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八十三章:北隅皇城烽烟起(一)

第八十三章:北隅皇城烽烟起(一)

 热门推荐:
    豁然之境,圣踪来访,一会剑子仙迹,挚交相会坐而论道,本该是快意之事,然谈笑风生的二人,却隐隐让豁然之境的氛围,透着几分诡谲。

    “剑子,吾到来时分明记得,你分明似欲出行?”

    “正欲寻好友一会,共叙情谊,如今看来,你与我果然是心有灵犀。”

    “哈,是吗?”圣踪轻笑一声,茶香袅袅,清风抚柳,正如剑子所言,挚友相交,心有灵犀,二人畅谈,谈道论世,悠然自得。

    圣踪,你为何来的这般恰到好处呢……

    剑子,有我在此,你又能往何处去呢?

    有间客栈,闭门谢客,自从被系统强行从小空间给提到了苦境,洛云襄就感觉很不安全,毕竟破家灭族的大灾害太多,江湖点总是赚多少用多少,要真的客栈被什么天灾拆了,怕是砸锅卖铁也补不上这个缺。

    “所以,这番是要全力出手吗?”卧江子轻摇着叶扇道“你口中般若海五星,当真由此能为,敢对北隅龙气和邪兵卫下手?”

    “他们的胆量只会比你想的更大。”想了想后前世正剧中手握神鼓,身具龙气的地理司,几乎横扫台面,纵然剑子、佛剑、邪影等人也未能自地理司手中讨得好处,其实力之强可见一斑。

    “不过若客栈人手尽出,那邪之子、柳湘音便无人照看了,还是说,客栈要留人手?”

    “非也。”洛云襄摇了摇头,客栈若留人,如果他估计错误,则客栈留下的人必然会遭受打击,邪之子、柳湘音极有可能被夺走;但若客栈留人过多,面对般若海之人以及可能发生的意外,又可能无法完美应对。

    所以,对这场原本历史没有的对决,他早已打起了十二分的小心,至于邪之子和柳湘音的安置,他也已有办法。

    见洛云襄成竹在胸,卧江子叶扇轻摇道“看来你已有办法,不如我们各写一字于掌中,且看是否同样。”

    “哈,有何不可?”洛云襄一笑,随后和卧江子各自在掌心写了一字,随后摊开——

    只见洛云襄掌中写着一个“莲。”

    而卧江子掌心则写着一个“素。”

    字虽不同,但二人心知,这两字,指的都是同一个人……

    “所以,柳姑娘和聂念,就拜托素还真你了。”琉璃仙境,卧江子带着淡淡的笑意,领着柳湘音、邪之子来到翠环山上;若说整个苦境当前还算安全的地方,那么琉璃仙境绝对可以算是一个。

    清香白莲、刀狂剑痴坐镇,正道标杆之地,绝非一般宵小可犯。

    “想不到南海一别,再会便是今日了。”素还真一挥拂尘苦笑着看着卧江子,昔日素还真受逼迫远渡南海,与卧江子结识相交,引为知己。二人的交情,可说深厚非常。

    “是啊,能见得白莲再现风采,卧江子心中甚慰。”

    “哈,素某亦是。”素还真道“柳湘音、聂念,但使素某性命在,二人必不会有恙。不过卧江子,洛云襄此人……”

    “洛云襄虽是性情飘忽,慵懒怪异,但他之心亦向正道。”

    “这算是你为他作保么?”

    “是。”

    卧江子点了点头,随后离开了豁然之境,送柳湘音母子前来,他已慢了一步,客栈众人皆已出发了。

    “啊。”叶小钗随后走出,表示柳湘音母子二人已安置妥当。

    而素还真此刻,亦陷入了沉思之中。

    洛云襄,是友是敌,便让素某一观汝之作为吧,若真是素某多虑,素某不介意斟茶赔罪啊……

    而在北隅皇城,北辰元凰即位,改号元皇,象征波澜的北隅暂时风平浪静。

    “太傅……”

    书房之内,北辰元凰已退去朴素黑衣,换上了象征身份龙袍华服,自太子至帝皇,不过短短时日,但北辰元凰举手投足已带着帝皇威严。

    “臣在。”

    玉阶飞应声道。

    “老师……”

    “君臣之礼不可废。”

    玉阶飞自小教导北辰元凰,自然知道北辰元凰下一局欲说什么,故在北辰元凰开口之前便已打断道。

    “嗯……”北辰元凰沉吟了片刻,重新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太傅对天锡王之言,有何看法?”

    北辰胤上疏,言楚华容、弄三平等人在皇城内传播谣言,动摇北隅根基,祸乱朝纲,寇刀飞殇包庇凶徒,如今楚府虽已抄家,但三名要犯尚未落网,故请广派官兵搜查,死活毋论。

    楚华容之下落,他自是再清楚不过。昔日之情谊,让北辰元凰陷入两难境地,这道旨,该下吗?北辰元凰疑惑了。

    “陛下可还记得亚瑟之故事?”

    “亚瑟?”

    玉阶飞重新提起洛云襄讲的亚瑟王,北辰元凰一愣,随后点了点头,但心中仍是疑惑不解。

    “亚瑟,不懂人心;陛下,身为帝王,该懂人心吗?”

    相同的问题,本该有相同的答案,然北辰元凰此刻却是迟疑了,帝王,是否该懂人心,该有人情?北辰元凰迟疑,沉默了。

    “禀报陛下,中原高僧佛剑分说前来,言是为龙气之事。”就在这时,一名宫侍入内奏禀道。

    “请圣僧往龙脉处吧,朕随后便到。”

    “是!”

    宫侍退下后,玉阶飞也随后道“龙气之事,关乎北隅根基,陛下先行吧,臣下告退。”

    “送老师。”

    迈出宫殿的玉阶飞,抬头观天,晴朗的天气之下,他却隐约看出了些许的阴霾。

    北隅龙气,终究是与元凰不合,未来必将衰败,杀龙生龙之计,还需加快脚步了……

    “咳咳。”

    而在玉阶飞离去后,另一人随后出现在了书房之中。

    “佛剑分说至,中原之人必不远矣。”

    “那龙脉,便是印证先生所言事之刻,朕拭目以待了。”

    声音落下,北辰元凰随后迈出书房,在一众侍卫、宫侍的保护之下,往北隅龙脉而去。而玉阶飞的问题,则还萦绕于北辰元凰的心中,久久不能散去。

    “王者,帝皇,是否该懂人心,是否该有情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