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火影之我的手办军团 > 第五章 修习念的打算、凛的苦恼

第五章 修习念的打算、凛的苦恼

 热门推荐:
    略显空荡的房间中。

    只有火簇不时的发出一声“滋啦”的响声。

    水无月凛此时正盘坐在一处被褥上,身上紧紧裹着大鼇,十分安静的盯着不远处燃烧着的火簇旁。

    心中则是在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做。

    虽然莫名来到这个好像日本战国时代的世界,但他可不想始终以平民的身份生活下去。

    哪怕前世没怎么经历社会的艰险。

    但身处信息爆炸的时代,他自然很清楚,只要有人的存在的地方,就一定会产生阶层之分。

    哪怕资源再怎么匮乏,也是按照金字塔的形势倒逆分配的。

    位于金字塔顶层的那群人无疑占有着大量的资源。

    水无月凛可没有雄心壮志去试图推翻这种社会结构。

    他所要想要的,就是尽自己所能让自己也成为站在金字塔顶端的那一类人。

    “诶,怎么想好像也没什么优势啊!”

    沉思半晌之后,水无月凛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身体呈大字倒躺在木质的地板上。

    想的绞尽脑汁也没想出什么好点子来。

    毕竟前世的他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没可能一来到另一个世界就变的文勇双全起来。

    更何况,现在他的这具身体也只是一个六岁的孩子而已。

    “如果没有库洛洛的话,恐怕差不多饿死了吧”

    躺在地板上,水无月凛有些垂头丧气的自言自语道。

    忽然间。

    他那张稚嫩的小脸上,黑白分明的眼睛一亮,猛地直起身子,惊喜道。

    “对啦,还有库洛洛啊,如果能学到念的话”

    “啪嗤——”

    就在这时候,屋子外面的门忽然间被拉开,声音惊动了水无月凛。

    水无月凛吓了一跳,连忙扭头看去。

    “库洛洛”

    当看到肩抗手提着一堆东西的库洛洛时,水无月凛不由瞪大了眼睛,脸上的表情充满了惊讶。

    只见库洛洛一边将那些东西搬进屋子,在搬动的过程中,眼神却是不经意的瞥了水无月凛一眼,语气平静的缓缓道。

    “凛想要修习念吗?”

    本来正一脸古怪表情偷偷打量着库洛洛的水无月凛一听,连忙坐正身体。

    他犹豫了一下,挠了挠脑袋,最终还是重重点点头。

    “嗯,虽然不知道我有没有那种天赋,但是如果库洛洛你愿意教我的话,我想要修习念的能力!”

    说完,便如同渴望着玩具的孩子一样,眼神充满期待的盯着库洛洛。

    库洛洛扭过头去,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没有停。

    只见他将大把的人参鹿茸以及那一把芨芨草放在一小锅水中,随后才扭头看着水无月凛。

    在看到他那充满期待的眼神之后。

    库洛洛轻轻点了点头,然后平静道。

    “现在的我并没有足够保护你的能力,如果凛学会念的话,确实也是一件好事。”

    听到这的时候,水无月凛几乎都要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了。

    毕竟念能力可是十分有趣的力量。

    然而就在这时。

    “不过,要等凛的身体恢复彻底再说。”

    “现在凛的身体太虚弱了,在这种情况下想要使用念能力的话,只会让自己死亡。”

    “诶!?”

    虽然听了有些不甘心

    但一想到昨天昏迷时,那股身体被抽空一样的恶劣感觉。

    水无月凛最终还是同意了。

    毕竟,库洛洛说的也没错。

    念能力虽然十分有趣却同时也十分危险,如果一个不小心的话,真的会导致自己的死亡。

    库洛洛在熬制上补药和草药之后,安静的来到水无月凛的身边,将他带回来的烤鸡递给水无月凛。

    闻着从烤鸡上传来的浓郁香味,才喝过粥不久的水无月凛感觉肚子又饿了起来,发出一声“咕噜噜”的响声。

    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库洛洛一眼,他连忙道。

    “你先吃吧,库洛洛,到现在为止你还没有吃东西吧!”

    从昨天开始一直被库洛洛照顾,这倒是让凛有些惭愧。

    库洛洛没有拒绝,只是将烤鸡放在水无月凛的身前,自己则是又拿了一只,坐到一旁的角落中,安静的撕食起来。

    凛也抓起那只烤鸡,也不顾油腻。

    已经许久没有占油水的他此时迫切的想要品尝这只烤鸡的味道。

    入口一股浓郁的肉香,这让水无月凛几乎没再掩饰心中的饥渴,也顾不得吃相,狼吞虎咽起来。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骨瘦如柴的肚皮已经撑的圆滚滚的,只留下一地的鸡骨头。

    “嗝!”

    忍不住打了个饱嗝,水无月凛向后躺倒,此时稚嫩的小脸上一脸的满足表情。

    而库洛洛也在这时候,将一碗熬制的泛着青黄色的汤水递到他的身边,语气平静道。

    “喝一些吧,有助于你的身体恢复。”

    水无月凛连忙摆正姿势,礼貌的接过来,小声道。

    “麻烦你了,库洛洛。”

    只是在他刚要准备喝的时候,瞥了眼悬挂在火簇之上的铁锅。

    在看到其中的大把人参时,不由一愣。

    眉头情不自禁皱了起来。

    一直悄无声息观察着水无月凛的库洛洛自然注意到了这个细节,脸色没有太多表情,只是装作无意间问道。

    “怎么了吗,凛?”

    听到库洛洛的问话,水无月凛表情怔了怔。

    他抬头看向库洛洛,库洛洛也平静的注视着他。

    水无月凛的眼神有些不自然,没有喝碗里的大补汤药。

    此时他所居住的屋子,价值昂贵的人参还有其他不知名的药材,以及一旁角落里堆着的一大堆肉质食材。

    如果他再想不到究竟是如何得来的那就真的是一个笨蛋了。

    只是他本身也享受着这份‘收获’。

    哪怕他没有做过任何事情,但既然享受了这份‘贼赃’,便也失去了指责的资格。

    此时此刻,水无月的脸色变化了几次。

    犹豫再三,最后还是有些踟蹰的开口询问道。

    “库洛洛这间房子的主人呢”

    在开口之后,水无月凛的呼吸不由微微屏住,强鼓起勇气让自己直视着库洛洛。

    听到水无月凛的问话,库洛洛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眼神平静的看着他,轻声道。

    “杀死了,尸体埋在房子外不远处的深雪中,我想在我们从这里离开之前,应该不会有人发现他的。”

    水无月凛本已经做好库洛洛欺骗自己的准备。

    哪知道,对于这个问题,库洛洛似乎没有一丝隐瞒的打算。

    房间里出现了片刻的寂静!

    紧接着,水无月凛的呼吸微微急促起来,有些不知该如何措辞,脸色微微涨红的沉声道。

    “如果不是要是以以库洛洛你的实力!”

    “就算要占据这件房子也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没必要杀人吧!”

    作为被库洛洛照顾的虚弱病号,水无月凛知道自己没有资格对他的做法说三道四。

    但他也十分不希望库洛洛是那种随意杀戮的人。

    并不是对杀戮感兴趣,而是从没将他人的性命放在心上。

    正是因为这种毫不在意的想法才使得库洛洛更危险。

    在听到水无月凛的话之后,库洛洛先是点了点头。

    然后扭过头去,神色平静的注视着燃烧着的火簇,语气平缓道。

    “为了以防万一而已。”

    “那种家伙逃出去的话说不定会引来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以凛当时的身体状态,没理由让他活着增添危险发生的几率。”

    被库洛洛拿话这么一怼,水无月凛的语气不由一滞。

    尽管气势有些偃旗息鼓,但瞥了一眼那些人参补物后,他的声音有些沮丧,低声道。

    “那边那些东西呢你是怎么搞到手的”

    说到这,他似乎想到了什么。

    眼神有些期待的看着库洛洛道。

    “是偷来的吧?”

    “是库洛洛的话,偷到这些东西应该很容易吧?”

    此时,库洛洛似乎明白了水无月凛的想法,但他并没有隐瞒凛的意思,再次扭头看向火簇,语气平静道。

    “杀死了药店的老板”

    在听到这番话时,水无月凛的小脸不由一瘪。

    他甚至有些想要破口大骂。

    但也知道对方是为了自己,唯独自己没有责怪他的理由。

    而且库洛洛可是幻影旅团的团长,似乎做出这种事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当然,水无月凛绝对不会承认是害怕自己骂出口的话,库洛洛会揍自己,自己这小身板可没什么反抗的余地。

    或许是因为被杀的都是些普通人,兔死狐悲般的情绪吧。

    水无月内心自嘲了一下。

    “唉”

    长长的叹了口气,水无月凛垂着头,无奈的揉揉脑袋,闷着声音郁闷道。

    “以后能不能不要轻易杀人了”

    “难道有一天你连我也打算一起杀死吗毕竟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

    本来只是一句随口的抱怨。

    哪知道,在听到这话时。

    库洛洛脸上的神色终于有了一丝动容。

    只见他的瞳孔微微一缩,眼神有些奇怪的看着似乎因为烦恼而搓着头发的水无月凛。

    水无月凛陷入懊恼当中,责怪自己光贪图享受了,没有早点想到库洛洛会做出这种事,他并没有注意到库洛洛的目光。

    “我明白了”

    在他疑惑看过去的时候,库洛洛已经收回了目光,平静道。

    注意到凛看向自己,库洛洛目光没有变化,平静的注视着火簇,低声道。

    “凛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