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界淘宝店 > 第89章 传说中的死萎

第89章 传说中的死萎

 热门推荐:
    “宁小凡,凡哥,凡爷爷……你一定要救救我啊!呜呜呜……我已经三个月没碰女人了,我快疯了啊!”

    袁四凯抱着宁小凡的大腿,凄惨无比地嚎叫着。

    所有人都呆住了,震惊无比地望着眼前的一幕,他们难道集体梦游吗?

    天雄霸业继承人,清江十三少之袁四凯,竟然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少年当场下跪?

    “你先起来说话……”宁小凡满脸无奈。

    “不!凡哥,你不救我,我就不起来!”

    “我擦,你特么有病吧!”

    “我本来就有病!”

    “……”宁小凡彻底无语了,“大哥你起来,咱们换个地方聊成不?”

    “行行行!”

    袁四凯脸色一喜,点头如捣蒜,很快将宁小凡等人带上二楼一个豪华包间。

    而躺在一地玻璃碴子上,如同死狗般的赵友亮,也被小弟七手八脚的抬出会所,随手扔在公路旁。

    ……

    豪华包间的沙上,宁小凡翘起二郎腿,“说说吧,咋回事儿。”

    袁四凯满脸谄媚之色,“凡哥,是这样,半年前,我跟一个哥们去盗墓……”

    “盗墓?!”

    楚鹰脸色一变,叫了出来。

    “擦!”袁四凯忙瞪了他一眼,“楚鹰,你生怕别人不知道我盗墓啊?”

    宁小凡摆摆手,“你继续说,好像挺有意思的。”

    袁四凯起身确定门缝关严实后,继续道“我那哥们是考古专业,现个古墓,就拉我一起去玩玩。我和他纯粹就是闲着没事儿,最后,我们就在陪葬棺材里找到一瓶古酒。”

    “古酒?”宁小凡来了点兴趣,随后又像看白痴般看了他一眼,“你……不会把它喝了吧?”

    袁四凯哭丧着脸,“喝了一口。”

    “牛逼!”

    宁小凡冲他竖起大拇指。

    “然后你就羊痿了?哈哈哈……”

    “嗯。”

    “哈哈哈!对不起,我不想笑的,但是憋不住。”

    宁小凡笑得前仰后合,眼泪都快出来了,楚鹰和柳嫣然也是大笑不止。

    “卧槽,别笑了,我袁家都快断子绝孙了!”

    袁四凯郁闷死了,“这半年,我爸给我找了不知道多少医生,中医西医,甚至江湖术士。吃了n多的奇珍灵药,但就是他妈的硬不起来。”

    “哈哈哈……”

    不说还好,一说宁小凡和楚鹰狂锤沙,都快笑断气了。

    “我出去上个卫生间。”柳嫣然小脸羞红,男人们的话题,她不太好参与。

    “嫣然姐,有事打给我。”宁小凡冲她眨了眨眼。

    柳嫣然心中一跳,却装作没听到的样子。

    她出去后,袁四凯眼中都是泪水,道“凡哥,只要你治好我下面,我绝不和你争嫣然小姐。”

    “你本来也争不过我啊。”宁小凡撇撇嘴,见他这么可怜,就给他把了把脉。

    但十几秒后,他眉头就紧锁了起来。

    见他这副凝重面色,袁四凯吓得咽了口唾沫,“凡哥,怎……怎么样啊?”

    “情况,不太妙啊。”

    宁小凡一撒手,叹息道“看来我之前判断得没错,你这并不是普通的羊痿,是传说中的死痿!”

    “死萎?”袁四凯脸色大变,“凡哥,什么叫死萎?”

    “死萎就是致死性羊痿,你不光搞不了女人,连小命估计都要丢掉。而且,这死萎治疗起来难度不小啊,我都没什么把握……”

    宁小凡神色凝重,心中却是狂笑不止,‘哈哈!死萎?我瞎几把乱编的,你还真信了。’

    “那怎么办啊!我特么今年才24啊,还有很多美酒没尝,还有很多美女没搞,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凡哥,凡哥,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只要你能救我,咱俩就拜把子,我认你当哥,你就是想要天上的太阳,我都找人给你搬下来。”

    袁四凯一把抱住宁小凡的大腿,哭得像个一百斤的孩子。

    “哎,不是我见死不救,而是这难度,实在太大了。”

    宁小凡一脸为难。就连楚鹰都骗过了,他叹息道“凡哥,你能帮就帮帮吧。”

    “凡哥。”袁四凯可怜巴巴地望着他。

    “这……好吧。”

    宁小凡‘万般无奈’之下,总算同意。

    他让袁四凯平躺在地上,取出冰魄银针,刺探一番后,现袁四凯是因为y茎的海绵体细胞假死亡,无法充血膨胀引起的羊痿。看来那瓶古酒,确实有点意思。

    宁小凡嘴角一勾,眼前飘出五个字,这都不是事!

    没过一会儿,宁小凡就催海绵体细胞重焕新生……

    “有反应了!有反应了!嘿,凡哥,你真是神了,神医啊!”袁四凯察觉到下身变得炙热,兴奋得差点没当场脱裤子来一炮。

    “那当然,凡哥的医术独步天下,前段时间我妹妹溺水差点成了植物人,就是他给从鬼门关拉了回来。”楚鹰道。

    “植物人都能治,这么厉害!”袁四凯双眼放出精光,“老天有眼啊,让我遇到了我生命中的贵人。”

    但这时,宁小凡却一脸苍白地靠在沙上,表情有些痛苦。

    “凡哥,你这是怎么了?”袁四凯急忙问道。

    “我没事。”宁小凡一摆手,叹息道“刚刚给你治病,功力流失太大了,不过不要紧,我回去补个十天半个月就好了。”

    “凡哥,你……你快坐!”袁四凯立马给他扶上沙,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宁小凡虚弱一笑,心想这傻叉真好骗。

    “哥,什么都别说了,以后咱俩就是兄弟了。谁要是敢动你,先要从我袁四凯尸体上跨过去!”

    袁四凯拍拍胸脯,一脸嚣张,“在清江这块地盘上,跟我袁四凯过不去,我至少有一百种方法让他混不下去。”

    楚鹰心中点头。

    袁四凯这话并未狂妄,他老子袁宗鸣掌控整个天雄霸业绝对控股权,打个喷嚏,清江、东海、松山三市的商界就要抖三抖。随便一句话,清江多少企业都要倒闭。

    “嗯。”

    宁小凡宠辱不惊,缓缓点头。又道

    “那个,我刚刚只是给你测验一下,你这病得慢慢治。这样吧,下次你把从古墓盗出来的那瓶酒带来,我研究一下,说不定对你的治疗有帮助。”

    “好说!额,凡哥啊,这张卡里有五百万,你看我今天出来也没带钱……”袁四凯有点寒颤地拿出一张黑色银行卡,都不好意思递过去。

    宁小凡眼皮狠狠跳了下,尼玛,五百万不算钱?果然是大老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