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三十八章:变调之局

第三十八章:变调之局

 热门推荐:
    岳山天盘洞外,嗜血族针对意识能者而来,洞内查理王使尽浑身解数,为四名意识能者解除脸上面具,不容任何人打扰,查理王很清楚,若发生意外,有事的不仅是四名意识能者,他作为解除之人,意识相连之间一样也难以幸免。

    而在洞外,雪飘染、冷艳色来到,更有阴阳师毕生之宿敌——地狱人形师现身,统领两大嗜血者,探出的獠牙表明地狱人形师现在也已沉入黑暗之属。

    “蜀道行、佾云?”地狱人形师看向身后的刀者、剑者,身后一刀一剑尽锁退路,身前阴阳师、杜一苇、蓝英、罗修王、广目天等五大高手隐隐形成包围之势,原本稳操胜券的嗜血者一方,眨眼便已身陷困境之中。

    “本来此番,是为嗜血者做局,想不到竟然还会有意外之收获。”阴阳师修《阴阳双册》,而有阴阳双体,昔日之男体便是身亡于地狱人形师之手,若非双册玄妙,阴阳师早已不存人世。生死之仇,宿敌之怨,阴阳师今日誓要一并清算。

    阴阳师杀意腾腾,而身陷于七大高手围困的地狱人形师却是不慌不忙,甚至还有闲心轻嗅手中蓝色玫瑰的芬芳“心爱的阴阳师啊,你令人形师很惊喜,那么,人形师,也该回报你同样的惊喜才是。”

    “嗯?!”

    “不对,阴阳师小心!”

    蜀道行察觉不对,出言提醒,却终是稍慢一步。却见罗修王、广目天二人,竟是同时化现出嗜血杀相,前者厉掌重出,阴阳师不及反应,登时重创,倒飞而出;后者手化利爪,缠绕邪能,径直贯穿蓝英胸口,随后獠牙扑上,同化蓝英。

    “吾友蓝英啊!”

    心忧挚友,杜一苇瞬提意识能力击飞广目天,但终究是稍迟一步,嗜血毒素入体,蓝英身上致命伤势飞快复原,而原本的意识,却已是渐渐迷乱。

    “蓝英!”

    再唤挚友之名,迎来的却是致命攻势,杜一苇无奈运化意识能力,步步后撤,转化蓝英攻势;却始终是下不去手针对昔日好友。

    “如何,阴阳师,这个惊喜,喜欢吗?”地狱人形师亲吻了一下手中玫瑰,身形若鬼魅扑向阴阳师,蜀道行欲出手救援却面对雪飘染、冷艳色两个老对手纠缠;佾云另一边也被罗修王缠上,原本优势的局面顿时扭转。

    “哼!”

    面对再造而出,脱下面具的嗜血者地狱人形师,阴阳师提元强压伤势,反手应招,曾经的情仇恩怨,尽数发泄于招式肢接的碰撞之中。

    一者为妖艳之蓝,一者为不俗之粉,玫瑰、樱花,花瓣飞舞间,数招碰撞,二人几乎在同一时间,极招上手。

    “阴阳极!”

    《阴阳双册》之绝式,阴阳师再度化现昔日男体样貌,交错并融之间,阴阳归一,倾泻而出。

    “一体同生术!”

    相若的招式,相同的身影,地狱人形师化现的两道身影瞬间合二为一,掌劲出手。

    碰撞间,阴阳师有伤在身,难承极招,再度倒退呕红,心知战中优势,已全盘落入到了地狱人形师之手。

    “人,不该做亏心事,否则会轮回到身上哦。”地狱人形师嘴角带着玩味的弧度,轻声笑道。

    “哈。”阴阳师强撑重伤之躯,擦去嘴角的血迹,“鹿死谁手,犹未可知也。”

    一抬掌,一纵身,宿敌对决再开,阴阳师拼着身陨于此的可能,面对地狱人形师,也决不退让。

    另外一边,杜一苇对上昔日好友,不忍痛下杀着,然意识能力之玄妙非常,已然沦为嗜血异类的蓝英也难以突破杜一苇防线,战局一时胶着。

    侠刀再对嗜血者,冷艳色、雪飘染、罗修王三人困战蜀道行,意识能力、奇异术法、邪能术法,三者相配,一对武痴绝式。

    面对曾经的对手,蜀道行手握侠刀,神志清明。侠者,以武止戈,以武行道,蜀道行手中之刀运使,面对三大嗜血者联手围攻,仍是游刃有余,不仅如此,反而心不染尘,神志渐澄,运招之间,更显反璞归真。

    以义行侠,以侠行义,武侠之招,侠义之道,合而为侠道,以刀行侠护世,正是“侠刀”,侠之刀,正是侠之道!

    “人侠步武·天外回天!”

    刀气斩落,飞泻若瀑,浩然正气达九霄,冷艳色三人虽也豁尽全力出手,但终是不敌侠刀威能,各自受创。

    而如同佾云对上冷艳色一般,洛大掌柜又怎么可能不针对嗜血者做下措施呢?以千年神树树汁浸泡过得侠刀划过嗜血者之躯,嗜血者之不死身一时间无法恢复,在场的几名嗜血者无不面色骤变。

    “蜀道行……”

    地狱人形师皱了皱眉,信号发出,却见瑶琴巧韵率领邪能境人马出现,不由分说攻向蜀道行。

    “瑶琴巧韵,你们,该死!”

    再见昔日部下,均已沦为嗜血者,阴阳师睚眦欲裂,怒不可遏。奋力再出一掌,奈何伤势沉重,地狱人形师应招,阴阳师反被震退,再呕猩红。

    “你们,败了,心爱的阴阳师……”

    天盘洞外战火未休,而此刻,有间客栈之内,洛云襄也开始进行计划的下一步。

    岳山天盘洞,带队的是地狱人形师而非希恩,只因为希恩有着更为重要的任务。而洛云襄也知道,若今夜不能救下柳湘音,未来将再无机会。有闍皇西蒙坐镇的闍城,想要将柳湘音带出绝无可能。

    更何况,能否将嗜血者变回人类,尚在未定之数,所以洛云襄不得不搏。

    而就在洛云襄踏出客栈一刻,夜色之下,一道人影跪在桥头,不知道已跪了多久。

    “请先生让我和你一起去救湘音。”魁梧的汉子,五体投地,头紧贴着大地。

    “聂求刑,你不是……”洛云襄分明记得,在准备计划时,已给他服了助眠的汤药,就是为了防止这一幕出现,却不曾料想这一场面最终还是出现了。

    “你可知道,此行九死一生,就算是我也没有全身而退的把握。”

    “吾知道,但是我要去救她,救湘音,还有我的孩儿。”聂求刑道“吾,恳求先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