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二十八章:傲视人间笑红尘

第二十八章:傲视人间笑红尘

 热门推荐:
    “半涉浊流半席清,倚筝闲吟广陵文。寒剑默听君子意,傲视人间笑红尘。”

    悠悠诗号,回荡山林,正直的剑者,保持着自己的节奏,缓步而行;月色下,断崖边上,正可远眺悬空岛之处,傲笑红尘居高望远,下一刻,红尘剑出,傲笑红尘踏剑而行,直往悬空岛而去。

    悬空岛,作为叶口月人的总基地,九幽虽是外出,但内中戒备仍是森严,在傲笑红尘接近悬空岛的一刻,悬空岛顾守士卒已然发现,警报随即传响整个悬空岛。

    “来人呐,敌袭!”

    “有敌人,有敌人。”

    士卒用命,却是难敌红尘剑威势,剑气横扫而出,首波冲上的叶口月人士卒登时横尸当场。

    “来者何人!”

    傩叶部武冠扬赞、司寇鼎勾二人率先迎上,一者铁手刚烈猛击,一者快攻连环,声势浩大,然对上傲笑红尘,不过数招之间,便已各自负伤败退。

    “伤吾挚友,其罪一!”

    一剑横扫,扬赞、鼎勾二人再败,重创加身,难以入战;肃羽、凌曲、盛律等叶口月人将领再度联手攻上,不过数招,再入颓势。

    “危吾中原武林,其罪二!”

    红尘剑剑气四散,叶口月人纷纷败退,就在这时,悬空岛内,叶口月人四大执首之一,终于出手了。

    稽咸璚叶飞身而出,接下重伤败退的众人,尽化剑者攻势。

    “高手何名!”

    “杀吾无辜人命,其罪三!你们,罪无可赦!傲笑红尘,断你等之罪!”

    沉掌,快掌,双掌交接,稽咸璚叶倒身连退,二人根基高下已判。

    “傲笑红尘,不差,再来!”一掌挫败,稽咸璚叶之战意不降反升,沛然功元一运,霸功横扫,移形换影;傲笑红尘正气满身,人影翻动九宵变,憾天震地飞沙扬,双掌对敌,仍是稳占上风。

    “掣月飞霆!”

    “横霸千峰!”

    双掌再接,却是稽咸璚叶呕红败退。

    “怎会,稽咸执首竟然这么轻易的就败了。”

    稽咸璚叶一败,叶口月人随即军心动摇不安,议论纷纷;为提军心,稽咸璚叶眉头一皱,欲按下伤势强行出手,却见悬空岛内,一人器宇轩昂,缓步走出,一道真元打入稽咸璚叶体内,助其疗复伤势。

    “放下心吧,稽咸,此战交吾。”

    “此人实力不凡,多加小心。”

    “吾知道。”袖权氏叶站出,直面傲笑红尘,“叶口月人,氏叶部执首袖权,领教!”

    此人实力,还在方才那人之上,难怪即便看破了叶口月人的计划,也未能将计就计给叶口月人造成重大伤亡。

    “请。”

    红尘剑入手,原本早该于四曲狭道战役后就交手的二人,却因洛云襄的缘故,在悬空岛上,才有正面交锋的机会。

    双眼照会,袖权率先打开战局,招起势落之间尽展凌厉;傲笑红尘手握红尘剑,力战执首袖权,二人甫交手,便是方圆震动。

    “好个傲笑红尘!”拳掌横扫,果决杀伐,袖权赞叹一声,攻势再度加强。

    傲笑红尘见状,尘起尘落,再舞剑上红尘,拳掌对剑锋,二人互不相让。

    此人实力恐怖,决不能让其回到中原苦境……

    一旁观战的稽咸璚叶看着战场中的二人,眼中闪烁不定。

    叶口月人四部执首,虽皆忠诚九幽,但个性有所不同。猊戬新近提拔,自尊心强,冒失冲动;洺双实力最强,为人行事光明磊落,待同袍族人重情重义;袖权骁勇善战,为人大度,赏罚分明;而稽咸则是四人中最为低调的一个,性情阴沉,彻头彻尾的利益至上者。

    只要有利于叶口月人,有利于九幽,即使卑鄙下流的手段他也不吝于用之;傲笑红尘的实力,他看在眼中,岂会容如此大敌安然离去?

    指令暗下,叶口月人随即开始调动;袖权面对傲笑红尘,身陷苦战不容分神,对于稽咸动作全无察觉。

    叶口月人似有异动,是想将吾长留在此吗,哼!

    傲笑红尘剑招运化,浑成流转,是攻亦守;袖权拳腿啸风,愈发感觉对手之深不可测。

    “红尘一步终!”

    “气旋波!”

    极招碰撞,激荡天地之雷霆,袖权连退十余步,嘴角见红;硬对硬的碰撞,一对一的交锋,袖权败北。

    “吾,还未失败……”袖权欲再战。

    却是话音未落,叶口月人杀阵现,稽咸率先冲上,叶口诸将联手围困,欲困杀傲笑红尘。

    “你们做什么?”袖权诧异间。

    只见傲笑红尘冷哼一声,周遭剑痕竟是同时绽射剑气,叶口月人全无防备,死伤无数。

    傲笑红尘趁此机会,御剑飞离悬空岛,“叶口月人,不过如此。”

    此人,竟然在和袖权交手时,还有余力分神将剑气注入地面剑痕之中……

    稽咸思索之际,却见袖权已是满面怒气而来“稽咸,你这是为何?!”

    “如此大敌,若有机会,自然不能让他活着离开悬空岛。”稽咸回道“只可惜幽皇、洺双皆不在,不然若能将此人斩杀,必若斩正道一臂,更可削弱正道士气。”

    稽咸看着伤势不轻的袖权,微微弯腰道“抱歉,袖权,吾非是有意干扰你的战局,实是为大局考虑,你先修养吧。”

    “唉。”稽咸也是为了叶口月人考虑,袖权无奈,只是叹了口气。

    傲笑红尘,袖权期待着与你的下一次交手!

    暗夜无人,洞,一个身材矮小,四肢俱短的老绅士正和一个孩童聊着天。

    就在此刻,森冷气息席卷洞穴,阴沉的笑声,鬼魅的身影,却见一席白衣若幽灵,红发凄艳如血染,高立于石锥之上,手捧高脚杯,翩然而现。

    “奉闍皇令,邀请血堡教父往闍城一会。”

    “就那个小鬼,就算要见,也是让他来见本教父啦。”老绅士拍着胸脯,一脸不屑的说道。

    “放肆!”冷艳色双目一冷,玻璃杯碎裂,鲜红的液体滴落地上,散发着鲜血特有的气息。

    就在此刻,一剑寒光,冷艳色身形急退,灰白衣袍的剑者,手持青锋挡在老人和孩童身前。

    “掌柜有请,还请查理王前往有间客栈一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