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二十七章:琴剑和鸣

第二十七章:琴剑和鸣

 热门推荐:
    傲笑红尘所代表的的君子,可不是《笑傲江湖》、《圆月弯刀》里的两个浪得虚名的虚伪之徒。

    红尘剑下,是刚正不阿,是傲笑红尘对于所认定的事物,超乎常人的坚持;也是傲笑红尘除恶务尽,不容许任何奸诈之徒为恶的坚定信念。

    讲真,洛云襄不止一次的觉得,如果不是傲笑红尘超级能打,就傲笑伯伯这个性格,在这个波澜诡谲的苦境武林怕是早死了八百回了,不信的话可以参考下儒门的两个性子刚烈,为人耿直的大佬是什么下场。

    “阁下救下佾云,多谢。”

    傲笑红尘的神情很是严肃,微微一行礼道。

    这便是傲笑红尘,眼中容不得砂砾,邪恶作祟;但若是有功于正道苍生,他也不会吝惜于对你的认可。这也是为什么即使傲笑红尘不认同素还真的救世理念,也依然愿意出手相助的原因。

    “阁下客气。”

    只见傲笑红尘重新站直,又再行了一礼“阁下看破叶口月人行军计划,使联军免于大败,多谢。”

    卧江子,你这就把我卖了?洛云襄眼神示意。

    此事,并无不可对人言。卧江子没有否认。

    这就是傲笑红尘啊,严肃的让人无所适从,心内苦笑,洛云襄慨叹道“傲笑红尘,客气了。”

    两礼毕,傲笑红尘这时才看向洛云襄身后的佾云,缓缓解下了身后以麻布包裹之物。

    “此筝,是傲笑红尘昔时承诺,幸得知音无碍,琴得其主。”

    “多谢。”

    佾云缓步走出,接下,道了声谢。

    相似的场景,熟悉的画面,二人相顾,牵扯出往日思绪。

    “吾喜爱剑与筝,但筝曲一道,吾算不得其中能手。”

    “共为筝道中人,便是知音,岂有高下之分,我愿亲手制筝赠你佾云。”

    “为一句知音,我就领受了。”

    世事无常,险些琴音崩碎知音断,却因洛云襄的加入,改变了不少人的轨迹,少了一座坟,也少了那墓碑上的一句——红尘再涉红尘路,不报此仇誓不还。

    只是洛云襄不免有些好奇,没了佾云之死,四曲狭道的大败,傲笑红尘未来还是否会一剑炸了悬空岛,如果没了这一伟业,叶口月人根基犹在,是否还会飞快的退出未来的武林大幕。

    这些问题萦绕在洛云襄的脑海,挥之不去。

    “掌柜,掌柜?”

    “诶?嗯?”洛云襄在佾云的呼唤下方才回过神来“怎么?”

    傲笑红尘开口道“可否借此地,吾和佾云共奏一曲。”

    “当然可以,没问题。”

    洛云襄不假思索的应声道,手一挥,四樽酒盏已出现在桌面上。

    “此番相会,也是缘分,共饮吧。”

    杯中的酒,并不便宜,万堺名酒钓诗钩,酒醇而味甘,入口柔。

    饮酒之后,佾云眼前一亮“掌柜,竟然有钓诗钩。”

    “你竟然识得此酒?”

    “一位朋友,很是喜欢此酒。”佾云笑着,关于那个朋友,他并无多言的打算。抱着筝同傲笑红尘往客栈外走去。

    卧江子轻摇着叶扇,“看来今日,有耳福了。”

    酒饮尽,卧江子旋即再道“好酒,不知道可还有?”

    “一坛,不可再多了。”洛云襄取出兑换的钓诗钩,一脸肉痛。

    二人共饮,院内,知音二人盘腿而坐,音将起——

    石板沿街柳树青,水溪穿巷过户门。有间客栈知音对,三角梅开奏琴鸣。

    铮铮几声,是傲笑红尘以剑作弦,似是开篇引导;佾云轻抚琴弦,琴声不断传出,甚是优雅;随后紧接着,傲笑红尘再弹青锋为伴,夹入琴声之中,使得中正平和的琴声又多出了几分锋芒。

    “好琴,好曲,好酒,卧江子许久未得如此惬意。”

    “好想唱一曲沧海一声笑。”

    “那是何物?”

    “一个故事,一个江湖。”

    二人交谈间,只听闻琴声渐渐高涨,傲笑红尘弹剑奏出的声响却是渐渐低缓了下来,但剑鸣之声始终伴随在琴声之中,不见断绝,更添荡气回肠之感。

    旋即,忽闻声势一转,傲笑红尘奏剑而起,佾云抚琴渐低,红尘剑尽谱杀伐之意,佾云的琴筝温雅婉转。

    再过了一会儿,剑鸣之声也低了下来,佾云之势却又陡然加急,十指之间尽展繁复变化,抑扬顿挫亦不足以形容,只叫人觉得悦耳动听,而傲笑红尘的剑鸣只是最简单的声音——玎玎珰珰,却已胜过世间其它声音。

    琴剑合鸣,终归一声铮响,琴声立止,剑鸣也休,傲笑红尘负剑而起,红尘剑重新背在了背上。

    “好友的技艺,不凡也。”

    “不过普通罢了。”佾云摇头,谦虚的笑了笑。

    他喜好剑与筝,却也如他所言,技艺算不得上乘;今日奏的这一曲,算是他超水平的发挥了。

    听着二人对话,洛云襄的吐槽之魂差点又爆发。他很想告诉二人,想找知音的话,露水三千边上有个四病琴船,里面的妹子声清体柔还能打,除了性格有些怪,见不得人秀恩爱之外其他都好;西武林在水一方凌烟阁里隐居着一个琴界大佬,纵观霹雳这么多牛人,羽化兵解的也就那独一份了。这两个人都挺适合当知音的。

    “洛掌柜,多谢。”傲笑红尘回身,对着洛云襄道。见得故友知交安全无恙,傲笑红尘也就放心了;红尘再涉红尘路,接下来便该担起的是未来的责任,对抗叶口月人。

    “江湖风雨几时休,生灵荼毒血横流。红尘再涉红尘路,不斩敌酋誓不休!”

    “真是杀气满满。”卧江子看着傲笑红尘离去,随后也起身告别道“多谢好友招待,吾该返回谋划下一步动向了,请。”

    “请。”

    二人先后离去,洛云襄轻摇纸扇,遥望天际,漫卷云舒,阳光明媚,洛云襄心内却是不由笼罩一片阴霾。

    或许,吾该一试阻拦吗?阻拦天命的开端?

    “系统,有什么在交战情况下也让我返回客栈的办法吗?”

    “炉石,一百江湖点一枚,一次性用品。”

    “……奸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