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五十一章:闍皇西蒙

第五十一章:闍皇西蒙

 热门推荐:
    琅琊别苑,三处战火,殊料意外闯入。卜魂马车穿行战场搅乱战局,柳湘音被卷入马车,聂求刑遭穿心而过生机尽夺,一切的一切,变故仅发生在数个呼吸之间。

    沾满了亡者鲜血的手巾从空中无力的掉落,遮掩着亡者最后的狰狞面孔,为眼前的场景添上了一分肃杀。

    优雅深沉的黑色,妖冶狂傲的红,大异于中原之人的装束,来人自空中缓缓而落,右手轻按着礼帽,帽檐恰到好处的遮掩双眼心绪,尚且残留着余温的尸体就在其身前,却让他的双眼自始至终没有产生过任何的波动,仿若杀了一个人,就和碾死一只蚂蚁一般,全然不值得挂心。

    “西蒙,幸会诸位。”嗜血者之皇浅浅一笑,礼仪周到的纵然龙宿在此也挑不出半点不是,只是笑的不见半分温度,明明日头还未落,但已叫在场众人感觉一股透体寒意。

    果然是西蒙……

    剑子面上闪过一丝凝重,嗜血者人员配置,洛云襄已全无保留的告知了剑子、龙宿等人。一身红黑色的绅士打扮,不惧日光的嗜血者,只有一人——闍皇西蒙。

    “今日,吾只为迎回闍城的夫人,双方的争端,吾并无参与的兴趣。”西蒙风度翩翩的说道,自始至终他的眼睛都只看着剑子仙迹,他感觉到,眼前之人,是在场的众人中唯一能给他带来威胁的人。

    剑子峰眉怒敛,古尘挡关,嗜血者三番两次针对柳湘音下手,已让剑子对洛云襄所言信了七八分,再加上聂求刑之死,更让剑子心头怒火炽烈“柳湘音今日你带不走,聂求刑血债,古尘誓讨!”

    “何必如此呢。”西蒙嘴上轻叹一声,然面上已见冰冷。

    铮鸣一声古尘动,顶峰闍皇武决开!超凡的身影,心带怒意,步步凛杀。

    西蒙面色自然,姿态优雅,双手开合间,浑然邪劲狂扫四野。

    “好强的黑暗力量。”

    “阁下亦是不差。”

    各自惊异对手能为,但手上交锋却是不见停歇,古尘动风云,剑子誓血聂求刑之仇,也绝不会让西蒙带走柳湘音,剑招连环,皆是不世之招,行云流水之间,尽宣道者心中不平。

    西蒙提纳至极黑暗之力,招招猛狠,步步玄妙,威动河山。

    “秋水不染尘!”

    心知对手不凡,剑子仙迹极招上手,真元回溯再凝真,三尺秋水化剑光,盈盈烁烁,剑锋直扫逼西蒙。

    西蒙见状,双掌运纳黑暗之力,招起掌落,狂暴的毁灭之能席卷而出。

    极端碰撞间,大地显混沌,古尘锋芒稍进一分,迫得西蒙接连后退;然而随即,西蒙右手钳住古尘剑,左手有若利爪一般,迅猛快攻而出;剑子右手持古尘,左手同以拳掌应招。

    高下之争,生死之决,在两只手间,方寸之中显得更为激烈,随后更见腿上争锋,攻防进退,更是丝毫不见退让。

    “佾云,趁现在救回柳湘音。”剑子朗声道,佾云闻言,随即往卜魂马车奔去。

    而不知何时,伪装的叶口月人三人已悄无声息的离开了战局。

    “阁下这般行径,未免太过小气了。”

    “不管黑猫白猫,能抓老鼠的就是乖猫呀。”

    “哈。”

    西蒙轻笑一声,右手直接放开,任由古尘透肩穿过,西蒙仿若未觉,趁剑子错愕瞬间,右掌迅出击退剑子;随即身化黑影丢出几团阇皇血焰,有若跗骨之蛆,佾云无奈,挥剑自保,脚下步伐随之一顿,西蒙眨眼已站在了马车之上。

    而仅仅只是这短短时间,西蒙肩膀的伤口已是恢复如初。

    “嗜血者不死之身,果然恐怖。”剑锋一转,剑子仙迹腾空而起,接连数道剑气出手,西蒙同以掌气以应。

    “阁下若有兴趣,西蒙不介相予,如阁下这样的强者,闍城欢迎之至。”西蒙以掌迎锋刃,指甲和古尘激烈摩擦,散出点点火星。

    “哈,剑子最喜欢的就是晒太阳,不死长生虽好,但没了光明,一片冰冷,人和虫鼠腐尸何异?”落下马车,剑子再度跃起,“剑影无踪!”

    剑影无踪,身影瞬化,但见十余个剑子仙迹同时出手,攻击范围笼罩整个卜魂马车。

    “阁下在光明而言黑暗,未免不知其实,也许阁下投入黑暗方知,相较于人类的虚伪兽行,我们嗜血一族表达情绪更为直接。”闍皇血焰同时自西蒙双掌翻涌而出,有若两道火蛇,横扫四周,剑子分身顿时消融。

    “就如同你现在恨不能杀了我却依旧彬彬有礼这般直接吗?”招式再度被破,剑子落在地上,眉头紧锁,面色凝重。

    “口舌之利,未免无趣啊。”西蒙按下了礼帽,“剑子仙迹,三教顶峰之一的道门顶峰,汝之实力,西蒙见识了,期待下次再会。”

    “什么!”剑子仙迹举剑再攻,却见卜魂马车已钻入了玄妙空间之中,消失不见,古尘一剑落空。

    已从洛云襄处知道柳湘音腹内孩儿对于未来的影响,剑子仙迹岂会由西蒙这般轻易离开,然而迷雾渐起,剑子追下却是全无下落。

    “不妙,速寻洛云襄蜀道行一商对策。”

    而在马车内,方自苏醒的柳湘音惊魂未定“你,你是谁?!聂求刑呢?剑子前辈呢?”

    聂求刑?西蒙又想起了那臭烘烘的血,恶鬼的血,确实让他感觉深深的厌恶;至于剑子仙迹,似乎是不打算轻易放弃了……

    “吾,会治疗汝之双眼。”

    西蒙心内有些不耐,面前的女人实在是有些聒噪,但嗜血族千年大计在前,他只能忍耐。

    “至于你口中的聂求刑和剑子仙迹,他们还在缠战,放心吧,不会有事。”

    “缠战?他们?”

    “好了,你好好休息吧。”异力流转,柳湘音随即沉沉睡去,马蹄嘀嗒,却不是闍城的方向,既然此次出来,能解决的麻烦,自然该多解决一些。

    根据着阴阳师提供的情报,卜魂马车飞快的前进着。

    而西蒙的下一个目标,则是血堡教父——查理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