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四十五章:紫龙华威

第四十五章:紫龙华威

 热门推荐:
    入夜的疏楼西风,不闻鸟语,花香如故,默言歆人如其名,沉默无言,扫帚缓缓挥动,一如往常一般清扫着疏楼西风之外;而穆仙凤为疏楼龙宿煮了一壶茶,然后就开始整理着园中花卉。

    龙宿好华丽、精致,园中花卉众多,不是名品便是珍品,需时常照看。

    龙宿抚琴弦,点涎香,声声清冷,琳琅天籁回响“拨风云,冷弦动,错落盘底苍穹;问千山,江滔涌,谁识渊中蛟龙?”

    “主人心情,似乎不错。”

    “得观一场上乘武决,自是满足。”停下抚琴,龙宿拿起一旁温度正好的茶,浅啜一口“凤儿,今日的茶,不错。”

    “是主人心情好,所以见得诸物皆好。”穆仙凤捂着嘴轻笑。

    龙宿只是笑着放下了茶杯,拿起了玉龙烟斗开始吞吐云雾“仙凤。”

    “是。”

    “君枫白之事,调查的如何?”龙宿的眼中笑意仍未散去,但一双龙目之内,是冰冷果决的冷酷。

    “回主人,已有眉目,君枫白当日坠崖,似乎当真未死。”穆仙凤的心中萦绕着疑惑,君枫白之事,乃是许久之前的往事,就连君枫白这个名字也早已不为世人所知。为何主人会于前段时间忽然提起,更让人大力打探?

    “哈,传令儒门,全力找出此人。”

    龙宿的声音冰冷,嘴角仍带着笑,回想起那道充满了古怪的白衣身影,龙宿眼中的冷意,嘴角的笑意愈发的浓了几分。

    洛云襄,哈……

    “是!”

    就在此刻,暗云涌动,象征黑暗来袭,疏楼龙宿眉头一挑,放下了手中的烟斗,疏楼西风外,嗜血来袭,杀意腾腾。默言歆手持着扫帚,贯彻着疏楼西风守门人的使命,不见半分惊慌,严阵以待。

    “疏楼龙宿,交出柳湘音,自裁谢罪,否则今日疏楼西风上下鸡犬不留。”漆黑的影,散发着不详的气息,凛冽的杀意,几乎可以凝成实质。

    冷艳色、雪飘染、希恩,三大嗜血者联手攻上疏楼西风,一讨柳湘音。

    “柳湘音,似乎是侠刀之女?嗯……”来者直言欲讨柳湘音,让龙宿心中不由疑惑,冥冥之中他感觉自己似乎是被什么人无形算计了。

    “主人,那是……”

    “区区嗜血者而已。”

    恶客临门,无论原因为何,龙宿若不回应岂不是软弱了。伴随一阵自负的笑声,紫龙入手,恍若手握天地,一声剑鸣,犹如开天辟地!

    剑气化紫龙,犹如一去千万里,腾出疏楼西风,紫龙摆尾旋即横扫三大嗜血者,一剑既出,睥睨天下,华丽无双。

    “华阳初上鸿门红,疏楼更迭,龙麟不减风采;紫金箫,白玉琴,宫灯夜明昙华正盛,共饮逍遥一世悠然。”

    龙首缓缓落地,身后跟着穆仙凤,手中还抱着紫龙,希恩三人却不敢轻举妄动,一剑之威烙于心底,若非嗜血者不死之身,三人已是重伤乃至身亡当场。

    “你是,疏楼龙宿。”看见龙宿的一刻,希恩一愣,眼前的剑者服装华丽,满嵌珠宝美玉,光耀逼人,气度超然,当真配得上华丽无双四字,但若眼前之人是疏楼龙宿,那么强闯闍城的那个白衣人,又是谁?

    “吾要找的,是一个身着白衣,剑法不俗之剑客,自称疏楼龙宿之人,你若认识,便将之交出,否则!”

    白衣,剑客……疏楼龙宿第一时间想到的便是隔壁的老道,帮蜀道行救女儿,再把锅甩给自己这种事似乎也很符合剑子的作风;但随后龙宿又想起了一个人,那个人,似乎穿的,也是一席白衣。

    “否则如何?哈。”不屑一笑,是高傲,是轻蔑,虽已思明起始经过,但以龙宿之高傲,又岂会愿意去和嗜血者一类多解释些什么,只听得一阵儒音轻扬,剑上华光一闪。再化一条紫龙出现,剑意弭于无形。再看紫龙仍在鞘中,仿佛利剑不曾出鞘。出剑收剑,动作潇洒一瞬间。

    随剑而出的紫龙盘旋不散,竟是径直卷起三人远飞千里之遥,剑气过处尽是沟壑纵横。

    “嗜血者,不过尔尔。”

    轻摇着华扇,龙宿回到了疏楼西风,默言歆仍是无言清扫着地面,若非那一道剑气带出的沟壑,这一切仿若从未发生过一般。

    “主人?”

    “无事了。”

    “是。”

    洛云襄,这场算计,龙宿自有回报之时啊……

    而在疏楼西风相反的方向,豁然之境,清风徐来,水波不兴,道者,以垂柳为帘,溪流为枕,明月为伴;似是感应到了什么,往紫龙剑气飞过的地方看去。

    “哎呀呀,不知道又是哪个惹到了那位华丽无双的龙首啊,啧啧啧。”

    剑子摇着头,拂尘一扫,随即迈出了豁然之境“好友大发雷霆,作为好朋友的吾自该前往关心才是。”

    千里之遥,紫龙剑气也缓缓溃散,直到此刻希恩、冷艳色、雪飘染三人方才落地,虽有嗜血者不死之身,但两道紫龙剑气,也让三人狼狈不堪。

    “看来那人是假冒疏楼龙宿之名,该死!”每每回想起那身白衣,那张面孔,希恩总感觉自己的杀意便又上升了一分。

    “带走柳湘音身份之人不明,嗯……”

    希恩思绪流转,看向冷艳色和雪飘染二人,下令道“你们二人,潜伏于武林道中,暗中探查消息,若得情报,不可轻举妄动。”

    雪飘染、冷艳色二人点了点头,各自消失于黑夜之中。希恩也随后返回闍城禀报情况。

    而在冷艳色和雪飘染刚分开行动,暗处,却已被一双冷眼盯上。

    悠悠婉转的旋律,不似中原乐器,提琴拉响,奏出一曲声调怪异的曲目,那是一首,无人听闻过的——葬歌!

    神魔不许,千年孤单;月下狂想,四分之三。

    一曲葬歌拉响,月色之下,银枪指路,锁定冷艳色。

    “以诸神圣灵之名!”

    黑衣随风而舞,银枪诛邪,象征驱魔人、嗜血者的百世恩怨,如今再开揭幕。

    “净化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