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三界淘宝店 > 第1884章 回到燕京,物是人非

第1884章 回到燕京,物是人非

 热门推荐:
    “油腔滑调!你要是不压着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到筑基。

    现在再给你大开方便之门,估计等这片天地崩坏了,我也看不见你到天庭那一天!臭小子,好好努力,早点拿到《商法实录》,我再给你想办法!”

    太上老君说完,似乎是烦了宁小凡的嘴炮,直接消失了,没给宁小凡磕头谢主隆恩的机会。

    “走这么快,我还能怎么着你是怎么的。”

    宁小凡悻悻地瞥了一眼太上老君离开的方向,脱离神识回归本体。

    “该回家看看啦,洗个澡换套衣服!”

    宁小凡日夜兼程赶回燕京,这是他开发的金刚焱新功能,昔日孙悟空能脚踏筋斗云,今日宁逍遥脚踏金火,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回了燕京。

    回到燕京,映月山庄逍遥居,房间内空空如也,好多地方已经积灰,显然很久没人打扫了!    人呢?

    !    宁小凡大脑嗡的一下,赶紧冲到了大街上,朝着龙腾集团办公大楼跑去。

    来到集团写字楼下,大堂的前台正半躺在座位上玩手机,看见宁小凡懒洋洋地道:“有事吗?”

    “龙腾集团这是什么情况?

    办公的人呢?

    !”

    “办公?

    你是活在上个世纪吧?

    这里三个月前就已经荒废了,要不是还有些资料没处理完,这里早就被交易给其他公司了!”

    宁小凡一怒之下一拳击碎了玻璃大门走出去,迎面来了几个西装男,其中一个径直走向了前台小姐:“龙腾集团还要什么时候才能撤走?

    我们等着进场!两个月之前我们就把钱付过了,现在还搬不出去,是不是非得要我找几个人帮你们搬走啊!”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这边还有些手续没有办完,还有一些资料,麻烦您再多等几天可以吗?”

    前台小姐拼命地鞠躬道歉,这一幕深深刺激到了宁小凡的神经。

    什么时候,龙腾集团也需要这般奴颜婢膝?

    什么时候也需要看别人脸色!    昔日龙腾集团,如此辉煌,问鼎华夏民营企业龙头都不为过。

    一年时间,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哼,我最多再给你们五天时间,五天之后再不行,我们就法庭见,到时候就是十倍违约金,看你们龙腾集团拿什么赔!”

    “龙腾集团出了什么事?”

    就在西装男转身要走的时候,眼前忽然多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年,他声音低沉地问。

    “你算什么东西,滚开!”

    西装男身边两个保镖伸手要推,宁小凡动也不动,内劲一爆,两个保镖顿时一左一右飞了出去。

    西装男被微微惊了一下,害怕自然是谈不上的。

    他背后底蕴之深,华夏望族都不敢轻易动他,他只是没想到一个叫花子模样的人,竟能把他两名化境宗师的保镖给轻易掀翻在地。

    “我做事,不需要跟任何人解释。

    滚开。”

    “我最后问你一次,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找死。”

    西装男不屑一顾地看着宁小凡,敢说这句话的人,放眼全球也没有多少,他一个叫花子竟然说出这种话,他不要命了么?

    “给你机会你不中用啊。

    好吧,还是要我动手。”

    宁小凡一把抓起西装男的衣领,浑身杀气迅猛地倾泻了出来!    西装男这一次是真的害怕了!    对方年岁不大,却有如此杀意,比圣界那些老怪来,更加让人害怕!    “你是什么人?

    说出来,我可以考虑告诉你。”

    “我是宁逍遥,刚从锁魔井下出来。

    我已经没有耐性了。

    我最后给你三秒钟,你不说,我就让你和这幢你刚买的大楼一起粉碎!”

    “原来是宁逍遥!失敬,失敬!我是美籍华人,帝国圣界控制下洛克菲斯家族的年轻一辈长子,冯仑。

    这次来华夏,是带着我旗下的legendar集团一起,填补龙腾集团的空白,再创华夏影视巅峰。”

    西装男一听宁小凡的名字,神色顿时恭敬起来。

    “现在能说了么?”

    宁小凡扫了对方一眼,已经是咬着牙在说话了。

    “外界传闻你被囚禁的消息之后,各方便蠢蠢欲动,望族在南方的势力被横扫;金陵虎门、丹阁都被清除;龙腾的化妆品、果业、天酒缺乏原材料和管理,纷纷入不敷出倒闭;影视独木难支,现金流崩溃,缺乏资本,不得不接受投资。”

    “结果被投资方操控,口碑越来越差,综艺、直播、电影电视剧接二连三告停,赔了天文数字,连总部大楼都卖了。

    如今龙腾集团烽烟四起,各大企业趁机崛起蚕食,宁先生,我通过合法手段买来的大楼,可不是用资本裹挟。”

    冯仑一番话说得很恭敬,很诚恳。

    “从今天开始,龙腾集团绝处逢生,再创辉煌。

    这一次涅槃重生,它将彻底化为真龙,再不会输!这大楼,我出双倍价钱买回来!”

    “宁先生,你不是开玩笑吧?

    你所有的资产都被冻结了,拿去抵债。

    你现在身上一毛钱都没有你拿什么买这幢写字楼?”

    “我自有办法!”

    “宁先生,不是我瞧不起你,我真的没见过,什么企业一年之内崩塌成这样,股民血本无回的情况下,口碑臭烂还能重新崛起的。

    至于这幢大楼,我也不多要。

    三天之内,你能原款给我,我立刻把合同撕了,重新跟你签转让协议!”

    “不过,如果你要是完不成,龙腾集团还剩下的部分产业,比如燕北老饕火锅店,你直接开个价,转让归我所有,如何?”

    “此话当真?”

    “决不食言!”

    “好!”

    宁小凡扭头消失在了大街上,只留下冯仑,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一阵发笑。

    两个保镖挣扎着站了起来,一左一右站在冯仑身边道:“老板,你信他说的话么?

    这个人富有传奇经历,好像真的从未失手过。”

    “信?

    信个屁。”

    冯仑嗤之以鼻:“三天时间,除非他现在去抢华夏金库,否则的话,就算他全身鲜血比黄金还值钱,抽干了卖也凑不出一个零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