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四章:未来一角

第四章:未来一角

 热门推荐:
    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一味入喉,苦入心扉,眼前所见随之一遍,眨眼已不在有间客栈之中。

    月冷风高,公孙月发现自己已是置身于一座威严肃穆的巨城之外,巨城构造极其雄伟,石墙筑基,城高七层,建筑风格与中原大为迥异。

    “观建筑风格,此地似乎是东瀛?那道菜,果真内有乾坤。”

    就在这时,城内骚乱传出,只见一道赤红刀气斩破城门倾泻而出,只见鲜血四溅,断肢横飞,只见城内,一席红衣,金发飘舞,步踏血路,无悔。

    皎洁的月,洒落泠白银光,映照出刀锋上,一张无比坚毅的冷峻面孔,也是公孙月最熟悉的那张脸。

    “蝴蝶君!”公孙月面露惊讶之色,旋即目光落在蝴蝶椅背上昏迷不醒的人,赫然正是她自己。

    “这到底是。”眼前的景象,让她疑惑万分,就在此刻,城外,大军再至,杀声阵阵。

    一名灰袍老者迈上,冷声说道“蝴蝶君,放下公孙月,你仍旧是示流岛的贵客!”

    “今夜,吾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她!”

    “不愿束手就擒,那便,一体同罪,杀!”

    灰袍老者一声令下,身后大军随后掩杀而上,红衣刀者一人独对,凛然无惧。

    一长一短,两把蝴蝶斩配合无间,穿行阵中眨眼已是枭首数人。

    “当真是英武无双。”眼见蝴蝶君被围困在战阵之中,军中数员悍将联手仍是节节败退,老者眼中闪过一抹绝杀厉色。

    “蝴蝶君,放下我啊……”

    公孙月看着战局中的人,任由周遭的士兵从自己身上穿行而过,一股莫名情绪在她的心间流转。

    她知道眼前尽是幻象,也知道自己难能作为,但为何……

    许久未曾有过想落泪的感觉了……

    “蝴蝶君……”

    就在此刻,灰袍老者眼见蝴蝶君将要破阵,再下杀令“退,放箭!”

    “蝴蝶君!”

    公孙月伸手欲援,奈何不过虚幻之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箭雨透体,冰冷无情落下。

    为护身后伊人,蝴蝶君丝毫无惧,蝴蝶斩翩翩挥舞,甚至不惜以身为盾,只为护得身后之人周全。

    “红蝶天斩!”

    杀意动,刀气动,蝴蝶君不顾自身伤势,再出刀招,刀气倾扫破敌围,只为博得一条血路生死途。

    “困势,疲敌”

    灰袍老者再下军令,军阵一变,易攻为困,蝴蝶君双刀虽利,意志虽坚,但面对对手人数优势,仍是难破重围。

    然飞溅的血液,浇不惜刀者不屈的斗志,纵深陷重围,蝴蝶君仍不愿放弃今生挚爱之人。

    “蝴蝶君,放弃吧,这样下去,你真会死在此地!”围困蝴蝶君的一员将领说道。

    只闻刀者冷笑,双刀未停,“和她相比,我这条命,又算得了什么?!”

    刀再动,再收数人性命,鲜血喷在蝴蝶君脸上,衬着红衣,刀者更似修罗。

    “和我跟她一起经过的苦难相较,你们又算得了什么?!”

    双刀舞,红蝶振翅,这一道,是愤怒,是悲慨,更是蝴蝶君绝不退让的坚决,这一刀,已入至极之境。

    一刀斩落,公孙月眼中,便已是白茫茫一片,士兵、杀声、血肉,皆已消失无踪,天地皆白,只剩下一个熟悉的声音,由远至近,回荡在公孙月耳际。

    “四姐,四姐?”

    是兰漪!

    白芒渐渐淡去,客栈的摆设重新入眼,公孙月只感觉眼眶微微有些湿润,她知道那是何物。

    “兰漪……”

    “四姐你。”章袤君看向洛云襄,眼神冰冷,杀意骤生。

    无论此人做了什么,该死!

    “兰漪,不可造次。”看到章袤君的眼神,公孙月便已知其所想,连忙阻止。

    此番幻境之行,公孙月心中平添了不少疑惑,不仅有对幻境中发生之事的,更有对洛云襄本人的。

    “先生这道菜,当真玄妙非常,公孙月佩服。”公孙月拱手行礼道。

    和公孙月相识多时,章袤君自是看得出来,公孙月并非作伪。

    莫非这道菜内有玄机?章袤君心生好奇,却在动筷的一刻,被公孙月拦下了。

    “兰漪,这道菜,你尝不得。”

    她是章袤君的义姐,也知道章袤君残虐冷薄的性子背后,隐藏着何样的悲剧故事,她把不准,这道菜是否会让章袤君忆起过往那件事。

    “四姐?”

    “信吾的话。”公孙月微笑着道,旋即看向洛云襄,“掌柜,簪剑为我兄弟行走江湖之兵刃,自不可离,吾手中纸扇以五百年红枫木芯所制,价值不菲,不知可抵得上这顿饭钱?”

    直到公孙月开口,洛云襄方才从系统界面上抽神回来。只见系统界面上,原本空荡荡的菜谱位置,多出了一个——《钗头凤》,介绍也详细了不少。

    钗头凤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因陆放翁千古名词而流传世间而具象化的名菜,尽写凄楚痴情,怨恨愁苦。可将人带入属于自己的因情悲苦的经历之中。

    “四姐,你不必如此,章袤君岂是输不起的人。”章袤君伸手取过簪剑,递到了洛云襄面前,“拿去!”

    洛云襄点了点头,接过簪剑,面带歉意的看着公孙月,“交易已成,抱歉了。”

    “这……无事。”章袤君的倔强,让公孙月无奈摇头,转而向洛云襄询问另一件挂心之事,“掌柜,吾方才所见,那是……”

    “未来一角。”洛云襄得到系统的提示后,他自然知道公孙月看到了什么,“时日尚长,你无需忧心,顺其自然即可。”

    未来吗?便是说,他会为了吾,深陷那般险境……

    公孙月不由有些不自然。

    “那,我两人这便告辞了。”

    “两位慢走。”洛云襄微笑着道,目送二人渐渐离去,直至消失于客栈范围。

    白光一闪,公孙月、章袤君重新出现在路口,二人回头,已不见客栈大门。

    “四姐,方才是看到了什么?”章袤君听到了公孙月问洛云襄的话,方知公孙月品尝菜品之后的异状有因,连忙问道。

    公孙月只是摇头道“不可说,吾要往蝴蝶谷一行,你要一起吗?”

    “蝴蝶谷?是他吗?四姐,你莫非……”章袤君展开联想,面色变得有些古怪。

    公孙月一展纸扇,遮住大半张脸,并未说话,而是转身往蝴蝶谷而去。

    抱歉,蝴蝶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