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八十五章:战起(二)

第八十五章:战起(二)

 热门推荐:
    荒野之上,洛云襄等人欲前往北隅皇城支援佛剑分说,先遇东方鼎立,银狐留下对上,众人继续前行,前面却见一兽面鼓者拦路。

    “皮鼓师!”洛云襄一展折扇,看向不远处的鼓者,心中怒火已渐升腾。

    皮鼓师本名贺长龄,为苦境北武林三大玄音之鼓,长相十分俊秀,虽与父亲世交之女琴绝弦有感情,却又跟继母骨箫有不伦关系,之后被妒火中烧的骨箫请人将其剥皮弃置于瀚海原始林,失去人皮的贺长龄在原始林中勉力取下一头山猪的皮缝合自身,才保住性命,更名为皮鼓师隐遁瀚海原始林中。

    地理司知悉这桩恩怨,遂以皮鼓师仇敌骨箫以及当年取他人皮之人的下落为筹码,邀请其出手阻拦洛云襄众人,这才有了皮鼓师现身拦路洛云襄等人这一幕。

    “让开!”洛云襄纸扇一挥,引气流,化风刃,连环出手;皮鼓师五指纳元,轻击鼓面,登时玄音传出,尽溃风刃。

    “你们,哪儿也去不了!”皮鼓师的眼,冰冷;话方落,随即再化三鼓出手落地,一鼓击,三鼓同响,四鼓之声组成玄妙音阵困锁洛云襄三人。

    而洛云襄前世看剧便对皮鼓师之人品心存厌恶,如今更是心忧佛剑状况,越发盛怒,言辞如锋,直穿皮鼓师。

    “与继母骨箫不伦是不孝,与琴绝弦相恋却又未割舍骨箫是不忠,空有一身锦绣皮囊,不忠不孝之人,以兽面行走当世,正当合适!贺长龄,你说,这幅野猪皮,不是正与汝丑陋内心相配吗?”

    “你,该死!”

    洛云襄连番揭短,使得皮鼓师愤怒不已,提全身功元,连环击鼓;佾云、蜀道行刀剑联手,刀气剑网,玄音难侵,现场战局一时僵持。

    “斯文败类,兽面兽心,贺长龄,似汝这般只该在瀚海原始林潜身缩首苟图衣食,何来胆量扬言报复,再现人世?”

    “汝,死来!风雷吞月!”怒火中烧再难抑,洛云襄短短言辞,便已让其成为皮鼓师今生必杀之目标,一声长啸,鼓声动风雷,极招荡八方。

    “洛云襄小心!”

    皮鼓师一招化三式,同时攻向洛云襄、佾云、蜀道行三人;就在佾云、蜀道行分神应招之刻,皮鼓师已是纵身而起,势若猛虎下山,极招再上,欲一击夺命“烽烟万里扬!”

    “易水狂歌剑惊涛!”

    却见洛云襄步稍退,折扇一收以扇代剑,剑起惊涛之势,狂、快,就在皮鼓师厉掌与扇柄碰撞的瞬间,更感一股尤胜先前的剑势倾泻而下,皮鼓师不及反应,登时见红负创。

    “你!”

    “汝一身实力,七成在皮鼓之上,弃鼓而用掌欺身,便是以短击长。”

    就在皮鼓师负创同时,佾云、蜀道行亦同时有了动作,刀剑汇流,一荡玄音鼓阵,皮鼓师所布下阵势登时瓦解。

    “可恶,退!”

    战局不利,皮鼓师强压伤势,再发一招,顿惊四野尘埃仓皇而逃。

    “皮鼓师此人鼓阵,当真玄妙。”皮鼓师退走,但玄音鼓阵之奇仍令蜀道行记忆深刻。方才看似简单,但实际上皮鼓师乃是以鼓音凝阵困住了三人,虽是难伤他们三人,但若是就那般僵持下去必然浪费不少时间。

    “心术不正,纵有能为亦不过危害他人而已。。”洛云襄说道,此次若不是他急中生智,以言语相激皮鼓师,使得皮鼓师发挥失常,此番绝不至于如此轻易破关。

    皮鼓师贺长龄,此人性情残虐、喜怒不定,成为敌人该设法尽快处理,嗯,瀚海原始林的奇人皮鼓,也该设法取出才是,虽然不会兰若传灯手无法使用,但如果任由其按照原剧情落入地理司手中,必然会对正道造成不小的伤亡,等此处事了前往原始林。

    “在此又拖宕了时间,尽快赶往皇城吧。”

    而在另一处,红狐刀、长日狂阳,极寒零式刀法、赤焰长日之刀,极端交锋,战得天崩地裂,百兽惊惧。

    “兽耳的刀者,你令东方鼎立兴奋了。”

    “抱歉,你那张脸,实在是让人兴奋不起来。”

    “口舌之利!”

    眨眼,赤焰升腾,东方鼎立狠招上手,手一挥,烈焰刀气横扫;银狐手握红狐刀,运使零式刀招,霎时刀气飞旋,缠住烈焰刀气,炽热、极寒,两种截然不同的刀气消弭之时。

    两大不世刀者同时动作,赤焰刀锋、极零刀芒交织错动,锋芒碰撞间尽化寒霜、炽火点点落地,消散于无。狐之影、日之身,往来较劲,刀沉、刀轻、身稳、身灵,刀与刀,招式往来更见犀利。

    “归阳不复!”

    但见东方鼎立一击斩破银狐挥出的数道刀气,长日狂阳高举,极招上手。

    “天外飞霜!”

    银狐再出零式刀法,霎时霜寒漫天,刀意凝于刀身之上。

    一方烈火燎原、一处肆意飞霜,火与霜碰撞之间,眨眼已见极招相对,双刀交击一瞬,火、霜同时归无,银狐、东方鼎立二人同时见红。

    “痛快!”

    “嗯?!”

    一者功元再提,一者元功再聚,双刀错落,又是最惊险的方寸交锋;刀横扫,火纷飞,刃旋舞,霜翩然;双刀方寸之间的碰撞,任凭对方锋刃划过衣角、留下伤口,战中的人未见半分异状,持刀的手紧握,二人所立的周遭数尺之地尽是刀气纵横留下的沟壑。

    “你,不如我!”

    “是吗?!”

    最后一轮碰撞,刀对刀,拳对拳,一者刀落肩胛,一者拳中空门,东方鼎立倒退五步,银狐连退七步。

    “呃,刚才那一拳……”银狐只觉伤口处,一股炽热极能正穿透伤口散入四肢百骸,纵使银狐引元压制亦难尽全功。

    而东方鼎立竟是掌凝火焰,尽覆于银狐留下的刀伤之处,强忍痛苦将伤口凝结。

    “狐的战斗智慧,又如何能与猎人相较!”但见东方鼎立冷笑一声,再举刀,赤焰升腾,下一刻,便要斩断银狐生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