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二十四章:龙宿其心

第二十四章:龙宿其心

 热门推荐:
    玉窗绮梳,林苑琼楼,西风吹罢落花愁。亭台花草,桌案笔墨,疏楼一觉任更迭。

    疏楼西风,儒门龙首雅居之地,龙宿疏楼主人之名号也是因此而来,于四曲狭道观战之后,疏楼龙宿随即回转到疏楼西风。

    “主人你回来了。”护守疏楼西风大门的默言歆微微一行礼,随后穆仙凤也自其中疏楼西风中走出,手里还端着茶。

    “嗯?仙凤,吾离开之后发生何事?”见穆仙凤面色有些沉凝,不似往日,龙宿开口问道。

    穆仙凤奉上了茶,随后说道“是方才儒门天下花监司前来,有事请求主人裁夺,事关洞山学院。”

    “洞山学院?”

    疏楼龙宿微微挑眉,儒门天下分支机构不少,下属学院更是多不胜数;但洞山学院还有些印象。

    学院立于东海之滨,扎根于圣人故里,至今已有百余载,学风颇盛,弟子好学,昔日山长还开有教无类之门,免费为女子、乞者等人上课,名声颇佳,后被收纳入儒门天下体系之下。

    “洞山学院发生何事?”

    有三槐城、天章圣阁之事在前,疏楼龙宿的第一猜测便是学院又因某处势力的缘故遭到了攻击。

    “回主人,洞山学院山长高层为博名声,以有教无类的名义,广收夷人入学,大力优待,远胜学院学子,甚至还高于学院教习。”

    孟子云不患寡而患不均,家国如此,学院亦是相同;同为学院学子,当以学识而论,岂有凭借血统划分的道理,更何况还非是中原百姓,而是域外之人。

    “还有呢?”

    疏楼龙宿的声音有些冷了,洞山学院所为恶劣,但若仅是如此,儒门天下司监处置警告便可,无需禀报至疏楼西风由他裁断。穆仙凤之表情,说明洞山学院所行事,并不仅此而已。

    穆仙凤顿了顿,接着说道“洞山学院为招揽异域之人入学,以进修为名,设学伴,以三陪一,且学伴者,多为女子;更有异域之人校内负伤,令十余名学子轮番照顾,唯恐不周……”

    穆仙凤的声音,越来越小,后面的事,她作为女子多有难言之处,脸颊有些微红。

    “好,吾知晓了。”

    疏楼龙宿的表情平淡,不见异状,但越是如此,穆仙凤愈是知道,此刻的龙首心内是何等愤怒。

    “仙凤。”疏楼龙宿淡淡道。

    “是。”

    “传讯儒门天下,动用儒门力量,为吾搜寻君枫白、洛云襄二人情报。”

    君枫白?不是此人不是已死?

    穆仙凤心内很是疑惑,但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还是让她点头称是。

    “主人,那洞山学院之事呢?”

    疏楼龙宿轻摇着华扇答道“传令三监,持龙首令,彻查洞山学院;山长下狱审问,入院夷人统一考试,考试难度同学子相同,不合格者驱逐而出,且信息通传儒门各部。”

    “是!”穆仙凤点头道。

    “另,洞山学院有一楹联千里书山无止境,一腔正气有浩然。命人摘下,儒门风骨荡然无存之地,不配此联。”

    “是,但……”穆仙凤有些迟疑。

    “直言无妨。”

    “如此,对于那些学子,是否显得过于不近人情。”

    楹联被摘,通传儒门,山长下狱,这对于一个学院而言,说是灭顶之灾也不为过;可以想象,洞山学院此后,必将为整个儒门所弃。

    “既是一个整体,谁又可称无辜呢?学院之内,哪个人又可说自己没享受到一丝好处,去吧。”

    “凤儿明白了。”

    儒门泱泱,名列三教,凌于九流百家之上。昔日疏楼龙宿正是因不满旧儒门之腐朽不堪因此拒绝出任四大名锋之位,出走创立儒门天下。

    也因此,疏楼龙宿不容任何败坏儒门之人的存在;看似谈笑风生的儒门龙首,亦是坚决果断,冷酷非常之人。

    “嗯?仙凤,形色匆匆,发生何事?”

    穆仙凤接令,方自疏楼西风走出不远,刚好遇上了自四曲狭道离开的剑子仙迹。

    “是剑子先生。”穆仙凤看到剑子仙迹,微微一礼道“主人有令,正欲前往龙门道宣令。”

    “你之步伐,看来是很大的事。”剑子拍了拍穆仙凤的头,一股纯正道门真力注入穆仙凤体内“莫慌莫慌,有何事,缓行,慎办,莫要慌忙。”

    “是,仙凤明白了。”穆仙凤点了点头“多谢先生。”

    “无事,去吧。”

    剑子仙迹一笑,往疏楼西风而去。

    哎呀呀,发生何事呢,真实让人莫名好奇啊……

    有间客栈,摇椅一张,纸扇一柄,清茶一壶;洛云襄坐在客栈的门口,有节奏的前后摇晃着,阳光和煦,照在身上暖洋洋的,着实是透顶的生活,只是此刻的洛云襄,看上去并不如何喜悦。

    与疏楼龙宿一会,洛云襄起初确实喜悦非常。

    但在返回客栈之后,平静心绪之后的洛云襄方才察觉自己到底做了多愚蠢的一件事。

    疏楼龙宿,儒者其名,宿龙其心,和剑子、佛剑不同,龙宿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灰色人物。也因此,像洛云襄这种知道的太多的人,在龙首眼中,毫无疑问将是必除的对象,因为洛云襄不受掌控。

    一个知道的很多,却又不在掌控之内的人,当然只有死了才最保险。

    一旦龙宿查出君枫白未死,那么待铲除君枫白后,为了掩藏龙宿昔日骗夺红尘剑谱的真相,洛云襄非死不可。

    可叹洛云襄掌握全局,却偏偏因为脑袋一热暴露,如今回想起来,追悔莫及。

    “洛云襄,你的脸色好难看。”佾云端着水果走出道。

    “佾云,吾发现我方才做了一件有够愚蠢的事情,似乎会因此惹上一个很大的麻烦。”洛云襄以扇遮面,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

    佾云一愣,“是何样的麻烦呢?”

    “我引动了一个人对吾的杀机。”洛云襄的心绪有些复杂。

    杀机吗……

    佾云刚想再说些什么,却是传送门开,客栈又有客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