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多面谍王 > 第164章 好大一盘棋

第164章 好大一盘棋

 热门推荐:
    “华安协会?”

    杨啸装作不解地问道。

    他早就预料到,菊田让他接手烟土生意绝不是那么简单的,但他还是没有想到,现在竟突然冒出这么一个协会来,一听这名字,他就知道菊田成立这么一个协会的用意绝对不简单,他需要好好打探一番。

    “嗯,这是一个用来整合华北青帮的新协会。”

    菊田一口就说破了这个协会的明面上的性质,当然,暗地里的性质他暂时还没说。

    来天津后,菊田就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天津青帮的影响力虽然巨大,但却组织松散,各帮众基本上是各自为政,谁也不服谁。

    比如说,四大金刚之一的徐文德主烟土行,袁卫东主赌行,他们虽然很少发生冲突,但关系也不密切。

    这种非常松散的组织结构,是很不利于日本人来利用的,因此,菊田要想发挥天津青帮的大作用,首先就得把天津青帮整合起来。

    “田先生,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我一个连香堂都还没开的青帮新人,怎么可能帮你去弄起这么重要的一个协会?”

    杨啸立即推托。

    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他都得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来试探菊田的真正用意。

    菊田摇了摇头:“光靠你当然不行,但如果拉上白云生的话,那就没问题。”

    他开始跟杨啸讲述自己的真正意图。

    按理说,菊田要想成立华安协会的话,直接找白云生是最合适不过的,但白云生也有其短板。

    其一,白云生年事已高,其在华安协会挂个会长之名当傀儡是一点问题都没有,但干具体实务的话,恐怕已有些力不从心。

    其二,白云生名望虽然有,但经济实力却不够。

    其实当初白云生来天津跑海时,他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没有在天津占据一两个收入丰厚的行当,结果导致其徒子徒孙倒是收了不少,但铁了心跟他混的却没几个。

    要知道,养人是很需要经济实力的,可能是当初太依赖褚玉璞的缘故,因此白云生根本就没想过在天津经营实业。

    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褚玉璞及旧军阀那么快就倒台,导致他眼睁睁地看着徐文德、袁卫东这些徒弟慢慢坐大,他自己反倒只剩下了一个空架子。

    养人需要大笔钱,养一个华安协会更是需要海量的钱,因此,菊田需要为华安协会物色一个很来钱的行当。

    在此之前,菊田原本重点考虑过徐文德和袁卫东,结果他发现,徐文德这人太胆小,而且还胸无大志,一心只想捞钱,而袁卫东这人太贪太凶残,格局太小,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也很难委以重任。

    无奈之下,他只能另想办法。

    徐文德的意外之死,以及杨啸的出现,给了菊田一个绝佳的机会。

    他想到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是白云生挂其名,杨啸行其实,由两师徒联手把华安协会给撑起来,也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大方地把烟土生意推给杨啸。

    说白了,他这是在为华安协会准备一个经济支柱。

    “这个协会暂时由白云生来挂会长之名,但具体实务由你去运作,等你实力和威望起来了,你再取而代之。”

    菊田说出了他的如意算盘。

    杨啸直接听呆了。

    哇靠,好大一盘棋!

    他差点就惊叫了出来。

    杨啸原本以为,自己已经算是聪明人了,很多事他都能做到算无遗策,可他现在发现,自己跟菊田比起来,差得实在是太远。

    真的太厉害了!

    他万万没想到,从自己认识菊田的那天起,菊田就把他当成了一颗棋子,一步步下到现在,竟然成就了这么大一盘棋。

    这才是真正的算无遗策。

    想都不用想,他就知道华安协会存在的意义。

    有了他这个“狗汉奸”的存在,华安协会必定会成为日本人手中用来对付中国人的一个重要工具。

    当然,这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他没有军统的身份。

    可就算是他有军统的身份,又能阻止华安协会成为日本人的工具吗?

    杨啸知道,他遇上了真正的难题。

    “白云生会同意吗?”

    杨啸故作担心问。

    “没问题的,只要你我通力配合,他不会不答应的。”

    菊田胸有成竹地回答。

    他确实不担心这个问题。

    白云生虽然是天津青帮的太上皇,辈分足够高,威望足够大,但真正的实力却很有限,远远没法跟上海滩的杜月笙比,因此日本人拿捏他很轻松,除非他不想在天津混了。

    当然,菊田也不希望走到武力相逼那一步,因此他又说道:“你应该多去他那边走动走动,拉近一下师徒关系。”

    他又很委婉地给杨啸下达了一个任务。

    这是准备让杨啸去当说客了。

    杨啸心领神会,立即就答应道:“好的。”

    不管他怎么想,现在的他都不能露出半点畏难或推托的情绪,否则就很容易引起菊田的怀疑。

    对此,菊田是很满意的。

    他又笑道:“杨啸君,好好干,一旦你真正把华安协会掌控在手,你就具备了复仇的实力,你的大仇就有望得报了。”

    为了让杨啸全力去卖命,菊田投其所好,画下了一张大饼。

    不仅如此,他又问道:“你手头的钱也不太宽裕了吧?”

    杨啸又很惊讶。

    他立即脸一红,装作不好意思地问道:“你怎么知道的?”

    菊田解释道:“很简单,你来天津都这么久了,还没见你置业、买车,说明手头并不宽裕。”

    “是,我的家业早被他人霸占了,我一个逃难之人,手头剩的钱确实不多,因此不敢贪图享受。”

    杨啸给自己找了一个很能占得住脚的理由。

    “很好,一个懂得忍辱负重之人,才是真正能成大事之人,不过,该置办的还是得置办的,好歹你马上就要成为天津的烟土大王了,不能太寒酸。”

    有了那样的解释,菊田反倒越来越欣赏杨啸了。

    接着,他又把那张支票推到了杨啸面前:“既然你手头紧,这钱你就拿去花吧,我的那份就免了。”

    这才是真正的大手笔。

    听到这几句,杨啸忍不住感慨万千。

    在他的认知里,日本人是贪婪的,但眼前的菊田却似乎不一样,一个能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来的人,绝对不简单,与之相比,贪婪的吴启民就差太多了。

    为什么会这样?

    对比之下,他对吴启民是越来越失望了。

    真正的大手笔还不止这一点。

    菊田又说道:“置业的问题只能靠你去解决,但车的问题我倒是可以帮帮你,徐文德名下还有两台车,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先帮你去要过来,你拿去修一修就可以用了。”

    为了让杨啸卖力去推动华安协会的事,菊田在不停地丢大枣。

    想要马儿跑,得让马儿先吃草。

    这个道理菊田是懂的。

    杨啸展颜一笑,立即就笑纳了:“谢谢,那我就不客气了。”

    确实无需客气。

    他知道,这是菊田让他卖命的好处。

    不仅如此,他还打算趁机提点小要求。

    既然菊田把他当成如此重要的一颗棋子,来下了这么大一盘棋,那自己是不是可以借点势,来顺带整一整袁卫东呢?

    他觉得这个可以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