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多面谍王 > 第77章 又见菊田

第77章 又见菊田

 热门推荐:
    痛并快乐着,这就是杨啸现在的感受。

    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杨啸先是得到了菊田的欣赏和认可,后又得到了景成春这一臂助,然后又招揽了白武洲这位顾问,最后又拜了大名鼎鼎的白云生为师……

    这使得他的潜伏生涯在短时间内就步入了正轨。

    都说万事开头难,可杨啸的这一良好开头却顺利得连他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

    不过对于一个身处敌营、身负重任的潜伏者来说,顺利绝对是一件好事,这可以让原本感觉压力山大的杨啸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让他变得身心愉悦。

    短时间内就能取得如此顺利的进展,这绝对能让杨啸很有成就感,因此,现在的他是快乐的。

    可也有让他稍感烦心的事,那就是深田喜子这颗炸弹的存在。

    是的,在经过今晚的对话之后,杨啸对深田喜子的定位改变了,他将她重新定义为了身边一颗随时都有可能引爆的炸弹。

    这样的重新定义是必要的。

    按照原本的关系,杨啸和深田喜子之间就是很纯粹的房东和租客,再加老师和学生的关系,可在昨天之后,这种纯粹的关系真的变了。

    监视者和被监视者,这是一种被深田喜子主动暴露的新关系。

    尽管杨啸嘴里跟深田喜子说正常监视正常汇报就是了,可实际上,因为他身份的特殊性,导致他以后在深田喜子面前必须得小心谨慎、慎言慎行,否则的话,一旦有不妥的信息传入菊田耳中,就会出大问题。

    从轻松自在到慎言慎行,这种相处模式完全变了。

    还有,深田喜子竟然如此直接地问他是否喜欢她,这让两人以后如何自然相处?

    尽管杨啸并不认为深田喜子这么快就喜欢上他了,可男女之间的相处,有些话是不能说破的,一说破就尴尬了。

    绝对不能让她喜欢自己,自己也不能对她产生任何情愫!

    这是杨啸对自己的警示。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只能把深田喜子定义为让他颇感头痛的炸弹。

    痛并快乐中,杨啸觉得需要再好好理理自己的思路了。

    他感觉自己又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处理了。

    首先是向军统这边汇报自己的最新进展。

    要汇报的事情很多,包括景成春的情况和招揽他进军统的想法,也包括拜师成功之事,还包括聘白武洲为顾问之事,以及深田喜子监视自己之事等。

    他必须及时地将这些动态让吴启民掌握,以便他给予自己必要的指导和协助。

    尽管吴启民让他大胆做决定,但因为经验不够,杨啸还是觉得自己经常会有些茫然,缺少方向感。

    其次就是再次联络菊田。

    要知道,他现在所做的一切,其实都是按照菊田的指示去做的,为了让菊田满意,相关进展他更需要及时向菊田汇报,以获取他更多的支持。

    还有,他已经答应了白武洲,不仅要帮他在菊田面前说好话,还得想办法帮他约菊田一起吃个饭。

    既然答应了,就得努力去兑现。

    除了这两件事之外,他要做的事还很多很多,比如说人手招募的事他得继续跟进,还有下一步的发展他也得去考虑等。

    在花了一点时间后,杨啸终于理清了思路,想了想,他决定把联络菊田的事放在首位。

    不管怎么样,从明面上来说,他现在是菊田的人,因此他得第一时间向菊田汇报他的最新进展。

    因此第二天一早,当杨啸抵达新明赌场后,他所干的第一件事便是致电菊田。

    “哦,这事这么快就搞定了?”

    杨啸一提及昨晚见白云生的结果,就让菊田稍稍吃了一惊。

    很显然,连菊田都觉得此事顺利得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而结果之好,也大大出乎他的意料。

    “是的,在这件事上,白武洲花了大心思,他起到了相当重要的作用。”

    杨啸及时地把白武洲搬了出来。

    花花轿子人人抬,既然白武洲在全力帮他,那他也得适当拿出自己的诚意来。

    “哦?”

    菊田智江不以为然地应了一声。

    从这一反应看来,他应该对白武洲没那么重视。

    这是为什么?

    在杨啸看来,像白武洲这种有阅历、有头脑、有人脉之人,理应得到菊田的赏识才对,可现在看来,并非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那就试探一番吧。

    杨啸又说道:“田先生,白武洲之所以这么卖力,好像是为了得到你的赏识,他还很委婉地委托我,希望能有一次跟你共进午餐的机会。”

    杨啸直接把白武洲的心思跟菊田说了出来,没做任何隐瞒。

    在他看来,一个人要想获得另一个人的信任,最好的方式就是尽量实话实说,不要做太多隐瞒。

    尤其是在菊田这种聪明人面前。

    “哦?那你怎么看待这事?”

    菊田又“哦”了一声,没做任何表示不说,反倒问起杨啸的意见来。

    这也算是一种小考验。

    杨啸想了想,回道:“中国有句俗话,叫‘想让马儿跑,得让马吃草’,因此我觉得,既然他表现得那么积极,还是得稍稍奖励一下他。”

    杨啸尽量把话说得委婉。

    “那行,你通知他中午十二点赶到东兴楼,至于你,十点到吧,我们提前聊聊。”

    菊田没有反对杨啸的意见,而是在此基础上补充了自己的想法。

    很显然,他有事单独跟杨啸聊。

    菊田确实有事要跟杨啸单独沟通。

    当杨啸准时抵达东兴楼后,菊田没作过多寒暄,直接就把话题往正题引:“杨啸君,连我都没想到,白云生竟然也如此欣赏你,看来我真没看错你。”

    这是一种委婉的赞赏。

    菊田话里意指的是白云生准备给杨啸开特别满香堂的事。

    “来,好好给我说说这几天所发生的事情。”

    在赞过之后,菊田开始直入正题。

    这就是菊田之所以要提前见杨啸的原因。

    在菊田智江看来,培养一颗重要棋子,有一点是非常重要的,那就是在前期就彻底懂这个人,只有懂了之后,才能在以后有掌控自如的感觉。

    懂一个人是讲究方式方法的,其中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通过表象去看细节。

    因此在菊田眼里,杨啸说什么没那么重要,做什么也没那么重要,很多事情的结果也没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言行背后所隐含的真相。

    正因为如此,为了彻底懂杨啸,菊田下了很多功夫,包括派人去监视他,也包括经常性的与他交流。

    菊田要的就是具体的细节。

    通过细节,菊田可以得出真正正确的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