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蛇再起 > 第十九章:人心

第十九章:人心

 热门推荐:
    那牛二又怎么瞧得起许仙这种白面书生,在他心里,天底下的读书人尽是些软骨头罢了,最是好生欺负,因而当即怒目叱骂道:“少来妨碍爷爷的好事!”

    再配上他脸上那条自眉梢延到嘴角的细长刀疤,更显得分外狰狞,凶神恶煞,却似个阴间爬出的魑魅小鬼,端是叫人心惊胆战。

    围观众人见牛二有动手的架势,脸上全都露出惧色,当即呼啦散开一大圈,留下好大一片空地,却是生怕被波及。

    不少相熟的人目光担忧地向许仙看去,只怕他一介文弱书生,面对牛二这种泼皮无赖,要吃上大亏,甚至有人吓得闭上了眼睛。

    众人注视下,许仙脸上却忽然露出人畜无害的笑容,而只有熟悉他的人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许仙性子和善,跳脱飞扬,平日里轻易不与人产生争端,即便有些小摩擦,也只是一笑置之。但这却并不代表他是个只知‘一团和气’的烂好人,受了欺压还要忍气吞声。

    若连这点脾气都没有,与冰冷的金石草木又有何异?在这一点上,便是圣人也难以免俗。

    牛二见面前的许仙脸露笑意,心中不禁暗自纳闷起来:这小子莫非被自己吓傻了?轻啐一声,果真是个没种的怂包,手上动作又加快几分。

    脸上冷笑更甚,似乎已经看到许仙跪在地上痛哭求饶的情景。

    说时迟,那时快,众人目光中,许仙抬手抓住牛二拍来的手掌,也不见他如何用力,只是胳膊轻轻一拧,牛二便就大声惨叫起来,身子随着许仙的手臂弯成九十度,好似受到了莫大的苦楚。

    好容易挣脱了许仙的手掌,牛二面色涨红如血,众目睽睽之下,他吃了这么大的一个亏,只感觉自己受了莫大的侮辱,又怎么肯善罢甘休,两只牛眼瞪得如铜锣般大小,满布血丝,怒喝道:“小王八蛋,爷爷打不死你!”

    握拳向许仙面上打来,下定决心今日非要好好收拾这不知死活的小子一顿。

    然而许仙的拳头比他更快更狠,牛二只觉眼前光影一闪,自家脸上便捱了重重一拳,火辣辣的好不疼痛,还没等他反应过来,许仙又扑地只一拳,正打在他的鼻子上,鲜血迸流。

    牛二整个鼻子都似歪在一边,却似开了个酱油铺子,咸的、酸的、辣的一发滚将出来。

    “臭小——”

    牛二还待咒骂,许仙提起拳头来就他眼眶眉梢又来一拳,只打得眼棱缝裂,乌珠迸出,也似开了个彩帛铺,红的、黑的、紫的都绽将出来,脑中一片空白也似,只觉天旋地转。

    许仙修行道法日久,凡躯尽褪,百浊全消,自身已成先天之体,体躯强大甚可与精怪相比,说是九牛二虎之力也不为过,如若放到江湖当中便是所谓的一流高手,纵然不懂什么招法,全作胡乱出手,也非是一个市井无赖之徒可比的。

    “恁你是个什么腌臜东西,也敢欺负我家姐姐!”

    正此时,许仙眸现冷光,再起一脚,踹到牛二的肚皮上,后者身子便就躬成了虾米,嘴里哎哎呦呦惨呼着倒在地上,只抱着肚子凄凄惨惨的哼哼起来,却再没了半分咒骂反抗的气力。

    这时,许娇容却忽然娇呼一声,指着许仙身后道:“汉文小心!”

    身后传来阵阵厉风,许仙不用回头去看便知发生了什么,他足下微动,身子向前一侧,正巧躲过袭来的两只拳头。

    许仙不慌不忙地抬手拿住这两条臂膀,面上现出几分冷色,双肩一震,偷袭的两人只觉手臂上传来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大力,整个人的身子便就拔上半空,下一刻已然被攒倒在地,嘴里咿咿呀呀的发出痛呼。

    许仙作势再踹,那两人忙不迭惨叫求饶道:“好汉饶命!”

    “莫打了,莫打了……”

    许仙拍拍身上灰尘,不再理会倒在地上失去反抗能力的三人,回身面向围观众人,肃然拱手道:“诸位父老乡亲,今日之事你们都看到了,这泼皮牛二无端寻衅滋事,欺辱善民,汉文不得已之下才出手相争!只盼诸位做个见证!”

    今天的事就算闹到公堂之上,任凭牛二说破大天去,许仙也是占理的一方,更何况还有这么多证人在场。而他刚刚以府试第一名的成绩取得秀才的身份,正是备受关注之时,却也不怕县官徇私枉法,颠倒黑白。

    这一切说起来慢,其实只是刹那光景罢了,众人本以为许仙会是吃亏的那方,谁想到看起来那般壮实凶悍的牛二三下五除二就被撂倒了,甚至连半点反抗之力也无,着实令人大吃一惊,心中不禁暗自道:莫非这牛二其实只是个纸老虎!平日里的样子都是装出来的?

    “打得好!”

    众人无不惊讶,等反应过来之后不禁纷纷喝彩,掌声如雷,看向许仙的目光中满是赞赏佩服之意,这一群人里大多都受过牛二的欺压,早就对他恨得咬牙切齿,此刻见到这厮被痛殴一顿,心中更是好不快意,总算是出了一口浊气。

    不少人看向许仙的目光中满是惊奇之意,暗道这许家娃子平日里看起来文质彬彬,一副十分柔弱的书生模样,没想到打起架来却这般生猛……

    更有那恰巧路过此处看热闹的人不认识许仙,询问身边人事情的经过,目光落在许仙身上道:“此子长相平平无奇……”

    旁人听了全都脸色古怪。

    原本的许仙本就少年英俊,眉目清朗,是个难得的美少年,而他在修道之后,更是去浊净身,脱胎换骨,从某些方面来说,与天地初开时的先天生灵并无很大区别,自然有一种卓然之气,仿佛鹤立鸡群,又何来‘相貌平平无奇’一说。

    路边许多年轻貌美的小娘眸泛异彩,看向许仙的眼里满是一颗又一颗的小星星,晶莹闪亮,只觉眼前的许仙飘逸洒然,帅气逼人,身上更是散发着一种难以言喻的男性魅力,只让人连心肝儿都似要醉了。

    任谁见了都要止不住夸上一声“好一个帅气的小官人!”

    一个个不由芳心暗许,睫毛轻颤,若是能与这般男子结成连理,共枕一榻,便是做小也是心甘情愿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