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七十六章:阴谋连环

第七十六章:阴谋连环

 热门推荐:
    静谧,或是死寂,今日的般若海,浪静,风平,不见涟漪波澜起。

    随后,却见两道化光闪烁,星象图、白手套,再度出现于般若海上。

    “北极龙星,龙腾般若海天。”

    “太微月主,月映七政枢机。”

    星象图泛着淡淡紫光,上边的千般玄妙隐现,闪烁不定,仿若一个人,千般面目,叫人难以辨识清楚。

    “计划的第一步,已经开始了。”星象图言道“双佛并现,天地异变,如今佛将至,佛牒仍未在手。”

    “佛牒未在掌握,后续谋划不过镜中水月。”白手套淡漠道“无如意法,汝难能兼容邪兵卫之力。”

    “佛牒未至,只因风浪不够,难掀浩荡,出手金银再现,北武林将再陷恐怖之中,北辰皇朝人人自危矣。”

    “哈。”

    就在此刻,天际一道火光,落处便化作一道赤刃,燃烧着熊熊烈火。

    “三弟,佛剑分说如何?”星象图问道。

    “不差,够劲的对手,引起东方鼎立的兴趣了。”赤焰长刀颤抖着,似是在欣喜,雀跃,兴奋。

    “哈,三弟放心,佛剑分说,注定是你的猎物。”星象图飘飞着,发出阵阵冷笑,“下一步,开始进行吧。”

    北隅皇城,今日依旧人声鼎沸,由于皇城剑祭将近,无数知名的剑客、铸剑师纷纷聚集于皇城,使得北隅皇城更显得热闹万分。而人一多,谁也不会注意到,不知何时,原本在街头上演着布袋戏的艺人班子已悄然消失了。

    酒楼的二楼,渡江修、北辰元凰对坐着,透过窗子看向楼下不远处的剑祭台,虽剑祭还未正式开始,但已是有不少人于台上一展身手了。

    “元凰。”渡江修端着的酒杯又放下,有些欲言又止。

    “嗯?”北辰元凰看向同自己自小到大的玩伴,虽然渡江修还没说出来,但北辰元凰已知对方想要说什么,缓缓展开了扇子“江修,你想说的,我都明白,但民言如水,堵不若疏,且毋论吾现在还未继位,纵然坐上那个位置,民众之间的讨论也不是强力可阻止的。”

    近几日,关于北辰元凰身世之事在已是闹得满城风雨,街头巷尾皆可见得人讨论,分明是有人自其中推波助澜,然而北辰皇朝暗卫使尽了浑身解数,也不过抓获了些传谣的普通百姓,而幕后黑手始终不见踪影。

    “但你可知,若持续下去,你继承皇位之时,必生动荡。”

    “哈。”听着好友之言,北辰元凰只是一声苦笑,以他之见识,又如何不知长此以往言论必然影响到朝中大臣的意见。但他又能如何?下禁口令吗?如此岂不是更显心虚?

    “吾为父皇嫡子,长子,当今北辰王朝太子,若说吾血脉不正,岂非无稽之谈?”北辰元凰以纸扇遮住嘴角的苦涩,昂然说道“让吾证明吾自己,实在是可笑至极,相信朝堂诸人,自有论断。”

    说着,北辰元凰斟了两杯酒,一杯推到了渡江修的面前“江修,多谢你。”

    “哈,客气。”渡江修也不客气,端起来一饮而尽“你吾不是兄弟,更胜骨肉,不论发生何事,渡江修皆挺你到底。”

    不论你之血脉真假,在渡江修的心中,北辰皇朝的太子,北辰皇朝的皇,皆只有一个——北辰元凰!

    天锡王府之内,自朝会而下,返回天锡王府的北辰胤,却面对了一个本不该出现在面前的人,或者说,此人,早已不该出现在这北辰皇朝之内。

    “是你,四妹,你回来了!”骤见早已分别许久的胞妹,纵然沉稳若北辰胤也不免感震。

    “三皇兄,好久不见了,皇兄仍是英武非凡。”站在北辰胤对面的,是一个穿着暗红色衣裙,温婉若水的女子,嘴角噙着笑意,对北辰胤道。

    北辰泓,昔日北嵎皇城的四公主,早年因故出走皇城,被贬为庶民,自此鲜有消息传回。北辰胤依稀记得,上次接到自己这位胞妹的消息,已是年前之事,北辰泓自离开皇城之后,去了何处,做了什么,无人知晓。但北辰胤心内明白,北辰泓回来,便意味着有一人,要出手了。

    普天之下,能让北辰泓代为出面的人只有一个,那人居住于萧然蓝阁,位居北辰皇朝太傅……

    “是太傅传讯吗?”兄妹谈笑了几句,话题随后转入正题。

    “皇兄仍是如此智慧。”北辰泓微笑着道“阶飞有话,托我转告皇兄。”

    “请说。”

    “凰儿乃是他看着长大,一手培养教导,有如亲子。”北辰泓道“无论皇城之内起何等波澜,北隅太傅的学生,只有一人,北辰元凰。”

    “这是自然。”北辰胤闻言,眼中闪过一道精光。玉阶飞所言,已表明立场,也意味着他北辰胤接下来可放手施为,需知整个北辰皇朝上下,他北辰胤忌惮的,只有玉阶飞一人而已。

    “那小妹就先告辞了。”北辰泓笑着道。

    “今夜为兄于家内摆宴,也会邀请大哥前来,我们兄妹很久没有聚齐了。”

    “我明白了,请。”

    而在北辰泓离开之后,北辰胤回到书房之内,书房的桌案前,魔龙祭天静静站立,仿若一尊木偶,不知已站立了多久。

    “嗯?叫先生久等,为何先生不落座等待呢?”

    魔龙祭天拱了拱手,方才坐下道“王爷未赐座,身为属下岂可贸然坐下呢,每个人皆有自己的位置,魔龙岂敢僭越。”

    “哈,先生严重了。”北辰胤笑着道,心内却对魔龙祭天更高看了一层。知进退,明白自己定位之人,虽有野心,但他仍可放心使用,这一类人,只需保证自己永远比他强即可。

    “回禀王爷,先前传播谣言之人弄三平,已有下落。”

    “哦?”北辰胤眼中一冷“何处?”

    “楚府!”

    魔龙祭天头微微低下,整个人的身形深藏于阴影之中,仿若一条毒蛇,一道暗芒自其双瞳中,一闪而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