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五十七章:云襄反计

第五十七章:云襄反计

 热门推荐:
    魔龙杀局开死道,毒酒钩魂命难留。朱红染月人如柳,诗号声喧留客舟。

    君子红尘迎敌虏,有间逍遥问谁谋?兵歌千载阴阳路,十二有恨刀素裘。

    悬空岛上酒一杯,致命的毒素,无声的剧毒,魔龙祭天布计,九幽率领众军全力围杀卧江子,就在卧江子性命垂危之刻,诗号声响,惊见正道群侠齐至,出乎意料的变局,九幽料所未料。

    “洛云襄你!”正道众人齐至,九幽愕然。

    而洛云襄仿若未察一般,轻摇着纸扇来到卧江子身旁,摸出两枚药丹就塞进了卧江子嘴里,“别装了,起来了。”

    “咳咳。”

    只见在九幽的诧异目光中,卧江子又咳了几声,竟是又悠悠站了起来,面色虽然有些苍白虚弱,但哪里还有方才命如残烛的模样?

    看到眼前这般场景,九幽若还是不知道她已中计,就枉为叶口月人之主了。

    “九幽。”洛云襄见卧江子无恙,转头看向九幽等一众叶口月人“撕毁和平协议,谋害卧江子,你还有何话说。”

    “洛云襄,汝算计吾!”

    “是汝自己的野心害了自己。”洛云襄唰的一声收回折扇,淡漠道。

    九幽闻言只是冷笑“不要忘了,你们现在身处何地,今日,既然都来了,那便刚好一网打尽。”

    “确实是一网打尽,不过被一网打尽的,是汝,银狐,放铭双。”

    意外的话语,意外的人,九幽一愣,昔日铭双和苏扬情义深厚,有如亲兄弟一般,九幽为了围杀卧江子特意将铭双派了出去外围巡逻护守,不料却出现在了中原一方。

    “铭双,汝是要背叛幽皇吗?!”稽咸在一旁怒声喝道。

    铭双先是沉默,随后应声道“是幽皇不愿相信铭双;更是幽皇撕毁和平协议,欲将叶口月人拖入战火之中,吾不忍见叶口月人就这般伤亡下去。”

    “少和他废话,背主之人还好意思站在这里吗,还不退下!”铭双作为叶口月人四执首之首,号召力非同一般,邱霍蛉叶心知铭双若多说一句,便是削弱叶口月人士气一分,所以连声呵斥道。他心知铭双性格,必然不会再待在战场之上。

    果不其然,铭双闻言,再一次沉默了,洛云襄和卧江子相视一眼,卧江子上前小声在铭双耳边说了些什么,铭双长叹了一口气,随后便离开了。

    “不愧是叶口月人的辅权,果然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就是不知道,没了铭双,再少一个。你们可还能胜!?”洛云襄一声轻笑,纸扇一展,任飞扬随后带着一名红发少女上前,赫然正是袖权的掌上明珠——绣墨。

    “绣墨!”眼见爱女被擒,袖权睚眦欲裂。在原本的历史上,见绣墨被魔龙祭天伪装的卧江子化身为九幽杀死,袖权甚至直接与九幽冲突,由此可以看出绣墨在这位氏叶部执首心中的分量。

    “绑人妻女为质,正道你们的手段未免下作。”九幽对麾下了解颇深,自然也知道绣墨对袖权的重要,眉头紧皱着道。

    “哈,先以百姓为质,又欲擒柳湘音威胁侠刀,叶口月人的手段又能光明到哪儿去?九幽,若这样的方法只能坏人使用,那好人,也未免太吃亏了。”洛云襄随后又看向袖权道“袖权,绣墨姑娘完璧以归,换汝晚半个时辰入战如何?”

    “你!”

    听闻洛云襄之言,袖权怒归怒,但心中不可避免意动。他对九幽忠诚不假,但对女儿绣墨更是慈爱,若为九幽而导致绣墨有所损伤,袖权是绝对不愿的。但若就这样弃战,袖权身为军人的骄傲又不允许他这样做。

    半个时辰,叶口月人和中原的交战,当不至落败……

    “袖权,你也要背叛吾吗!”九幽凤眉一凛,冷声道。

    “幽皇,吾……”袖权看了眼九幽,叹了口气,往绣墨处走去。

    截止这里,一切都如同预想啊……

    柳湘音、苍白奇子被擒,洛云襄不可避免的陷入消沉,甚至一度萌生了就这样安安心心开客栈,不涉入江湖事的想法;毕竟历史证明,纵然没有他干涉,苦境的危机也会被解除,完全没必要去节外生枝。非要形容的话,大概就跟颓废的剑非刀一般。

    幸运的是剑非刀遇到了任导游,成为了剑非道;而洛云襄遇到了剑子,如今从容豁达的剑子仙迹曾经也非是如此,昔日的剑子也曾鲜衣怒马,轻狂,不可一世,只是经历让其满满沉淀,成为了如今豁达从容,天下无双的道门顶峰。

    这其中的故事,甚至有让洛云襄披上兰陵笑笑生的皮,写一本道门顶峰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的冲动,只是想到可能写出来要被三教顶峰联手追杀,只能打消了。

    多亏的剑子的鼓励,洛云襄重新振作,再一次借助先知优势开始布局。

    而这场局的第一步,便是铲除棋盘上的不稳定因素,例如魔龙祭天,又比如九幽领导下的叶口月人……

    不过洛云襄还记得他和卧江子、铭双二人的约定,迈步走出“九幽,如何,到现在你还觉得你稳操胜券吗?”

    “哼,兵力优势尚在,吾为何不能胜?!”

    在霹雳你给我讲什么兵力优势,洛云襄看着明显有些色厉内茬的模样,不觉有些好笑。

    “如此,战火难免啊。”洛云襄叹了口气“刚好第三战,幽皇和蜀道行皆未尽兴,不如第四战,还是由二位圆满,蜀道行败,我方就此离开,全当此事未发生过,双方依然共抗嗜血者;若幽皇败……”

    九幽败,结果不言而喻。

    九幽性情刚强,自成为邪帝传人,何时受过这般强逼,欲开口呵斥,但还是强行按压了下来。眼前的局面,容不得她拒绝,失去袖权、铭双两大执首,叶口月人高端战力并不占优势。

    “蜀道行,那便再战吧。”

    “可!”

    同时一步迈出,风尘起,气浪卷,悬空岛上,邪帝、武痴之争,再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