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六十五章:王者末路

第六十五章:王者末路

 热门推荐:
    天禁不日城,嗜血族的最后据点,圣行路,佛牒开,最终一战,佛剑分说誓将灭绝希望的未来,于此处改写。

    一路败退的西蒙,看着眼前面容坚定的佛者,长笑,笑声回荡于天禁不日城中。

    劫数劫数,大计未成,却已将临末路,西蒙邪之刀出手,誓守嗜血一族最后的骄傲。

    仅一瞬,紧逼的气氛便已被打破,第一击,圣行者、嗜血王磅礴交会,邪之刀佛牒碰撞,皆不见退让,只见佛剑分说再提佛元,誓断罪恶,西蒙邪刀锋寒,沉稳以应,霎时,利劲横扫,气盖八方,强者之争,招行起落,已是数重生死轮替。

    “佛剑分说,不差!”

    “往生渡死,佛牒斩罪!”

    数十招过,交手的双方同觑对方破绽,佛牒、邪之刀同时斩落,佛牒斩在西蒙左肩,而邪之刀同时贯穿佛剑右肩胛,却不曾听闻二人发出哪怕一声,鲜血四溅中,二人再对一掌,各自倒退,佛剑右肩血流不止;而西蒙的左肩,嗜血族之体发挥功用之时,伤口处却见佛邪之力互冲,不死之身不仅未能恢复伤躯,更再添伤创。

    “邪兵卫!”西蒙眼中露出一抹惊讶,在他的计划之中,想要吞噬三光非邪兵卫之力不能成,然而还未待其开始谋划,便已被洛云襄等人打上了门来,不料却在最后的末路,看到这一力量。

    “知道千年树汁对我无效,所以以佛邪之力互冲来克制吾之不死身,想来也是那洛云襄的谋划,只是,你以菩提不坏金身,容纳至邪力量,又能坚持多久?战后,你之佛门根基,又能剩得多少?”

    “分说,不分说,不由分说,佛剑分说,纵堕无间亦不悔也。”

    “那便,同入无间吧!”狰狞面孔,嗜血杀相,西蒙尽提根基,邪元纳劲撼苍穹,整个天禁不日城皆隐隐受到影响,“闍血斩!”

    “万谛一灭!”

    佛门至圣之招,嗜血皇族绝式,佛者决闍皇,今朝战生死,越战越烈,两股撼世雄力交迸,空间一时竟为之震裂,天地更为之战栗,眼见轩轾未分,成败未决,西蒙再纳闍皇血焰,一掌按下。

    “大轮天指!”

    佛剑见状,亦提极招,双指运化清圣气,对上至邪血焰。

    同见红,同退步,二人双目却是愈发清明,二人皆不由对手喘息,回身,出剑,运刀,二人足下所立,寸寸龟裂,双足下陷,不让半分。

    而此刻,洛云襄三人也已赶至天禁不日城。

    “是佛剑!”蜀道行没有想到,洛云襄竟然连此处,也安排了人手。

    他到底对嗜血族,了解多少……

    而洛云襄,则是按下了欲出手的四分之三“此战,交给佛剑吧。”

    原本的最终之战,是该由佛剑与吸纳半数邪兵卫之力的邪之子在未来进行,但现在邪之子再无成长的机会,所以佛剑和西蒙,算是变相的一种决战。

    “蜀道行,你先去带回和邪之子吧。”

    “往向佛印!”

    卍字印开,于此同时,西蒙步踏血焰火海,一方清圣梵唱,一处血焰滔天,互冲之际,战再开,佛牒、邪之刀,瞬息之间,已碰撞数十合,圣器、邪刃,招起招落之间蕴藏百样杀机,战中的两人,皆已是负伤连连。

    然心念、责任支撑着战局中的二人,始终不见后退半分。

    “万念一击!”

    佛牒蓄力,化宏大剑影斩落;却见西蒙横剑应招,剑影斩下,大地留下一道沟壑,西蒙连连倒退,佛剑紧追而上,再一招,刀剑再交击,西蒙再度倒跌,和先前睥睨之姿,大不相同。

    “时间,该到了呀。”

    佛剑心生疑惑,但佛牒斩业不见止,却见九霄雷霆动,佛剑佛牒再斩“佛雷!斩业!”

    佛诛邪,雷断业,只见佛牒引纳九霄雷霆轰然斩落,惊见西蒙作出惊人举动——

    佛牒入体,同时也是佛雷入体,西蒙却是不见反抗,任由鲜血滴落,邪兵卫之力自佛剑体内注入西蒙体中,嗜血族之不死身不仅没有回复,反而让西蒙愈发痛苦。

    “哈哈哈哈哈。”

    步临末途,西蒙仍在放声而笑,一手擎住佛牒,另一手利爪探出,穿透佛剑身躯,随即血焰引动,佛剑分说无法抽身,登时血焰灼体,痛苦难当。

    “佛剑!”洛云襄欲救援,却只见佛剑手持佛牒,纵是血焰焚身,也未见退步,而是再引佛元“渡生赦罪·剑断轮回!”

    渡生赦罪,剑断轮回,浩荡佛力透过佛牒径直在西蒙体内引爆,西蒙本已是千疮百孔的身躯在这一刻彻底不堪重负,佛气登时爆体而出,西蒙本身亦是倒飞,嗜血族之王,终临生命之末。

    “呃!”

    就在西蒙抽手的那一刹那,佛剑同时跪倒在地,鲜血如注,佛牒支撑着佛者身躯,不见倒下。

    “佛剑!”洛云襄等人连忙走上前,却只闻佛剑嘴唇轻轻颤抖,虚弱的吐出几个字“邪……邪兵卫……之力……西蒙……”

    “什么?!”

    洛云襄看向西蒙倒飞的方向,佛剑分说自西佛国借出的邪兵卫之力不过极少的一部分,但作为至邪至暗之力,也已足以让西蒙这一类黑暗一族脱胎换骨,就在洛云襄三人准备应对西蒙之时。

    只见一双血翼,带动着一个人冲天而起,而落处,却是天禁不日城之顶的王座之上。

    西蒙满身尘埃,不复昔日优雅高傲,他感受着那股力量,在他的体内涌动,但他也知道,纵然有了这股力量,他也无法反败为胜,倒不如传承下去,等待未来嗜血一族东山再起……

    邪之子,吾儿……

    “古墓得不到满足,天堂容不下真相;地狱管不住狂傲,人间止不了卑微。圣界因吾而诞生。”

    不见动作,不见战火,西蒙高坐在王座上,闭上了眼。

    一道黑光,自西蒙身上升腾,于此同时,邪之子竟是飞起,承接西蒙的最后力量,连同残余邪兵卫之力源源不断注入到邪之子体内,嗜血者的最后传承,谁也阻止不了。

    “哇,哇,哇,哇……”

    这一刻,婴儿发出了哭声,回荡在整个天禁不日城,也只有婴儿的哭声。

    古墓终埋尘土,天堂不存血翼;地狱仍旧罪恶,人间再无闍皇。圣界终归虚妄……

    高坐王座的闍城之皇,一如往昔冷酷,头微微低下,宛若长寐,体内圣气激荡,邪气翻涌,佛邪互冲的力量灼烧着沉睡的皇者,腾出缕缕黑烟……

    这嗜血之躯,是天生的责任,哪怕是不惧阳光的身躯,也逃不过被光摧毁的命运

    一生征战,最后还剩什么?不过婴儿的一阵哭啼……

    弥留的最后一刻,西蒙笑了,一闪而逝的笑容,最后的意味,只有闍皇自己,心内明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