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界淘宝店 > 第1452章 心伤的剑仙

第1452章 心伤的剑仙

 热门推荐:
    “收你当弟子?”

    飞月啼笑皆非“从一百多年前,丹门便满了。九九八十一人,不多不少。没有意外的话,丹门再不会授业收徒了。”

    “靠!”

    宁小凡骂道“他们就敢保证,不会再出一个皇甫嵩?”

    “从皇甫嵩开始,丹门施行因材施教制,萧星舒开辟了经络炼丹法,每个弟子在开蒙时,由师父奠定不同的经络,经络不同,所学之术也不同。就算私下里互相切磋交流,也无法修习过去,这才是丹门的高明之处。”

    “而且,很多大门大派,为了防止出叛徒,除了开山祖师之外,多多少少都不可能尽掌本门术法。除非祖师爷临死时,会将这些东西传授给下一任的门主。”

    “一些师父开蒙时,还会略施手段,比如稍微摧毁一点经脉,让这子弟五十岁之前都无法突破某层修为……”

    而且还有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就算我把八品炼丹师的手段教给你了,你自己不争气,只能施展四品,五品,那跟没学基本没什么区别。

    隐界之中,复杂得远比世俗更甚。

    宁小凡听得入神,还想张嘴问什么。

    却看飞月摆了下手,语气疏离地问“我今天给你讲的够多了。你还是先和我说说,楼下那个女人是怎么回事。”

    语气疏离淡漠,甚至带着丝丝寒意。

    如果不知道飞月和隐界大宗的关系,现在这语气,这问话,显然就是一个妻子在质问老公为什么把情人带回家。

    宁小凡嘴角抽了抽,将事情原封不动的讲了一遍。

    从秦不三登门造访,拜托他这件事,一直讲到刚才,差点把李无常抹杀于手下。

    包括他使用空间法宝作战,斩轩辕臣,重创端木青和李无常。

    只是隐藏了自己焚天锤的事情。

    空间法宝,他还可以推说是之前偶然得到。

    可近期突然就得到了一把宝器神兵,那就不好解释来路了。

    听的时候,飞月的表情一直都没有什么起伏。

    唯有听到端木婉曦、端木青和轩辕臣这些隐界人物时,她的表情或许还能牵动一丝。

    但也只有一点。

    以她的地位来说,这些都是后辈。

    自己则是九天翱翔的凤凰,哪顾得上注意蝼蚁?

    “这是你的家,你带谁回来,我不管。但有一点,只要你敢暴露我的身份,我绝对会杀了你。”

    飞月毫不留情,语气如冷酷的寒冰一般。

    “舍得吗?”

    宁小凡眨眨眼睛,咧嘴一笑。

    “那你尽可以试试。”

    飞月美眸一瞥“只要你敢说出口,死的就会是你们两个人。”

    “我死了对你有什么好处,没准还得哭个梨花带雨,撕心裂肺的,所以姑姑,要我说你还是——”

    宁小凡正在这油嘴滑舌的占便宜,却不料眼前寒光一闪。

    飞月动手速度,几乎已经是如念驱使。

    下一秒,明晃晃的刃尖就戳到了自己的下巴。

    “下次再敢逾距,我直接把你的舌头勾下来。”

    望着飞月那不容亵渎的目光,宁小凡毫不怀疑这话的真实性。

    他赶紧赔笑着轻轻将紫凰剑推开,剑气冷得自己直起鸡皮疙瘩。

    手掌一翻,谄媚地将那六品的涤尘青元丹递呈到了飞月面前。

    飞月迟疑了一下,还是将丹药接过。

    入手流光,如一尊琉璃。

    “这是你数次生死之战才换来的,为什么要给我?”

    “就是为了要给你,才数次生死之战的啊。”

    宁小凡无所谓地说。

    他肯帮端木婉曦这个忙,六成是为了这涤尘青元丹。

    四成是和端木青的私怨。

    至于美色?

    别逗了。宁小凡现在也算是经验丰富的男人,也明白了一个道理。

    再漂亮的女人,真正品尝到的时候,味道都差不多。

    只是相貌、身材、征服的,给品尝到的感觉加分罢了。

    而且端木婉曦可是隐界大宗长老之女,他还不想跟这种女人有什么太深的瓜葛。

    留着她,也只是可怜她而已。

    还有,为了吸引端木青。

    下一次,他不会再让端木青逃走了!

    “为了要给我?”

    飞月的睫毛颤抖了一下,虽然很轻微,但能让这种女子有所动容,也是相当不易了。

    “是。”

    宁小凡说着,全然没注意到飞月的眼中,有一层淡淡的水雾开始凝结。

    “不过你别多心啊,我只是为了让你尽快恢复修为,带我去隐界闯荡罢了。武神残虐无道,我也希望你能有机会砍下他的人头,洗刷你的耻辱。”

    宁小凡微微一笑,俊朗的脸上,绽放出了一个阳光的笑容。

    他……只是为了让我带他去隐界?

    飞月先是一怔,随后居然觉得有点可笑。

    自己居然会为了这样一件小事而动情,也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之前那个杀伐果断,绝情无义的自己去哪儿了?

    亏她还在这里自作多情,对方却根本没当回事!

    看来他一心为我炼丹,什么愿意为我复仇,都是放屁罢了。

    不过是取得我的信任,然后好让我能够全心全意的传授他保护他。

    多一道保护伞罢了。

    呵。

    飞月开始觉得自己可笑至极。

    刚刚萌生出来的一丝信任,瞬间被冷酷撕裂得寸缕不剩。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飞月冷冷地说。

    宁小凡现在心思都在明天的六品丹药上,也没注意飞月现在与平时的冷酷有什么差别,应了一声就出去了。

    只留下飞月,紧握着雪拳,眸中逐渐浮现出了一丝恨意交杂的酸楚……

    ……

    宁小凡压根就没当回事情,他对飞月的心,怎么可能是他说的那么简单。

    不过是怕这女人误会,再以为自己调戏她,上来就是一剑。

    所以才找的托词罢了。

    可怜飞月在隐界混迹太久,根本不懂得世俗都市的浪漫情调,这种口是心非、欲擒故纵的俚语,连十几岁的姑娘都了解得明明白白,她却不懂。

    从阁楼下来,宁小凡回到房间,倒在松软的大床上,幸福感扑面而来。

    “龙小姐,是我,宁逍遥。对,我已经准备妥当,明天前往日月灵潭炼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