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二十五章:嗜血之灾

第二十五章:嗜血之灾

 热门推荐:
    “蛰伏秋山待枫红,青临洛水无云彩;麒麟降世多磨难,江郎愿使尽长才。”

    客栈门扉开,今朝又客来,秋山临枫·卧江子、阴阳师二人联袂登门,让洛云襄中断了关于未来的思绪。

    “世外之地,悠然之景,洛云襄,这一刻卧江子倒真的想来这里做个账房先生了。”

    卧江子昔日隐居天外南海秋山谷,不问世事,驾一叶之扁舟,侣鱼虾而友麋鹿,垂钓江边逍遥自得;后天外南海傲刀城主傲刀青麟数次相请,卧江子被其诚信打动,方才出山。

    而后反手之间,平定南海局势,又入中原主持正道,一路走来,故人无几,主公也已早亡;卧江子满身疲惫,在众人眼前却从不改自信之姿,直到来到有间客栈,看着客栈风景,卧江子心内不由有感而发。

    “若是先生愿来,那洛云襄真的可以做个甩手掌柜了。”

    洛云襄站在门口笑着道。

    “门可罗雀,洛掌柜当真如此忙碌吗?”阴阳师开口一针见血,直指客栈经营不善,生意寥寥的本质。

    洛云襄清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穿透了自己那颗脆弱的心脏,很痛很痛……

    纸扇一展,洛云襄面露微笑“这不就有两名贵客上门吗?佾云,烦请端两碟果品上来。”

    “是。”佾云对着卧江子、阴阳师微微一礼,旋即往后厨而去。

    “以佾云这般高手,作为跑腿,洛云襄汝的面子真的很大。”阴阳师淡淡道。

    洛云襄摇了摇头“阴阳师阁下的言辞,真是犀利非常,二位请坐吧。”

    不多时,佾云已端着一个盘子走了出来,盘子上是一棵小树,也就手臂大小,翠绿的叶子,上面结着金黄色的果实,摇摇晃晃。

    好浓郁的生息之力……

    轻摇着叶扇,卧江子眼中的惊讶一闪而过。卧江子精通奇门术法,对于气息感应更胜一般人。富含如此生息之力的植物,即便是他也没见过多少。

    “金钱果,两位请。”

    洛云襄一脸的淡然。蔬菜园激活,种植的蔬菜大多皆是凡物,而金钱果是少数几款被系统标志为不凡的植物;虽是已果为名,但在系统的划分里却是蔬菜,大概的就跟番茄的立场一样微妙。

    “多谢。”

    卧江子、阴阳师各取了两枚,入喉一刻,咬破之时,便是酸,但在片刻之后又转为了甜,小小的体量,爆出的果汁却已充满了两人的口腔。

    浓烈的生息之气爆发出来,在二人的体内窜行着。

    完成日常任务《有客来》,获得江湖点三十点……

    完美!

    洛云襄眼睛一亮,这一笔交易赚了。

    “不知道两位共同前来,所为何事?”果子也吃了,寒暄也过了,接下来便该聊聊正事了。

    阴阳师道“吾已按照约定,嗜血者之事,你该给吾一个答案。”

    而另一边卧江子也说道“战事毕,接下来我等如何行事,我有意同你商议一番。”

    未来之事啊……

    洛云襄摇着纸扇的手顿了顿,接着道“未来的谋划,先放一边,我先解答阴阳师的问题吧,卧江子你也可听听,此事也和未来局势息息相关。”

    随后,洛云襄又看向阴阳师“阴阳师,你对嗜血者的印象是什么?”

    “阴诡、恐怖、难杀、癫狂。”阴阳师的言辞,清晰明了,也很完美的覆盖了嗜血者的特点。

    洛云襄点了点头“嗜血一族,来自海外,不老不死不疲,即便受伤也能迅速复原,能量源源不绝。其大部分畏惧日光;能以獠牙嗜血的方式同化对手,这也是嗜血一族的恐怖之处;久远前曾被封印,如今你应该也知道了,封印将破。”

    “同化?是查理王所言的嗜血人?”

    “不错。”洛云襄点了点头“顺带一提,查理王也曾经是嗜血一族的霸主,血堡教父。”

    “他?”

    阴阳师微微皱眉,回想着那个身材矮小,四肢俱短的猥琐老头,那样的人,也配称之为霸主?

    “哈,人不可貌相。”

    想着查理王现在的面孔,洛云襄也是莞尔。

    听着洛云襄和阴阳师的对话,卧江子亦是不断的思索着“嗜血者,是暗处的威胁吗?”

    “是。”洛云襄点了点头,“是比叶口月人还要恐怖的威胁,叶口月人不过是争霸,而嗜血者若得势,便是灭世之灾,因为嗜血者不能见光,所以他们要打造的是一个三光不存的世界。”

    三光不存……

    简单四字,嗜血者的危害已让阴阳师、卧江子二人提起了最大的戒备;若嗜血者真有这等力量,那么叶口月人与之相较,真的不算什么。

    “吾明白了,多谢。”

    转化之能,不死之身,不疲之躯,阴阳师眉头紧皱,嗜血者的难缠,远超阴阳师所预料。

    “若要追查,可先去寻找千年神树,取其树汁浸泡兵刃,可对普通嗜血者造成伤害,也可一寻名为四分之三和半分之间的驱魔人相助。”

    洛云襄知道自己拦不住阴阳师,所以并未出言阻止阴阳师的离去,而是给出建议道。

    若能取得被树汁浸泡的兵器,再有四分之三等人协助,只要不遇上西蒙亲自出马,当无大碍。

    “吾知道了,多谢。”

    阴阳师点了点头,随后便离开了有间客栈。

    “你知道的隐秘,很多。”

    卧江子看着阴阳师离去,对洛云襄的好奇更多了。

    若说嗜血者的来历,通过熟读史书秘典便可知道;但嗜血者的克制之法,包括驱魔人,就非是简单的历史记载便能解释的通的了。

    “哈,我知道的,可是远超你的想象了。”

    洛云襄纸扇一摇,看着卧江子,缓缓道“卧江子,你这次来找吾,不会是想把中原正道这个摊子甩给我吧?”

    “嗯?”卧江子面色一变,手中的叶扇也停下了摇晃的幅度,“你……”

    “不对,或者我该说,这一把,你没有自信能全身而退的避过此次死劫吧,所以此行是为了,托孤!”洛云襄纸扇轻摇,一脸的高深莫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