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八十一章:龙城圣影

第八十一章:龙城圣影

 热门推荐:
    香蝶馆内故人会,再度相遇的二人,是挚友,是君臣。见得好友无恙,北辰元凰难抑心中喜悦之情。

    “华容,你无恙,真是太好了。”北辰元凰道“你们再隐藏一段时日,待吾即位之后,便会撤销对你们之通缉。”

    元凰……

    见楚华容面带犹豫,北辰元凰一愣,随后无奈一叹“楚府之事,吾很抱歉。”

    “太子……”

    挚友相待以诚,使得楚华容心内愤懑稍减,但心中信念却让她有些坚持;在义理与人情之间,楚华容顿时哑口,进退两难。

    “华容。”依照北辰元凰之见识,自是看出了楚华容之为难,再联想到近几日北隅皇城之内的传闻,北辰元凰面上虽是不动声色,但心中对楚华容之来意已明。

    “但说无妨,你一向爽直,难道就因为恢复女儿身,连作风也转为女儿态了吗?”北辰元凰轻笑着打趣,在场之人却无一人笑得出。反倒气氛愈发的凝重了。

    “那草臣,就直言了,详情如此。”随后,楚华容便将自己如何暗中调查,救下弄三平,又如何面对北辰胤之围杀,直到卧江子点拨相救,给出藏有先皇血液的琥珀。一旁弄三平也自其中添补一些楚华容未曾了解到之处,使得一切的一切愈发的真实。

    自始至终,北辰元凰皆坐在桌子旁,原本合拢的檀木黑扇已张开,遮掩了大半的面孔,烛光拖曳出一道长长的影子,北辰元凰的面目无悲无喜,像是在听着一个和自己全然无关的故事。

    直到楚华容讲完,北辰元凰方才重新抬起头“华容,你我自幼一起长大,亲若手足。你可知,你现在指控的不仅是吾,更包括现今的北辰太后和北隅三皇爷?你要吾如何是好?”

    “元凰……抱歉,无论如何你吾情谊不改,但真相不该被埋没。”楚华容无奈的取出琥珀,一声慨叹。

    “华容,你可知,你所说的话抹灭的的不只是一个人的善恶和人格?”一旁渡江修冷声道,看向楚华容的目光也多出几分不满,至于看向弄三平时,更是只剩裸的杀意了,“此人来历不明,所说之事更是无凭无据,焉可轻信?!”

    “你!”弄三平见渡江修怀疑自身人品,自是愤怒,但观渡江修一脸的杀气,后续想说的话却是卡在了喉咙中,不敢再多言半句。

    “弄三平无需以自身性命为注,冒此大不韪。”楚华容说道“而且三王爷之举动,相较其它,异状太多……”

    “站在皇室的立场,杜绝臆测乃是必然,华容,你不该以此为猜测。”渡江修打断楚华容道。

    “那便一试如何?!”楚华容重新看向北辰元凰,躬身行礼“今日冒犯,楚华容愿舍命,但事关皇城之内的暗潮,甚至可能早已造成无数牺牲,此事之后,草臣愿以死谢罪……”

    “如此吗?”

    北辰元凰久久未言,看着昔日挚友,回想起昔日洛云襄所言,心中隐隐明白了几分。

    这便是洛先生所言的,祸起萧墙吗?现在的我,正如故事中的亚瑟王一般,被众人所质疑,那吾呢?吾该如何做?

    “蝶姨,去打盆水吧。”北辰元凰道。

    在场众人皆是一惊,北辰元凰随后轻笑一声“不仅为解你们心中疑惑,也是为解我心中疑惑。”

    “唉。”渡香蝶无奈一叹,随后便端上一盆水来。

    “开始吧。”北辰元凰面无表情,滴落鲜血于盆中。随后,楚华容亦解封琥珀,先皇北辰禹之血也紧跟着滴落。

    是真龙,是假凰,这一刻,在场众人的目光皆聚集于水盆上,滴落水盆中相斥难容的两滴血,无声的诉说着残酷的事实。

    若是洛云襄在此,必然可以扯出一大堆滴血认亲靠不住的说法,但他终究不在这里。

    这一刻,整间屋内,陷入死寂。

    “不相容吗,哈,哈,哈,哈。”北辰元凰神情看似平静,然而失神的双眼已表明齐已崩溃茫然了。

    “太子……”楚华容欲言又止。滴血验证乃是她所提议,若她再开口安慰,岂非显得讽刺,但眼见挚友如此,楚华容心内亦是错从复杂。

    吾,错了吗,吾是否不该执着于事情的真相,吾本无伤他的意思,可是……

    在齐太史简,在晋董狐笔,追求真相,追求公理正义有错吗?吾不杀伯仁,伯仁却因吾而死,吾又当真无辜吗?

    楚华容疑惑了。

    而北辰元凰则站了起来,幽幽往外走去。

    “元凰!”

    “蝶姨,你说,我究竟是谁?!”

    看着北辰元凰有若深渊一般黑暗的双眸,渡香蝶想说下去的话,再难开口。

    “你是北辰元凰。”渡江修一把按住了北辰元凰的肩膀,单膝跪地道“你是北隅的皇太子,无论真伪虚实,渡江修心中只认一人为君,绝无二心。”

    “太子……”一旁楚华容也道“草臣冒犯愿以死谢罪,今日之事不传他人,君依旧是君,臣依旧是臣。”

    说着,楚华容也跪下,紧跟着渡香蝶、弄三平二人也俯首称臣。寇刀飞殇也躬身行礼。

    “吾……又如何能窃据皇位?你们,容我静静吧。”

    说着,北辰元凰缓缓迈步走出香蝶馆,消失在黑夜之中。

    “中原正道之阴谋,如此轻易便让皇子消沉了吗?”就在这时,暗处声音传出,惊醒自陷疑惑的北辰元凰。

    随后声音再度响起“北隅兵强将勇,中原之人因此阴谋计划,欲自内部削弱北隅皇城之实力,先皇琥珀藏于天锡王府,他们如何能那般轻易拿到?不过是正道之人障眼法而已,楚华容他们隐瞒琥珀来历,表明已有二心。”

    “先生所言皆中矣。”暗夜中,北辰元凰遥对天际一礼道“还请先生现身相助。”

    “玉宇江才千古愁,智握九曲八阵休。山僧不解数甲子,一叶落知天下秋。”白衣白髯,气度不凡,正是北川府主北川炼再现,欲在北辰皇朝掀起惊天狂涛。

    “北川炼,拜见主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