打的好惨!我去看了下,它都要自闭了。”

    谢读拼命狡辩:“我信你个鬼!明明是赖皮打赢了,名家那老头子走的时候还唉声叹气的。”

    “自尊,龙的自尊你懂不懂?一个武功那么差的跳梁小丑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赖皮却还要用上近半个小时时间才能打败他,这多伤自尊啊?我不管,以后不准那老头再来,或者老头来的时候开放赖皮的能力,至少到一半以上。”

    两人你一句我一句,把名人损的简直不能见人了,名镜却只能一脸黑线。在这两人眼中,名人的那点战力确实不算什么,虽然他已经是冰风城的最高武力代表。

    原来魔龙哈迪斯被限制了战力啊,难怪老爷子能和它打的势均力敌。以小小的话来看,连五成都不到,不过用来练招倒是不错的对象。老爷子难得遇上对手,必然是要经常来的。

    “屁,还不是因为你这个败家婆娘,捣毁了龙窟还不拿点值钱玩意回来。我要养家的好不好?名人一口气给了5个金币,已经办了年卡,以后不管什么时候来都可以直接进塔,想让我把钱吐出来那是不可能的。”

    小小一听大怒,使用了不会触发无限之井保护程序的武力,将谢读压的嗷嗷直叫。

    “好了好了,那老头子多来几次也是好事嘛!你也不想让赖皮一直关在玲珑塔里吧?等魔气耗尽之后,赖皮不就变成好龙一条,到时候你骑着它当龙骑士满农场地飞,不比现在爽?”

    谢读的话终于打动了小小,嘟囔着放过他,而后又去玲珑塔找她的宠物玩了。

    “靠,疯婆娘,早晚有你好看!”

    这时候,谢读才发现自己的糗样被全程直播了,小脸通红连忙用咳嗽化解尴尬:“咳咳,嗯,是文柔啊,有啥事?你们不是刚出发吗?”

    文柔憋住笑说道:“没什么事情,就是想测试一下这个大哥大的效果。这个通话的最长距离是多少啊,别我们到了地方却联系不到你,到时候又得使用飞鹰传书。”

    谢读抓抓头说道:“这玩意做出来之后我也没测试过,正好你们用着,就试试看吧。反正只是很初级的玩意,不用抱太大希望,等以后更好的东西出来之后,就方便多了。”

    谢读的话让文柔无语,这大哥大看着就十分的高大上,怎么还只是初级?那高级得啥样啊?

    名镜对大哥大的兴趣也很大,拿到之后就缠着谢读介绍原理,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家伙要转行当程序员了。

    想象一个掉发到地中海的名镜……嗯,令人怡乐啊。

    卫星什么的自然是没有的,连信号塔都没有,而实现了无线电波的,是一种叫做电波蚂蚁的魔兽。这种蚂蚁的核心是蚁后,它充当的是信号收集的角色,而后把信息传递给众多工蚁,达到坐镇蚁窝却能指挥若定的效果。

    在野外,蚁后的信号收集和传递能力就达到了两三公里,而无限之井根据它的特性和谢读的知识制作出来的第一代‘高科技’大哥大,怎么说也能翻个几倍的距离吧?

    不过谢读不想当异界的乔布斯,搞it是没什么兴趣了,大哥大做出来也只是给自己人使用,因为人多了会相当的麻烦。

    电话挂断之后,名镜忽然莞尔一笑:“文大小姐,难道你忘了,谢先生的东西可都是带着诅咒的。”

    文柔一听,心中就是一个咯噔。娘的怎么把这一茬给忘记了,当初名镜中招还是自己下的套的,今天怎么这么大意?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今天这一回是文柔栽了。

    大哥大的诅咒——正字的羞辱,每拨打一通电话,拨打者的大腿处就会画上一笔,最后连成一个正字,持续时间为一天。

    真是个‘邪恶’的诅咒啊。

    夏天将至,文柔穿的是短裤,大腿露出来的部分就可以看到无中生有地出现了一道黑色的笔痕。

    文柔嘟囔道:“就画一笔而已,这算什么诅咒?”

    不仅是文柔不懂,名镜他们也不明白这个诅咒有什么意义,然而想到临走前谢先生那猥琐的笑容,总觉得这个诅咒还有另外的含义。

    猥琐都猥琐的无人知晓,谢读一边联想着画满正字的文柔,一边可惜没有照相机,要不然照下这么一张照片,以后就能笑话她一辈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