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七十八章:地狱刀 金银掌

第七十八章:地狱刀 金银掌

 热门推荐:
    北隅皇城边界处,楚华容声东击西,欲带弄三平离开北隅皇城范围,殊料北辰胤早有所料,打草惊邪之计,一举功成,面对铁甲包围,面前是北辰皇朝第一人拦路,楚华容二人顿陷死关。

    “声东击西,计策不差,皇城之人皆言楚王孙之子纨绔,却不知女公子内中暗藏巧慧。”

    “哈,不愧是三皇爷,看来是吾中计了。”

    面前绝境,楚华容只是苦笑,其内心自明,为震慑皇城之内的谣言,北辰胤绝不会放过自己二人,所以此刻,纵然束手就擒,也已是多余。

    抱歉,师傅……

    心下一叹,楚华容心中已有决意,然而就在此刻,却见森罗地狱大门洞开,刀气若恶鬼席卷,自后方瞬破北隅军阵。

    “地狱刀为罪人开启地狱之门。”

    一声冷言,青幽的刀芒自军阵之内闪出,独臂的刀者,手握地狱刀,一斩寒锋起。

    “嗯?高手!”

    北辰青锋拔剑出鞘,刹时以迅雷不及之势,挺身接战,转瞬刀剑已碰撞十余回合。随后剑归鞘,人静立,北辰胤、寇刀飞殇二人对视,现场气氛一片肃杀。

    “能至此,看来吾之属下已亡于汝手,昔日纵横北隅的地狱刀,虽断一臂,仍有如此能为,令人敬佩。”

    北辰胤自看到寇刀飞殇的刀那一刻,便已看破了对方身份。昔日北武林有一豪侠名号地狱刀,行斩罪除恶之事,为人所称赞,名气不小,但后来却突然销声匿迹。北辰胤却是没想到竟然会在今日遇上这样早已消失的人物。

    “皇朝的三皇爷,名不虚传。”

    寇刀飞殇的微不可查的颤抖着,十余回合的交手,看似平分秋色。但实际却是寇刀飞殇已添伤创,北辰胤之强,寇刀飞殇自认昔日巅峰之时或可与之一战,但现在断臂的他,决然不是对手。

    “容儿,我缠住此人,你带弄三平离开。”

    “师傅。”

    “走!”

    寇刀飞殇再斩一刀,扫清楚华容前进阻碍,随后地狱刀紧迫北辰胤,北辰胤虽知对方打算,但把握胜算,沉稳应敌。再对数招,二人各展绝艺。寇刀飞殇刀起刀落,式式纳首;北辰胤手握北辰青锋,沉稳应招;根基之别,运力之差,使得北辰胤尽展上风,稳压寇刀飞殇。

    “与皇城作对者,死!冰封剑流!”

    剑气落处光寒三千里,寇刀飞殇后退半步,地狱之门再开,一刀直劈惊天剑气,化极寒于无形。

    “嗯,是吾小觑你了?”北辰胤目光扫过,见楚华容身陷军阵,难以脱身,冷冷一声,青锋再指寇刀飞殇,“今日,你们师徒同葬。”

    “容儿……”寇刀飞殇自然也注意到了楚华容身陷困境,但他知道,眼前之敌更是紧要,越是困难,越是危险,越不可急躁,眼前的对手,他必须以十成精神应对,不容分心。

    “地狱变相!”极招再出,寇刀飞殇提十成功力,地狱刀显现青蓝刀芒,隐约可见狰狞面孔。

    “流星泄千里!”北辰胤与此同时也同出极招以应,剑若奔流一泻千里。

    极招碰撞,却是寇刀飞殇力有未逮,势若一分,嘴角见红,北辰胤再挥剑,间法之刻不容寇刀飞殇有半分喘息之机,不过数招,寇刀飞殇手、足皆已是血流如注,但心中一口气,支撑着寇刀飞殇不愿放弃。

    “师傅……”

    而在另一边,面对北辰皇朝兵将,楚华容带着弄三平也未能冲出重围,眼看就要被生擒。

    “你的战意,北辰胤钦佩,但成王败寇,扰乱皇城者,杀无赦!”

    青锋一寒,下一刻便是取命。

    说时迟,那时快,却见十余道掌劲连发,一众士兵未及反应已然中招,中招之处化为金石,更有被命中胸口者,登时身亡。

    “嗯?这种武学,是金银双绝掌?”

    北辰胤惊讶之际,又见女子吟诗,手持竹中剑,飘若魅影,快攻连环。

    “眼盲心不盲,心盲眼何用?”

    快攻的剑招,加上突入其来的金银双街掌,北辰胤一时难辨对手能为,出招之间隐带保留。女子也不缠战,逼退北辰胤后,旋即带着楚华容三人离开。

    “嗯?那女子……竟然会金银双绝掌,莫非和邓王爷有关?”

    楚华容等人脱逃,北辰胤也未再下令追赶。实在是金银双绝掌给那北辰胤的震撼太过巨大,昔日西北十酋十余万人之死,皆因邓王爷,这等血腥手段,任谁都不敢轻忽半点。

    “现回返准备后续,楚府,不该存矣。”

    而在另一边——

    “多谢……夫人救命之恩。”楚华容看着面前的女子,双目无神,分明是盲女。但不知为何,在看到女子之时,她的心内竟是翻涌起一股无名悸动,这是楚华容在面对楚王孙时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多余的言语,无需客套。”女子别过头,冷声道“无救你只为问你一事。楚王孙,你可曾听过这个名字。”

    “楚王孙?”楚华容面露疑惑“姑娘为何提起家父?”

    “家……父?”盲女闻言,踉跄后退几步,对着楚华容的方向,再接着道“你说,楚王孙是你的什么?!”

    “夫人,你?”看着盲女的模样,楚华容伸手拉住盲女,却被盲女一手甩脱,见盲女一脸的冰冷,楚华容也压下心中不知为何激荡的心绪,端正道“楚王孙,正是家父。”

    楚王孙……正是家父……

    简单七字,却若雷霆震荡盲女心绪,盲女握着竹杖的手,现都隐隐有些不稳。寇刀飞殇作为闯荡江湖多年的老江湖,自是看出盲女的异常,但随后再细观,他却隐隐从盲女和楚华容脸上,看出几分相似。

    怎会?容儿和这个女子竟会……楚王孙不是早言发妻已难产而死,但是……

    “怎会如此,二人的面态,竟是多有相似……”寇刀飞殇上前一步道“夫人,恕吾冒昧,敢问夫人,和楚王孙以及吾之徒儿,是何关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