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八十四章:战起(一)

第八十四章:战起(一)

 热门推荐:
    北隅龙脉,异脉承大统,真龙落人间,使得护卫北辰皇朝国气的龙脉连日以来动荡不已,幸得梵刹伽蓝、地理司拼尽全力,以佛法、异术全力压制龙气,方才使得暴乱的龙气未能影响到北辰皇朝。

    “悉昙无量。”连日以来的佛法诵经,皆蕴含梵刹伽蓝之精气神,故接连时日下来,纵然梵刹伽蓝是当代小活佛,亦不免面露疲惫之态。

    “有劳活佛了。”一旁的地理司负手而立,白发垂下尽掩面目,至今梵刹伽蓝都未能见得这位北隅国师的真面目。

    “佛牒将至了。”熟悉的清圣佛气,正渐渐由远至近,梵刹伽蓝双手合十看向地理司“不知施主,现在可愿说出真实意图?”

    “嗯?!”

    “引伽蓝至此,又引佛牒至此,阁下的意图,绝非稳固龙气而已!”

    “活佛说笑了。”

    一瞬时,梵刹伽蓝言语,已是引动了地理司杀机,但地理司随后又将这股杀意按下了,‘双佛并现’,他已安排妥当,只差最后一步,梵刹伽蓝在他眼中,已和死人无异,完全没必要在此刻暴露。

    就在现场重新即将重新陷入沉寂之时,却见梵刹伽蓝作出惊人举动“悉昙无量?无量圣华?圣华净!”

    佛光现,佛华出,小活佛提佛元意外出手,直取地理司;地理司虽是诧异,但也及时应招,双掌交接一刻,地理司惊觉对方根基之深厚,全然不似久耗之态,仓促应招,连退数步。

    “梵刹伽蓝,怎会!”

    “受邀前来北隅,是不愿让北隅有收回西佛国租地之借口;邀佛友前来,是不愿龙气动荡使得北隅臣民遭受灾害。”梵刹伽蓝再度双手归十,活佛慈悲态,隐现金刚怒目威,莲台化现,梵刹伽蓝再提功元“但阴谋作祟,鬼蜮谋划,虽不知阁下谋划为何,但伽蓝必不容阁下计划成真!”

    意外之言,意外之人,地理司此刻才陡然发觉,自诩智慧的自己,从头至尾便轻视了这位天宫活佛,但幸运的是,他的后手,足够多,纵然出了一个梵刹伽蓝,仍难撼动大局。

    “震天苍璧!”地理司拂袖,一声令下,早已安排于暗处之人飞身而出,快步抢攻。

    此人的感觉,为何如此怪异……

    对上震天苍璧,梵刹伽蓝察觉异常,对方出手虽是狠厉迅猛,但隐隐间佛息散溢,使得梵刹伽蓝心中疑惑。但震天苍璧毫不留手的攻势,使得梵刹伽蓝也只能全力应招……

    “龙脉之事,便拜托圣僧了。”

    受北辰元凰之令,将佛剑分说送至龙脉禁地之外后,便随后离开了。

    佛剑分说随后踏步迈入龙脉禁地,便察觉龙脉禁地隐隐受莫名阵法制约,内中消息难传外处,回想起洛云襄传信,佛剑分说心内更提戒备,小心往禁地深处而行。

    来到半途,佛剑分说眉间一凛,却见十三红蝶飞舞,携杀而来,佛剑分说引元怒荡,同时一道红色刀气斩落,初招相会平分秋色,再闻轻佻声响,红蝶振翅——

    “坏人有坏人的气魄,规矩有规矩的眉角,杀手有杀手的角度,游戏有游戏的魅力。”

    红衣飘飞为杀,蝴蝶君快步迈上,蝴蝶斩半出,隐现锋芒“和尚,有人花钱买你的命,所以,对不住了。”

    “收银杀人,罪恶难赦。阿弥陀佛!”

    圣华现,佛牒开,杀生为护生,斩业非斩人,蝴蝶君收银取命满手血腥,佛剑分说欲开佛牒,诛罪恶!

    阴谋之局,佛剑分说对上蝴蝶君,蝴蝶斩一挑佛门顶峰。

    一瞬,蝴蝶斩一道刀气斩出,随后蝴蝶君欺身而上,佛剑分说指拈法诀应招,佛牒一会蝴蝶斩。

    轻灵、强势、迅猛、稳重,不同的出招风格,却是相同的高深难测。

    “好对手,这样的实力,是本蝶将钱收少了,你是s级的对手。”话语落,刀急旋,人快攻,蝶振翼,红色刀气再现“蝴蝶斩焰!”

    却见红蝶飞舞,带着烈焰汹涌,蝴蝶君腾空而起,居高临下,俯视佛剑分说。

    “微尘莲峰!”莲峰化现,隐隐成型,尽纳佛牒剑气之中。

    只见火中蝶,莲华峰,旗鼓相当的招式碰撞,交击碰撞出庞然威能。

    “嗯?这种感觉,是蝴蝶君已经动手了?”正看着震天苍璧对决梵刹伽蓝的地理司察觉外层波动,随后冷笑道“佛剑分说,此番你在劫难逃了。”

    暗处,阴谋者眼神锁定佛剑分说、蝴蝶君二人战局,名震西北的恐怖绝式,已是悄然锁定佛剑分说。

    北隅边境,洛云襄众人赶往北隅皇城所在,来到中途,顿时气温一变,惊见长日狂阳疾现,稳稳插于洛云襄等人眼前。

    “嗯?东方鼎立?”

    洛云襄话音刚落,已闻霸辞唱响,傲视群伦“天无二日,惟吾旷照,东方不落,鼎立不摇。”

    一手握刀,烈焰纵横四方,东方鼎立傲然姿态尽显。

    “洛云襄,既然知道吾,看来果如大哥所言,汝留不得!”

    “能不能留我,可不是你说了算的。”洛云襄一展纸扇,冷冷道,心中却是焦急万分。

    东方鼎立既然在此拦阻,那么极有可能地理司等人的计划已经开动,决不能在此拖宕。

    “此人交吾,你们先去皇城,吾随后就到。”银狐手持红狐刀冷冷道,刀未出鞘,森寒冷气已是激荡不止。

    “银狐,多加小心。”

    对比了一番二人实力,洛云襄带着蜀道行、佾云越过东方鼎立,继续往北隅而去。

    东方鼎立也不阻止,只是上下打量着银狐,有若猎人在打量自己的猎物。

    “狐狸,正可取了皮毛,送与四妹!”

    “哈。”

    长日狂阳、红狐刀,碰撞一瞬,二人心中皆各自赞叹对手能为。

    火与冰,冷与热,当时两大刀者交锋,战局开端,便已进入白热之态。

    而在洛云襄等人前行的必经之路上,还有一人,披着野猪兽皮,面目狰狞,身怀玄鼓,静静等待着……

    皮鼓师……好你个圣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