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七十七章:楚府劫难

第七十七章:楚府劫难

 热门推荐:
    楚府,在北隅皇城之内,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楚府的主人,乃是楚王孙,有‘北隅首富’之称。

    权财二字亘古便难以分离,楚王孙既为北隅首富,在皇城之内,自是少不得关系。楚王孙自身亦是知进退之人,钱财打点,乐善好施,赈灾救济往往未见小气。故数十年下来,楚府积累了不少人望。而楚府的公子楚华容,也成了太子北辰元凰的伴读,楚府的地位更是水涨船高。

    “此事,可查证属实吗?”牵扯到楚府,北辰胤显得略微谨慎了些,楚府的生意,和王朝内不少官员皆有牵扯;楚王孙更是有明的大善人,若是无足够证据贸然动作造成连锁反应,纵然他是皇朝的三皇爷也难能承担这样的风险。

    “前段时日奉王爷令暗中调查,发现弄三平被人带走,带走其的人,正是楚王孙之女,楚华容。”魔龙祭天回禀道“属下随后便安排人手日夜监视楚府,弄三平至今尚隐藏于楚府之内,未见脱出。”

    “嗯,有趣。”北辰胤轻轻敲打着桌面,淡漠道“楚王孙自入北隅以来,其财力为北隅贡献颇多。”

    “但谋逆大罪,岂可轻纵啊,王爷。”

    魔龙祭天的头低的更低了,他明白北辰胤的意思,先斩后奏,突入楚府,或可查出弄三平,将楚府谋逆的罪名坐实。但先斩后奏本就是极易落下把柄的东西,更何况值此太子即将登基之特殊时刻,焉知不会引起未来皇帝的忌惮?

    “特殊时刻,本王也不能妄为动作,还请先生细思一条良策教我。”北辰胤的目光落在魔龙祭天身上,端起茶杯浅啜了一口。

    魔龙祭天静默,北辰胤的考验突如其来,他相信被赞为“北辰皇朝第一人”的北辰胤,不会想不到破局方案。眼前的情况,说是问策,更像是来自北辰胤的试探。

    是因为吾建议其先斩后奏对楚府动手,引起北辰胤的疑心了吗?真是心思深沉的枭雄……

    纵然知道北辰胤心中已有想法,甚至可能和自己的想法一样,但如今既是身在天锡王府之中,魔龙祭天也知道该低头的道理。

    “王爷可愿一试打草惊邪之计?”

    “哦?”

    北辰胤的神情不见半分波动,魔龙祭天知道,自己这一着,已是赌对了。

    疑以叩实,察而后动;复者,阴之媒也。是为,打草惊邪。

    “还请先生细言。”

    “详情如此。”

    数日之后——

    皇城人马已是以叛国、动摇国本之罪名,针对多家富商豪门开始进行了调查,一时之间,北隅皇城之内人人自危。

    “喂喂,你们听说了吗,皇城暗卫已经开始抓人了。”

    “现在这事情又有几个人不知道呢,我前日还看到有人被带走调查,好惨好惨。”

    “据传罪名乃是叛国,动摇国本。”一名书生说道“现今太子即位就在眼前,皇城自是不会允许有人传谣,这段时日,大家还是小心为上吧。”

    风声鹤唳,人人自危,而在楚府之内的楚华容接获消息,心中也不免忧虑起来。

    看似是以叛国之罪进行调查,但楚华容心内明了,此刻皇城的目标无疑就是这场谣言的源头弄三平,眼前尚未对楚府动手,只因干系太大,无法如同对待其它家族一般直接登门调查罢了。

    然而随着时间流逝,暴露的风险只会更大,皇城若想动手,一旦处理掉楚府的周边关系,楚府必然也是相同的下场。

    “楚姑娘,现在情况如何?”密室之内,弄三平看着沉思的楚华容道“若是事不可为,姑娘可将吾放出,吾弄三平一人做事一人当,无意牵连贵府,只望贵府记得取得先王琥珀,验证血脉真假即可。”

    “弄三平,你之言辞,是将楚华容看的怯懦了。”楚华容轻摇着团扇道“若是吾要将你交出,那日便不会选择救援你,不过当今局势,你若还留在楚府之内,确实不妥,明日族内有一商队出城,你可藏于货物之中离开,去我师父那里。”

    “这……这岂非是……”

    “无需多言,此刻离开,方是最好的选择,至于验亲之事,吾自会设法。”

    说话,楚华容便离开了。

    此事父亲毫不知情,绝不可因此将父亲牵连进来……

    第二日,楚府商队欲往中原而行,却是少见的由楚华容领队而行,楚王孙虽是疑惑一向对商贾之事不感兴趣的女人为何会请缨领导商队,但出于对于女儿的疼爱,还是答应了。只是也让随队的管家多加照料,以防不测。

    “父亲,那孩儿去了。”楚华容拱手道。

    “去吧去吧,多加小心。”楚王孙轻咳了两声,目送着商队离去,颤颤巍巍的回到了屋内。

    “二弟放心,吾必尽力保得华容无恙……”

    “能保则保,若是保不料,为了计划,那便只好……”

    淡淡的两声低吟,一前一后,随后散去。楚王孙又咳了两声,仿若真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富豪商人一般。

    楚家商队前行,来到皇城关卡处,原本银钱打点通行无阻的关卡,今日却是分外杀气逼人。天锡王府总管点松涛亲自领兵坐镇关卡,见得楚家商队前来,眼中闪过冷芒。

    “今日皇城之内不甚安稳,奉命查验往来货物及商队人员,得罪。”说罢,也不待众人反应,皇朝士兵一拥而上,却是不见弄三平踪影,甚至连带队的楚华容也消失不见。

    而在另一边,北辰皇朝边境暗处,一处戒备缺口,更换回女装的楚华容带着乔庄打扮的弄三平小心翼翼,欲出皇城,就在此刻,却见铁甲林立,二人瞬陷重围之内。

    “不妙!”楚华容心知中计,就在此刻,诗号声响,北辰皇朝第一人阔步迈上,身上散发阵阵凛然杀意。

    “楚歌奏,战鼓嚣,军旗颺,血河漂;日东晓,王权交,临将相,封国讴;万民仰,臣垂腰,龙袍镶,千秋朝。”

    一者打草惊邪,一者声东击西,如今击西失败,邪已现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