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三十章:嗜血獠牙

第三十章:嗜血獠牙

 热门推荐:
    查理王的态度,坚决的让洛云襄感觉有些意外。前世剧中被评价为幽默风趣的五短身材的老绅士展现出了超乎常人预料的坚持。

    昔日闍城为了给西蒙塑造不畏日光的特殊嗜血者体质,前任闍皇举全族之力进行血祭,虽然最后功成,但也导致闍城一脉元气大伤,查理王趁机大举进攻闍城,夺下了嗜血一族的至宝《宁闇血辩》。

    但随后,查理王因情感问题而不再吸血导致力量流逝,西蒙则成长为嗜血一族王者,此消彼长之下,血堡终究为闍城所灭。

    若非随后闍城便被封印,查理王也很难逍遥到今日。

    洛云襄发现,自己将事情想得简单了。或者对于查理王而已,《宁闇血辩》不仅仅只是一本书,更是昔日的回忆,是他作为血堡教父,曾经叱咤风云,雄霸一方的象征。

    “掌柜的,你……”看着躺在摇椅上,轻摇纸扇,沉默不语的洛云襄,佾云缓缓开口道“那本《宁闇血辩》,很重要吗?”

    眼前之人,三寸不烂便可退却北域第一的刀者;谈笑之间便能看破叶口月人阴谋之人,很是罕见的陷入了沉默。

    “和未来的大劫息息相关。”洛云襄叹了口气,“只是,我有些失算了。”

    穿越以来,面对傲笑红尘、叶口月人、蝴蝶君、北川炼、卧江子,他皆未错算,站在历史下流的优势被洛云襄发挥的淋漓尽致,但如今在查理王处受挫,让他陡然回过神,他面对的,并非是昔日的剧情戏偶,而是真正的活生生的生命。

    “佾云啊……”

    “是。”

    “大山崩石,不及疏散,推出山脚一户为阻,可救全村免于土埋,为之、不为?”

    “这……”佾云微微迟疑一瞬,眼中闪过坚定之色,“吾必豁尽全力阻止崩石。”

    “即使牺牲自己,甚至可能做得是无用功,也不后悔?”

    “佾云,没有权利去决定他人的生死,只能尽全力去阻止悲剧的发生。”

    洛云襄轻笑了一声,“很好,这个答案,很云,是你们云字辈的答案。”

    “掌柜这句话是何意?”

    “没事。”

    佾云啊,你可知道,面对这个问题,有一人,和你的答案相同啊……

    “系统,送吾前往闍城之外。”

    柳湘音、蜀道行,希望我能阻止这场人伦悲剧吧……

    禁忌的幽崖,古老的闍城,高耸入云,周遭缠绕着阴冷诡异的气息,挥之不去。

    一声巨响,只听闻声声齿轮发出扭曲的声音,闍城的长桥开始缓缓降下了。

    荒野之上,漆黑的马车点缀着华贵的花纹,干瘦若尸体的两匹马飞快的奔驰着,爆发出和其外表完全不符的速度。痴怪驾驶着马车一路疾驰,背后蜀道行、聂求刑二人紧追不舍。

    “就是那辆马车!”

    蜀道行、聂求刑二人欲提速再追,马车内忽传无形声波,三道身影自闍城内而出,拦住蜀道行三人。

    雪飘染、冷艳色,前者为在村内阻拦蜀道行二人之人,后者为佾云重伤而逃,方才恢复。而第三人,一身如血红衣,面容阴沉,手持血色里拉琴,翩翩而降,落在雪飘染、冷艳色二人身后。

    “碍事之人,终将血尽而亡!”血琴希恩轻拨琴弦,音波散出,却是不待及身,已被蜀道行周遭刀意尽数消融。

    “英雄救美的气势,真是好生骇人,就是不知道,阁下有多少能耐?!”

    冷然拂袖,杀声随之而出,冷艳色快步攻上,蜀道行侠刀未出鞘,反手之间已是轻松退敌,刀气横扫,冷艳色倒飞而出,借助树枝反手再攻。

    “你们,要为擒抓我女儿的事,付出代价!”

    “哦?”希恩轻笑,锋锐的指甲划过唇间,更显阴沉,“原来是动人血泪的,典型的慈父救女的故事啊。”

    聂求刑对上雪飘染,掌沉力雄,面对雪飘然诡异之幻术却是全然无用,难破敌手真身,聂求刑攻势步步受制。

    “锐利的指痕,是噩梦来袭的啮齿,你知道吗!”

    杀意现,希恩化现嗜血者特殊之态——嗜血杀相,獠牙出;而原本驾驭马车的痴怪也加入战局,聂求刑、蜀道行二人顿时面临四人夹攻的局面。

    “暗夜的噩梦来袭了,你,准备好了吗!”

    话语落,雪飘染、冷艳色、痴怪三名嗜血者联手攻上,为救女,蜀道行心急刀沉静,刀斩冷艳色,武痴绝式尽展,纵是冷艳色身负特殊异能也是连连败退;为救妻,聂求刑掌力雄浑,然而对手非是一般人类,痴怪力大无穷更胜聂求刑,以力搏力,聂求刑难占上风,而雪飘染更具奇特术法,二人配合见,不过数招,聂求刑已陷险境。

    “不妙,聂求刑!天外有天!”

    武痴极招出手,尽扫三名嗜血者,然而纵然刀气贯身,颓然倒地,在嗜血者不死之躯的作用之下,三人重新缓缓站起。

    “小心,他们是不死之身!”

    “嗯?!”

    蜀道行看向不远处的树上,希恩冷眼看着战局,眼见蜀道行看向己处,更是出言挑衅道“杀啊,你们尽管杀啊!”

    二度战火再燃,蜀道行虽是凭借根基、武学强力压制,但奈何对手杀之不死,强若侠刀也难取对方性命;聂求刑再会痴怪,千钧掌力也仍是不破对方体质,缠战之下,蜀道行二人渐渐落入苦战之中了。

    偏偏在这时,吊桥最终已落至终点,虽然失去了痴怪驾驶,但神秘马车仍是再度行动起来。

    “蜀道行,你去救湘音,此处交我!”

    “好!”

    刀再扫,逼退眼前对手,蜀道行急出战圈,身后冷艳色、痴怪二人紧追不舍;而就在这时,始终观战的希恩有了动作,一掌,攻向正和雪飘染缠战的聂求刑了!

    而这时,正是聂求刑逼退雪飘染,旧力方尽,新力未生之时,面对突来一掌,聂求刑不及反应,登时重创。

    就在希恩欲再行追杀,一击致命之刻,天际一道掌气落下,隔绝战局。

    “看来,吾终究还是来晚了一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