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二十九章:佾云青锋

第二十九章:佾云青锋

 热门推荐:
    阴冷的山洞内,鬼魅的身影,癫狂的笑声,共织一副诡异场景。

    冷艳色奉令而来,欲强请查理王,就在战火一触即发之刻,却见青锋三尺,云门风采再现尘寰。

    “拂长剑,寄白云,一生一爱一瓢饮;舞秋月,佾江风,也是疏狂也任真。”

    佾云持剑横拦在冷艳色身前,护下身后的查理王和金小侠,说道“掌柜有请查理王,前往有间客栈一晤。”

    “是义父!”看到佾云,金小侠眼中一亮,“义父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小侠。”佾云一笑,“见你无恙,吾亦心安。”

    “闍皇之令,阻拦者死!”

    冷艳色怒吼一声,,顿时利爪探出,快攻直逼佾云。

    “小侠你先带查理王藏好,带战事结束再细说。”佾云持剑迎上,面对冷艳色利爪攻势,不见丝毫惊慌,沉稳以应。

    “佾云,嗜血者本身不老不死,受到普通兵器的创伤也能很快恢复。但大部分的嗜血者都只能依据这体质优势,像野兽般靠原始狂野的搏斗技能作战,没有招式的概念……”

    心中牢记着洛云襄的嘱托,面对冷艳色只进不退的连环杀招,佾云沈声一扬,佾云剑飘然而运,霎转如风,直取冷艳色攻势破绽。

    “江风舞秋月!”

    剑锋逼命,冷艳色不见恐惧,硬承剑招攻势,满溅猩红倒飞而出;殊料本该完全复原的伤口,竟是丝毫不见好转迹象,更有逐步扩大的态势。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着冷艳色的神经,顿时汗流如注,血流难止。

    “怎会如此!”

    不理会冷艳色惊讶,佾云提剑再攻,剑锋错转间,冷艳色又见多出负伤,嗜血者不死之躯竟是全然失效。

    不妙,此人异常,要回禀闍皇……

    冷艳色眼神一凛,强催祅族异能,停滞一瞬时间,抽身而退。

    “义父好厉害。”终究是小孩儿心性,眼见冷艳色仓皇而逃,金小侠手舞足蹈的欢呼道。

    而金小侠背后的查理王,看向佾云的目光就颇为微妙了“小子,你手中的剑,给吾一观。”

    “嗯,请。”佾云径直将剑交给了查理王,查理王摸了摸,又凑上去闻了闻,眉头紧锁,“汝这把剑,从何处来。”

    “这本是吾的佩剑,只是掌柜做了些处理。”佾云如实回答道。

    “你们掌柜又是谁?”

    “洛云襄,此番掌柜相请,还请查理王前往一会。”佾云面带诚恳的说道。

    却见查理王摇头晃脑了一阵,随后脑袋一摆“我不去,小娃,你的义父来了,你就跟他走,不要再来打扰我这个老人家,走,走。”

    “查理王,你不跟我们一起吗,你已经被坏人盯上了啊。”相处时日虽然不长,但金小侠已经将查理王这个为老不尊的老绅士当成了好朋友,自是心忧他的安慰。

    却见查理王很是高傲的别过了头“要不是这个小子来,刚才那个嗜血人已经成了我的美餐啦,可不要小看吾。”

    “这……”

    听闻查理王不愿前往有间客栈,佾云有些为难;他记得洛云襄一脸严肃的模样,说明查理王身上之事关系重大;此事若放在别人身上,少不得强行带走查理王,但佾云终究是佾云,优柔善良的佾云,面对这种情况一时之间陷入了两难选择。

    就在这时,诗号声响,纸扇现,一席白翩然降临在山洞之内。

    “潋滟为途水作天,有间远避亦为仙,桑田沧海又何关?风雨匆匆犹闲易,顺流缓缓尽清欢。百川回首总其然。”洛云襄轻摇纸扇淡淡说道“查理王,交出《宁暗血辩》。”

    “嗯?掌柜?”

    佾云惊讶的时候。查理王也瞬时转身,看向洛云襄。

    “你为何会得知《宁暗血辩》,你到底是什么来历。”

    “洛云襄,有间客栈掌柜,苦境预言家,神棍。”身形一瞬,云踪步踏,转眼已至查理王身前,足足比查理王高出一半。这样的身高差,洛云襄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但为了维持形象,还是只能做出淡漠的姿态。

    “身带《宁暗血辩》,必将面对闍城一脉针对,以你现在的实力,你守不住!”

    这一刻,洛云襄甚至觉得自己有点像反派。逼着人强行交出宝物什么的,但即便如此,洛云襄不悔。

    想要削弱嗜血族未来的影响,两个关键,一个是邪之子,另一个便是《宁暗血辩》,而查理王,的确守不住。

    “哈,少年仔,要从血堡教父手里抢东西,你想的太美了。”

    《宁暗血辩》为嗜血族至宝,若是这般轻易便交出,他查理王面子何在。

    “如果我有办法让你恢复之前血堡教父的状态呢?”

    “哈,那吾也不需要,一句话,想要《宁暗血辩》,免谈啦!”

    两双眼,两个人,《宁暗血辩》之争端,一触即发!

    缺月,代表憎恨与不详,破败的村落,遍地的尸体,磨牙吮血的蝙蝠划过夜空,诡异之地,诡异的氛围。一人为救爱女,一人为救爱妻,满身胆气的二人丝毫不受眼前场景所影响,愤然追下。

    而在二人不远处之前,精致华贵的马车飞快前行,驾车的人却是丑恶无比,发出着意义不明的声音,嘀嗒铃响,合着马蹄声,谱出一曲诡异非常的森冷乐章。

    “交出湘音!”聂求刑急追马车,却见一道身影横路阻拦,愤然一掌拍下,却见掌落之处,对手身影如沙消散,随后又出现在屋顶上,竟是幻术之身。

    而在聂求刑身后,一道蓝袍的身影,面带一道刀疤,眼神锁定,身后侠之刀飞射而出,数道刀气同时落向四面八方,随后一道红发身影带伤而退。

    “对方似乎并无意死战,只是纠缠,不愿让我们追下去。”聂求刑道。

    “不管如何,一定要救回湘音!”

    刀者的语气,无比坚定,收刀,不再理会遍地的死尸残骸,只是循着马车消失的路径,一直追下。

    湘音,等吾……

    蜀道行眉头紧锁,身形又加快了几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