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二十章:四曲狭道战火燃

第二十章:四曲狭道战火燃

 热门推荐:
    四曲狭道声震天,叶口月人大军来犯,这场观乎中原命运的大战,即将展开,兵分四路的叶口大军,据险而守的中原群侠,战事一触即发。

    四曲狭道第一道,袖权氏叶领率大军列阵于四曲狭道之外,看着狭道之内隐隐散发出的杀气,袖权氏叶神态沉稳,沉然下令道“肃羽,破地雷。”

    “是!”一名身着蓝色战袍的叶口月人将领领令,抛出一枚飞盘,却见飞盘穿行纵横于第一曲道通道口,自主飞腾碰撞墙壁地面,不多时,屈世途辛苦排布的地雷便已被尽数破坏。

    袖权氏叶旋即一声杀令下,叶口大军随之杀入第一曲道。

    就在此刻,屈世途先前埋在深处的机关尽数引发,火炮、箭珠、裂心子自峡谷之内四射而出,叶口月人士族一时间死伤惨重。

    “嗯?地雷为明,其余机关为暗,必然有术法隐藏,邪能境吗?!哼!”

    袖权冷眼,双掌并真元,雄劲发出,击向通道之内,却见狭道之内地形坯变,无数邪能境士卒受掌劲冲击,暴露身形,术法顿时遭破。

    “上!”

    就在术法被破一瞬,罗修王、广目天等邪能境悍将,同段忍等人,率领邪能境大军冲上,杀戮声顿时满布整个第一曲道之内,鲜血四溅于崖壁之上。

    战鼓响,烽烟燃,叶口月人横扫中原野心尽显,为生存,中原正道同邪能境并肩而战,甫接战,便是白热之态。

    不容罗修王、广目天二人战阵之内逞凶,袖权氏叶欲出手尽揽二人,却在此刻,樱花飘落,一道诡异身影窜出,指掌探下,袖权氏叶接招便已察觉对手不凡。

    “是你,阴阳师!”

    “今日一战,汝的对手,是吾。”一身粉色华服,阴阳师负手背对袖权氏叶,尽显傲然之姿。

    “很好,斩了你,邪能境不战自溃。”

    “你有那个能为吗?”

    “一试便知!”

    四曲狭道第二曲道——

    剑盟三老组成剑盟最强苍天剑阵,死死守住第二曲道之路口,剑阵所至,叶口月人士卒难越雷池,死伤惨重。

    “剑盟大阵,有点意思。”稽咸璚叶看着死守着通道的剑阵,纵是叶口月人大将巽命出手也未能将之拿下,这引起了稽咸璚叶之兴致。

    “你们再上。”稽咸璚叶再下令,骁封、宝律、飞渊等一众叶口月人将领也随之入阵;剑盟齐力,剑势挥洒宛若苍天之姿,奈何叶口月人的精锐部署分别缠上三人,剑阵运转渐渐出现滞碍之象。

    “剑挥秋泓沧浪水,点星破月青锋指;足履乾坤平生地,眼看风月蓝英子。”

    就在这时,三尺青锋出,兰英出手,拦下了欲闯阵的稽咸璚叶。

    “就凭汝,拦不住吾。”

    “哈,一试何妨。”

    沧峰剑剑出,兰英力战叶口月人璚叶部执首稽咸璚叶,剑锋之上银芒闪耀虽是不俗;稽咸璚叶翻掌之威更是气态万千,力盖千军。

    “千狩昂魄!”

    极招出,稽咸璚叶的速度刹那之间快的难觅痕迹。

    兰英运剑沉稳以应“沧峰剑式·断!”

    掌剑交接,高下立判,兰英倒退滑行,虎口见血,而稽咸璚叶却是稳若泰山。

    而在另一边,面临叶口月人众多精锐缠战的苍天剑阵,亦被破了,剑盟三人的应对,更显支绌。

    四曲狭道第三道,战况幡然,卧江子手持叶扇,设高台,燃熏香,黄幡招展。卧江子一运太极两仪之奇术,阵内一刀一剑受阵势加持,乾坤阵势随人而转,刀剑相合势难挡。

    傩叶部代理执首——猊戬傩叶亲率人马,誓破眼前之敌。

    “执首,幽皇有令,我们此路只需佯攻,牵制敌军兵力……”扬赞傩叶见猊戬傩叶分明一副决破敌阵,不论牺牲的模样,不由开口谏言道。

    猊戬傩叶呵斥道“汝是想让我们傩叶部在四部中抬不起头来吗?!”

    “吾……不敢!”

    “哼!”

    猊戬傩叶知道自己不过代掌,但也因此更想表现,只要努力一把,焉知前面的代字不会去掉?

    “上!”

    军令下,战局开,猊戬傩叶、扬赞傩叶、鼎勾傩叶、午咸傩叶四人领兵轮攻欲克眼前阵局,面对刀剑联手,却是难占上风,反而死伤不少士卒。

    “银狐,移三,走坎位,攻下盘!”

    术台之上,卧江子运动术法,阵局之内,叶口月人一举一动在其眼中一览无余。

    阵中的雪白之狐,零式刀法快速出手,一如卧江子所言,分毫不差,鼎勾傩叶不及躲避,刀锋在其腿上划出一道伤口。

    “剑君,越坤门,攻上肩!”

    卧江子再度下令,剑君十二恨闻言,剑锋急转快攻,扬赞傩叶铁手攻势尽数落空,反而被剑君长剑插入肩处,一时吃痛被逼出阵外。

    而此刻,时刻关注着战局的猊戬傩叶冷眼锁定,已找到了破绽“此太极阵的破绽,吾已经找到了!”

    沉然一掌,卧江子化光抽身,而其原本站立的术法台已被掌劲崩毁。

    三处战局如火如荼,而在蜿蜒盘旋的第四道外,原本湍急的江流风势竟是缓缓降缓,随后龙卷旋涡也消失无踪,一切皆归于平静。

    忽然,却见浮空飞舻破空穿云而至,江面顿现涟漪,随着飞舻的靠近,更阵阵掀起惊骇波涛。

    “禀幽皇,已至四曲狭道之下。”

    “好,传令,升!”

    “是!”

    接近四曲狭道,九幽看上去颇有几分意气风发的味道。而此刻,飞舻上,北川炼的身影赫然也在其中,正是其意识能力让江风停息。

    就在四曲狭道战局来到关键之刻时,却见狭道崖壁之上,两张摇椅,一张桌案,水果美酒佳肴俱全,在这般严肃的局面下,显得分外的怪异。

    洛云襄轻摇着纸扇悠悠的晃着,一脸淡然,惬意,潇洒……

    而在洛云襄的身侧,佾云站在一旁,面上不掩担忧之色。

    “佾云,坐吧,无需担心了。”洛云襄宽慰佾云道。

    “但是……”

    “不用担心。”洛云襄轻晃着纸扇,遥指着远方,渐渐靠近四曲狭道的人,那是一个看上去就很有钱的人。

    或者说,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