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界淘宝店 > 第1078章 狠心的虞飞月

第1078章 狠心的虞飞月

 热门推荐:
    山庄门口。

    “我说,宁少,你这个厕所可上得真够久的。”

    王睿零抱着手臂,质问着刚从里面走出来的宁小凡。

    “抱歉,厕所人有点多。”

    宁小凡歉意一笑,目光从飞月身上扫过,最终落到秦不三手中的一个檀木黑盒上。

    “宁兄,你的巫龙藤。”

    秦不三笑着将递了过去。

    “多谢。”

    宁小凡接过来,打开一看,一条足有一米多长、拇指粗细的黑青色藤蔓,静静躺在金丝布娟上。

    在一股刺鼻的酸臭气息弥漫出来之前,宁小凡将黑盒合上,抱拳道“多谢三兄,这个人情我宁小凡记下了。一百三十亿已经给你转过去了,你查收一下。”

    “哈哈,不用查收,我相信宁兄的人品!”

    秦不三也作了个揖。

    “啊?宁少,原来这玩意儿三兄是帮你拍的?你干嘛不自己……”

    王睿零说道一半,就傻傻地翻了个白眼,“呵呵,我忘了,燕辰那家伙也在。”

    “恕我多嘴一句,燕京乃一国皇都,龙踞虎盘之地,宁兄平日里还是少树敌吧。”秦不三手持纸扇,语重心长地劝道。

    “好,我知道了。”

    宁小凡也没怎么听进去,只是点点头,秦不三只得苦笑。

    他在思量今晚所得。

    拍卖《初月帖》和《八十七神仙图》,扣除手续费和竞拍巫龙藤的花销,还剩下一百三十亿,再加上银行卡里一些零零碎碎的存款,他现在还剩一百五十亿。

    一百五十亿存款!

    说出去能把人吓死,但宁小凡心里明白,这点钱在望族眼中,根本不算什么。

    “哟!宁少,你还没走,在这儿等死呢?”

    这时,一道惊疑中带着浓浓谑笑的声音,从山庄大门中传出。

    燕辰一身白青色华服,身旁跟着四名宗师护卫,大步走来,一些世家子弟避之不及。

    “是啊,我在等你死呢。”

    宁小凡淡淡道。

    “好啊,待会儿看谁先死!”

    燕辰冷笑不止,心中暗道‘龙景荣还在里面办事,一旦等他腾出手来,哼,你就可以给自己准备一副棺材了。’

    旋即,他目光转到秦不三身上,皱眉道“不三兄,你堂堂秦家三少爷,怎么跟这群凡俗父子混在一起?”

    “燕辰,我劝你还是对宁兄客气点吧…”秦不三摇了摇头。

    然而这句话,燕辰却根本没听进去,因为此刻他所有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飞月身上。

    “好漂亮的女人!”

    燕辰眼中精光大盛,之前他没注意宁小凡身后的这位女子,现在定睛一看,简直惊为天人!

    一身素雅雪白的翩翩羽衣,如雪裹琼苞,眉目如画。千古红颜之下,腰身纤细,清冷遗世,好似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月里嫦娥。

    此女,用“冰肌玉骨、冷艳绝俗”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太美了……太美了……这等容颜,这等气质,哪怕是我玩过的所有女人加起来,再乘以个二,都远远不及……”

    这一瞬间,燕辰彻底被飞月征服了,一脸猪哥相的看着他。

    而飞月

    那饱含厌恶的雪眸一瞥,更是让他颅内,双眼散出浓浓炽热的光芒。

    见燕辰被迷得神魂颠倒的蠢样,宁小凡心中不由觉得好笑。

    下一刻,他大胆地牵起飞月的小手,道“月儿,这么晚了,我们回家睡觉去吧。”

    在大片大片惊绝艳羡的目光中,两人踩着清冷的月光,渐行渐远…

    “尼玛,宁少开挂了吧,怎么什么极品美女都被他占去了?”

    王睿零羡慕嫉妒恨得直跳脚,转头看了看他怀里那个小嫩模,顿时觉得就和路边的烂白菜根一样丑。

    “这女子,当真有冰雪出尘之姿,也不知道究竟是何人……只不过,回家之后宁兄应该会很惨吧?”秦不三不由好笑。

    “啊!!”

    哪里还等回家之后,刚走出众人的视线,宁小凡抓着飞月的那只手,就被狠心折断了腕骨,在清冷的街道上,出凄厉的惨叫。

    “姑姑,姑姑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

    宁小凡都快疼哭了,一个劲地求饶。

    “该死的好色之徒,竟然对为师动手动脚,真以为我不敢动你么!”飞月冷冷出声,再次一用力,宁小凡感觉整条手臂都快被拽下来了。

    这不是打打闹闹,是真下狠手啊。

    宁小凡右手,真的断了!

    “姑姑,我我……我真知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给你炼三枚破障丹,你就饶了我这一次吧!”宁小凡用一种很无辜的眼神望着飞月。

    “给我破障丹,就能随意碰我?你当我虞飞月是什么人!”

    飞月眼神一寒,刚准备再给宁小凡一点教训,就隐隐约约感觉身后跟来了什么人…

    她把宁小凡断掉的手掌一甩,冷声一哼,“等我回来再收拾你!”

    撂下这句话,飞月施展身法,迅消失在了夜色里。

    “啊……嘶!”

    宁小凡右手的骨头经脉,碎的碎,断的断,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妈卖批,不就拉个手吗,用得着下这种狠手么……这女人,真是太可怕了。”

    骂骂咧咧的,宁小凡用左手往嘴里扔了颗疗伤圣药‘金创丹’,然后运转灵力,修复右手的伤势。

    约莫几分钟后,右手腕断裂的经脉和骨头,全部接好了,但想恢复如初,还要静养一周。毕竟他还是凡胎,不可能瞬间治愈伤势。

    他刚站起身,飞月也回来了。

    宁小凡吓得一哆嗦,赶忙窜出十几米远,脸色惨白地讪笑道“姑姑……”

    但飞月却“噗!”地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姑姑!”

    宁小凡心神大骇,赶忙冲过去扶住飞月。

    “不准……碰我!”

    飞月银牙紧咬,冰雪秀眸,奋力将宁小凡推出几步。

    但稍一用力,她便痛呼一声,美眸紧闭,白皙香额上虚汗密布。

    “不是,你到底怎么了?”宁小凡心中慌乱,却又不敢乱碰飞月,但他看到对方脖子上又有墨灵火之印隐隐浮现,于是怒道“不是让你别乱动用灵力吗?你刚才到底干什么去了?”

    “雪域魂晶……”

    只见飞月从袖中取出一枚散着幽幽寒芒的拇指大小的晶石,然后眼前一黑,昏倒在地。

    “姑姑!”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