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六十九章:试探

第六十九章:试探

 热门推荐:
    不解岩上,佛剑分说盘坐在此,静思救世之途。此番时空穿越,得到关键情报,又有洛云襄计划,终将嗜血末日提早完结。

    邪之子安置在洛云襄的客栈内,有蜀道行、卧江子等人自小教导,若能适当约束,其身上邪兵卫之力用于正途,倒也是一件幸事,但仍不可不防……

    静思片刻,佛剑分说宛若老僧入定,若有若无的梵钟声响,似敲在耳边,又似响在心中,与不解岩附近的瀑布水流声,遥相呼应。

    忽然间,气氛异变,非是暗云遮空而来,反倒天际火光大作,不寻常的火烧云,吹起一片热流炎风,梵钟声停,佛者睁眼,盘坐之身未动,佛印已在胸口之前结印完毕。

    “往向佛印。”

    缓缓道出四字,象征着佛者的波澜不惊,自盘坐之地由小化大的“卍”字,包裹住整个不解岩,而在此时,随着热流炎风而至的,是连绵不绝,不知源头的火红刀芒。

    刀气自四面八方而来,却被往向佛印一一化解,隐藏身形的来人眉头一皱,暗提六分元功,自暗处挥刀一斩,登时,天地泛红,炎流火舌席卷天地,化作一柄真元长刀,凌空压下。

    佛剑分说见状,起身凝剑指,心一动,引动往向佛印收缩,“卍”字回旋化纳所有刀气后自脚下升起,最终化作极小的“卍”字在剑指指尖回旋。

    “大轮天指。”

    战斗的智慧在此展现的淋漓尽致,佛剑分说以一招元功,先后催动两道招式,往向佛印所吸纳的刀气更是加强大轮天指威能。

    一指点出,刀芒破碎,佛力余势不减,贯向不解岩西北某处,登时惊爆一声,地动山摇。

    “不在此处,那便是此地了。”

    佛剑分说一击不中,判断之中的另一处,便是藏着敌人的所在,心动身动,佛者身一甩,佛牒自背后悬空落下,稳立在不解岩之上落地瞬间,剑鞘自动打开,佛气冲霄而起,梵字真言随之而起,盘旋在佛牒四周。

    随后,拔剑在手,佛剑分说转守为攻,体内佛元与佛牒圣气贯通,在四周化作火红色的莲花,莲花边旋转边缩小,最后汇入佛牒之内,佛剑分说随后一斩,火焰剑芒袭向另处。

    “焚风火莲。”

    以火攻对火攻,判断出敌人位置的佛剑分说剑斩而出,暗处之人心知自身已被发现,此招过后再不退走,就是被逼现身之时。

    “喝!”

    长喝一声,元功再提一分,一片赤红之中,只见刀身有一圆形缺口的阔身平直方头大刀挥动,挥出一道巨型火流,犹如大日临世。

    “归阳不复!”

    火剑,炎刀,半空碰撞,火流互相吞噬,佛牒圣气更胜一筹,压倒刀芒卷向源头。

    “嗯,佛牒圣器,佛剑分说,名不虚传,离开。”

    暗处之人观察见状,思索之间,再发两道刀气,一道阻拦焚风再进,一道暂阻佛剑分说,旋即化光离去,始终未露身形。

    佛剑分说将刀气弹开,佛牒归鞘,再度背在身后,“试探之人,暗流。”

    落下六字,再无声息,佛者继续盘膝打坐,仿佛方才之战未曾发生。

    日升日落,北隅王城市集之内,繁华如故,却见一处布袋戏台精致玲珑,伴随定场诗声响起,手持着布袋偶的人,一身白装,其貌不扬,舞动着布袋偶,拉开戏幕。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掌上风云起,笑谈弄乾坤。说书唱戏劝人方,三条大路走中央。善恶到头终有报,人间正道是沧桑。且说悬空岛上,九幽毒计布连环,叶口月人精锐尽出,卧江子中毒在先,身受重创在后,顿入危局……”

    布偶翻飞舞动,硬生生将一出九幽毒计陷麒麟,云襄反计定乾坤在方寸之间演绎的活灵活现。

    弄三平,是北隅皇城里颇有名气的布袋戏班班主,他的演出,不演史实故事,而演的皆是当时武林所发生的事情,故广受欢迎,每次演出定然是座无虚席,今日亦不例外。

    直至演出结束,众多观众散去,弄三平方才缓缓收拾东西,准备返回,殊料此刻变数骤生,漆黑的空间径直将弄三平笼罩,弄三平再睁眼时,眼前已是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地域。若是洛云襄在此,便可一眼认出,此刻弄三平所处的,便是冰城五名意识能者其中之一孤影的异能——影界之内。

    “这是,这是……”眼见如此诡异景象,弄三平心中慌乱不已,前后左右前行,仍是空无一物,弄三平心中更是慌张,声音都带上了几分颤抖“不知好汉,在下弄三平,布袋戏班班主,囊中还有些钱财,若好汉急需,在下也愿解囊,权当江湖路上,结交一个朋友……”

    “布袋戏班主,弄三平,哈。”此刻,黑暗之中,一个声音悠悠传出,“那不知,吾该称你为弄班主,还是……弄太医!”

    “什么,你,你是谁!胡言乱语什么!”揭破平生最大隐秘,弄三平更显慌乱,心中惊异难止,竟是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胡言乱语吗?哈。”暗处之人冷笑一声“昔日你诊断出太后身怀死胎,害怕牵连因此连夜出逃隐姓埋名,后又听闻太后平安诞下皇子,遂隐身于市井暗中查探消息,你之所作所为,真以为能瞒天过海吗?!”

    “你,你究竟是谁?怎会知晓这些。”

    “哈,吾是谁,你不用管,北辰皇朝之皇权,不容旁支假凤玷污。”于此同时,黑暗之中,一册书籍自黑暗中甩出落在弄三平手中“明日起,便演出这一出狸猫换太子吧。”

    狸猫换太子?!

    弄三平几乎是以一目十行的速度看完了整个剧本,看完之后,弄三平整个人都愣住了。

    他知道,此剧一出,北辰皇朝必然大乱,他作为北辰皇朝子民,岂能……

    但他深受先皇恩德,又岂能看着不是先皇的血脉,坐在那个位置上……

    弄三平陷入沉默,而与此同时,影界散去,仿若无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