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霸道大叔宠甜妻 > 第353章 游戏开局了!

第353章 游戏开局了!

 热门推荐:
    这个世界上最残酷的事情是什么?

    韩君羽会说,亲眼目睹他最爱的小女人受伤害。

    “砰!”

    他极的跑到女人身边,把她紧紧地护在怀里,耳边传来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

    听见巨响声,秦宁大脑一片空白。

    迷茫的抬头,就看见旁边的散落着一地的碎玻璃。

    她被他抱起来,往前走了几步,这才意识到,她们的车,被一辆极转弯的大货车压住了。

    她后怕的后背冒出冷汗,幸好她下车了,要不然她在车里,会和那些是碎玻璃一样,被压碎。

    “韩君羽,你没事吧?”秦宁担忧的站起来。

    “没事。”

    韩君羽转身,没有去看自己的车,而是去查看大货车。

    大货车上没有人,他眯了眯冷眼,查看方向盘,现这辆车是被人远程操作。

    有人要害他!

    他俊脸阴沉,棕眸复杂的盯着大货车,他和许琳被人劫走,会有关系吗?

    “韩君羽,货车上的人呢?没有受伤吧?”

    秦宁担忧的走到身后,找了一圈都没有货车司机,难道是逃了?

    “呵,车上没有人,对方是有备而来。”韩君羽冷嘲一声,给保险公司打了电话。

    秦宁瞪大着双眼,“你的意思是,这场车祸是有预谋的,有人想害我?”

    “你怎么确定是害你?”韩君羽转头看她。

    “刚刚你离开了呀,是想要伤害你,会去追你,怎么会我在车上的时候,那辆货车冲过来,而且砸到的地方还是副驾驶的位置。”秦宁分析。

    韩君羽捏紧她的小手,扣着她的后脑勺,把她按在自己怀里。

    她能听见加快跳动的心脏,那是被吓得。

    刚刚幸好是她从车上下来,要不然他都不敢想接下来的情况。

    “宁宁,别怕。”

    听他低沉的安慰,秦宁轻笑,张开手臂抱紧他。

    侧脸在他怀里蹭了蹭,这才注意到他不仅换了一套西装,也戴了一条领带。

    原来他刚刚下车,是去买西装呀,低头去看他袖子上,果然是一对宝蓝色的袖口。

    她心中甜蜜,笑容从她嘴角扬起,眨了眨大眼睛。

    “有你在我身边,我就不怕。韩君羽,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回家!”

    韩君羽拿出手机,给宋玄消息,让他过来处理。

    他担心她会害怕,伸手拦了一辆的士,带她会别墅。

    到了别墅,秦宁低头盯着他紧握着她的手腕,抿了抿粉唇。

    她没有亲眼目睹当时的情况,等她反应过来,是有一阵后怕。

    似乎,被吓坏了的人,是他。

    “韩君羽,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别担心了哈。”她轻轻地拍着他的手臂,尽量安抚。

    韩君羽棕眸幽深的盯着她,好一会才大手捧着她的小脸,低头吻了吻她的唇。

    “宁宁,以后出门,别单独行动,好不好?”

    “哦。”秦宁乖巧的点头。

    韩君羽松开她的手腕,这才现她白皙的手腕被他捏出一条红痕,他心疼的揉了揉。

    “疼吗?”

    “疼。”

    她娇气的嘟了嘟唇,可怜巴巴的眨着大眼睛。

    韩君羽舔着薄唇,粗气剑眉,脸色阴沉。

    “要不,你哄哄我,把我哄高兴,就不疼了。”她撒娇的嬉笑。

    “……”

    韩君羽斜瞟她一眼,揉她的小脑袋,去叫张婶。

    “张婶,给宁宁准备一盘水果。”

    “还有一个草莓甜点!”秦宁兴奋的补充。

    “呵,对,还有一个草莓天甜点,给你大份。”

    “好。”张婶点头。

    “耶,韩君羽,你也太会哄人了,嘿嘿。”秦宁满意的松开他的手,跑去找张婶。

    “……”

    小蠢妞,有了甜点就不要他了。

    韩君羽无奈的扯了扯嘴角,上楼去书房。

    这件事摆明是有预谋的,敢在眼皮底下伤人,胆子不小!

    去书房让宋玄禀报调查的情况,宋玄的出的结论,果然和他预料的一样。

    这辆货车是被人偷走,然后使用无人驾驶,跟在他身后一路,就等着机会,闹一场车祸。

    “能查到其他其他线索吗?”

    “那辆货车被操作过,我本想去调查的记录,那辆车突然生爆炸,应该是里面早就被安装了炸弹。”宋玄的声音有几分沙哑。

    韩君羽拧眉,“你没事吧?”

    “没事,就是手臂上有些灼伤,我正在医院处理呢。”

    韩君羽捏紧拳头,看来这次是碰上了对手。

    “宋玄,让君一派两个人日常跟着你,你也防备着点。”

    “韩少,你的意思是对方可能对我做出不利的事情?”

    “你是我的左膀右臂,如果对方针对我,必定会找你的麻烦。这次对宁宁下手,应该是对方给我的一个警告,对方想和我玩一场游戏!”

    对方要是真的想害他,那个炸弹应该是在他去检查货车的时候就会引爆,但是没有。

    而是等宋玄去调查一丝线索后,炸弹才引爆,这显然是对方就等着他去呢。

    所以,他推测,对方应该就是想和他玩一场猫抓老鼠的游戏。

    韩君羽挂了电话,又和君一商量了一会,正准备起身,注意到日历上的一个画圈圈的地方。

    他的棕眸复杂,好一会情绪这才平息下来。

    去自己房间洗漱,把秦宁送给他的袖扣接下来,摸着手心里的袖扣。

    袖扣背后,刻着字母。

    hap;q

    韩君羽轻笑,他送她的吊坠后就刻着这两个字母,这算是回礼吗?

    如果他没有记错,这应该是免费赠品。

    他想找个小盒子把袖扣收起来,却在抽屉里找到一个眼熟的优盘。

    扬了扬眉,是肖爵给他学习的优盘。

    秦宁去画室待了一会,刚想回房,就听见张婶叫她。

    “太太,有你的快递。”

    “咦,我没有买东西呀!”

    秦宁下楼,从张婶手里接过快递,现上面确实写着她的名字。

    “是谁给我寄东西?”秦宁疑惑。

    因为她是低头看快递,没有注意到前面的人,额头撞到男人的胸膛,她哎呦一声,往后退了一步。

    “韩君羽,你怎么不出声?”

    “你撞我,还有理了?”韩君羽反问,姿态高冷。

    “……”

    秦宁扯嘴角,鼓了鼓腮帮子,继续看着手里的快递,去找剪刀剪开包装盒。

    “是什么?”

    韩君羽把她手里的包装秦盒拿走,视线扫了一圈,也没有看出一个所以然。

    “韩君羽,还给我,那是我的。”

    秦宁想抢,可是韩君羽不想给。

    “万一,是炸弹呢?”他一本正经的说。

    “……你,你别吓我?”

    秦宁害怕的咽口水,不敢再抢了,紧张的盯着他手里的包装盒。

    “所以,你走远点,我来检查。”韩君羽从她手里拿走剪刀,把包装盒上的胶纸剪开,秦宁粉唇,真的小心翼翼的往后退后两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