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枭门邪妻 > 第一百六十五章:背后之人

第一百六十五章:背后之人

 热门推荐:
    “离儿,没事吧!”他担忧的看着她,也不知皇上可否有为难她。

    “没事!”阎离摇了摇头,然后对明月说道:“走吧!”

    明月也知这里不是说话的场地,于是点了点头,两人往皇宫外走去。

    “回丞相府吗?”马车上,明月看着她,询问道。

    “嗯!”阎离点了点头,今日小瑾瑾似乎有事要离开龙云城,所以自己也不用去找他,如此,她还不如回去。

    许是很久没有这么早醒过了,她感到此刻有些困,想回去补个觉,小睡一会,养足一下精神再说。

    见阎离如此决定,颜明月也没有任何的异议,吩咐青枫把马车驶回丞相府。

    睡梦中,阎离隐隐约约之间听到一个女子哀求的哭声,这动静把她给吵醒了,她睁开眼睛,看了眼窗外,却发现,已经快到吃午饭的时候,这才从床上坐起来,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而这时,那哭声再次传了过来,她挑了挑眉,走出了院子,却发现,哭声是从明月的院子传来的,此刻她听得更清楚了,的确是个女人的哭声。

    于是,她惊讶了,明月一向是个脾气好的,就算府里的下人出了什么错,他也很少责怪,更别说把人弄哭了,这是怎么回事?

    阎离懒得拐弯了,直接跃上墙头,坐在墙上,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

    可还未等她看清院中是何情况,便感觉到有人冷冷的向她看来,她看过去,却是瞪大了眼睛,竟然她家小瑾瑾。

    什么情况,小瑾瑾怎么会在明月的院子中?

    不过惊讶归惊讶,两人的目光在空气中对视,阎离冲他咧嘴一笑,而此时明月也看了过来,见到她那毫无形象的样子,却是无奈的一笑,随后说道:“你小心点,快下来吧!”

    既然都被他们看见了,阎离干脆一跃而下,向他们走去:“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小瑾瑾,你怎么在这里?”

    但下一刻,她脸上的笑容退去一些,有些意外的看着院子中的另一人。

    那云叶也在,只不过对方此刻却是坐在地上,小声哭着,眼里还有着害怕!

    “云姑娘这是怎么了?”阎离问道,对于此刻的情况有些摸不着头脑。

    而此刻,玉瑾虚却把阎离拉到了他的身边,一边替她整理着还有些凌乱的头发,眉头微皱。

    阎离是刚刚醒来,听到哭声便想赶过去看看,也没怎么打理一下,此刻看着有些邋遢,她本还有些不好意思,但见玉瑾虚的动作,却是笑了,然后解释道:“我平日不是这样的,今日是以为发生了什么事情!”

    她知道他皱眉什么,定是介意自己就这样出现在明月的院子里,所以才会这样,于是,她解释了两句。

    而她的话,果然让玉瑾虚的眉头舒了一舒:“以后也不许这样!”

    “嗯!”

    阎离的样子丝毫没有形象,可这样的她,玉瑾虚却是一点也不嫌弃,而是那样的温柔,而这样的他,却是云叶一直未见过的样子。

    一时她竟看得有些出神,忘了心中的害怕,感到有些难以置信。

    那样温柔的人,真的会是玉瑾虚那个冷清的人吗?

    但她很快又清醒了过来,想到让他变得如此温柔的人,是阎离这个人,她的眼中便闪过怨恨。

    颜明月同样有些惊讶,然后就是替阎离感到高兴,但他注意到了一旁的云叶的表情,见到对方眼中的阴冷怨恨时,他心一沉,看来,玉瑾虚说的是真的。

    而此时,玉瑾虚已经替阎离整理好了,他便把事情跟阎离说了一遍:“昨日之事,是她让人干的!”

    闻言,阎离的眼神冷下来,昨日想要害她性命的人是她?

    自己与她并无恩怨,可是对方却是想至她于死地,甚至想要毁她名声,这让阎离心中冰冷,看着对方的眼神也没有一点温度。

    细一想,她也明白对方会何会那样做,心中对对方也就更不喜了。

    冷下脸来的阎离,身上有一股肃杀之意,一时间,院子中陷入了诡异的安静。

    而这时,云叶却是哭道:“摄政王殿下,您说什么,我真不知道,我没有让人害她,我知道,您不喜欢我,可是我现在已经没有缠着您了,为何您却不肯放过我!”

    面对对方的哀怨指责,玉瑾虚神情冷漠,转头看着阎离:“你打算怎么处置!”

    看这样,竟是完全没有理会对方说什么,既然他敢把对方抓来,手中定是有了证据,心里已经确定昨日之事背后之人就是她,无论对方说什么都没用,

    阎离闻言,似笑非笑的看了眼云叶,未曾说话,可是却让云叶心一惊。

    她转向明月求救:“明月,我真的没有,你快帮我解释解释!”

    玉瑾虚这人有多狠,她在以前就认识到了,如今也只有明月能帮她。

    听到她的话,明月闭了闭眼,问道:“是你做的吗?”

    “不是我,明月连你也不相我吗?”云叶叫道,说着就哭了起来,仿佛受了什么大委屈一样。

    然而,一向会心疼这样的她的明月,此刻却是不为所动的看着她,眼里有着失望。

    什么时候,她竟变成了这个样子,以前的她,虽然疯狂的喜欢着玉瑾虚,有时也有些任性,可却是一个善娘可爱的女子,如今为何会变成这样!

    是她这三年来经历了什么,才会变得如此,还是,从始至终,他就未曾了解过她。

    想到这,他走到了一旁,不再插手此事。

    见明月也不帮她,云叶这才真的急了,刚好,此刻阎离向她走过来,她往后退了退:“你想做什么!”

    声音竟是有些害怕。

    此刻冷着一张脸向她一步一步走来的阎离,竟让她感到害怕。

    阎离在云叶面前站定,半弯着身,一手勾起对方的下巴,竟是啧啧了两声:“真是个美人儿,哭得也是我见忧怜!”

    不远的玉瑾虚眼神一冷,看着云叶的眼神冰冷,看着阎离勾着对方下巴的手时更是目光暗沉,只是想了想终究是没有说什么,任由对方去处理。

    云叶没想到阎离是说这个,她一愣,随后却是瞪着阎离,心中对其的愤怒也发泄了出来:“贱人,你”

    话还未说完,声音却是截然而止,阎离反手给了对方一巴掌,连惨叫都还未发出,又被阎离给捏住了脖子,发不出一点声音,一张带泪的小脸瞬间憋得通红,瞪大了眼睛看着阎离,眼神深处是惊骇!

    而玉瑾虚,听到那两个字,看着对方的目光就已经带上杀气,正想动手,见到阎离出手了,就又退了回去,看着阎离那一脸冰冷的样子,他竟是挑了挑眉,浅浅笑着。

    而明月见到这一幕,眼中闪过不忍,想要说点什么,可是想到云叶对离儿做的事情,他却没有任何立场开口,想了想,他同样也退了回去!

    “这是你嘴巴不干净的教训!”阎离冷笑道,说着又一巴掌甩了过去,此刻她下手可不轻,对方脸已经高高的肿了起来,而云叶这样子,哪还有一点美人的样子。

    云叶此刻愤怒到了极点,可愤怒之中却带着害怕,此刻的阎离很平静,语气很平静,表情也很平静,可对方做的事却是一点也不平静。

    想到这,她突然有些后悔了,为何昨日要对阎离做这些,若没有昨日之事,她也就不会落到这个下场。

    直到对方快喘不过气了,阎离才松开了对方,拍了拍手站起来,扭了扭头:“你说,云姑娘,我该怎么对你呢?”

    云叶没有回答她,而是看向明月:“你救救我吧,明月,难道你真的一点也不在乎我了吗?”

    虽然心中愤怒和害怕,可云叶的头脑仍然清醒,知道此刻求阎离和玉瑾虚都没用,只有颜明月能救她。

    见他不为所动,她开始道歉认错:“我错了,明月我真的错了,我就是被嫉妒一时冲昏了头脑才会那样做的,明月,你帮帮我,以后我都不会了!”

    此时,阎离抱胸一副看戏的样子,听到她这话后,她加了一句:“昨日之事可是有计划有组织的,可不像云姑娘所说的一时冲昏了头脑啊!”

    云叶瞪她,心中对阎离的恨也是到了极点,她没想到,她竟会输在一个黄毛丫头身上!

    而颜明月本见对方不断认错,已经有些松动,可听到阎离的话,以及见云叶这样,心又冷了下去:“叶儿,我帮不了你!”

    若是,若是她真的知道错了,哪怕就算对不起离儿,他也会开口求这个情,毕竟,那些多年的感情,他无法对方做到坐视不理。

    可看她这样,又哪有一点认识到错误的样子,这求情的话,他,说不出口。

    “颜明月你个懦夫,没用的男人!”听到他那话,云叶冲他怒吼,有着急,有愤怒,更充满了对颜明月的嘲讽。

    而对对方这话,他却像是没有听到一样,表情都没有丝毫变化,心更是冷了几分。

    “再敢说,信不信老子打死你!”阎离却是冷下脸来,怒斥道,对于明月,他是自己的朋友,是自己的哥哥,岂容人这样羞辱!

    听到阎离的话,想到刚刚那种感觉,云叶的瞳孔瑟缩了一下,可一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似乎也没什么害怕的了,于是她破罐子破摔:“阎离,是我做的又如何,我就是想你死,你有什么好,值得他们那么喜欢,凭什么,凭什么我努力了那么久的东西,你才出现多久就改变了,凭什么!”

    她怒吼着,看上去有些挣狞,闻言,阎离却是邪笑道:“凭什么?凭我比你有实力,比你漂亮行不行?”

    云叶的本事比不过阎离,能进入天风小队的人都不简单,而漂亮的话,阎离虽不怎么打扮,但也够明艳动人,这一点,云叶也的确不如她!

    当然,她知道,她与玉瑾虚他们能有现在的关系,凭的并不是这些,这样说,不过是故意气对方的罢了!

    果然,云叶一听她这话,一口血吐了出来,随后她疯狂的笑了起来:“就算你知道是我想杀你又如何,你敢杀我吗,哈,你敢吗,别以为仗着你的身份,便可以为所欲为!”

    见对方那样,阎离却是笑了:“你说的没错,我的确是不敢,更何况,我也没说要杀你啊!”

    听到阎离后面一句话,云叶的笑声截然而止,有些呆愣的说道:“你说什么?你不杀我?”

    她刚刚那样说,心里也是一点底也没有,只是自己强撑着图嘴快,可没想她真的会放了她?

    可刚刚,是她听错了吗?

    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样,阎离笑道:“你没听错,我,的确不会杀你!”

    她的确不会杀她,她很肯定,这云叶身世不简单,她的背后绝对还有人,留着对方,还有她的用处。

    而且,不管怎么说,明月喜欢对方,虽然没有插手此事,但对方的不忍她看在了眼里,他没有开口让她为难,那么,她就给他一个面子,毕竟,她也不想他心中难受!

    所以,这一次,自己放过对方,可若是再有下一次,她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

    再次听她这么说,云叶眼中闪过惊喜,竟也忘记对阎离的愤怒了,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离开了!”

    “请自便!”阎离摆了摆手,见状,她不再停留,往外跑去,这时,耳边一阵破空声传来,她心一惊,往旁边躲去,却没有躲过,一根树枝从她脸上划过,划破了一道口子,鲜血从她脸上流出。

    “什么意思,你想出尔反尔?”她转头,看着出手的阎离。

    “若老子出尔反尔,你此刻还能安然的站在这?”阎离嗤笑一声:“这是对你的教训,滚吧!”

    对此,云叶虽然愤怒,但此刻也只能忍着,忍着剧痛,快速的离开了丞相府,而阎离却是对暗中的人说道:“派人跟着她,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虽然放了对方一马,但她却不会再给对方害自己的机会!

    ------题外话------

    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