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八十七章:战起(四)

第八十七章:战起(四)

 热门推荐:
    “赤封扬将军,此为陛下手令,请过目。”

    龙脉禁地之外,信使带回手令,赤封扬仔细查验确认无误之后,方才挥了挥手,让守备士卒放行。

    “职责在身,三位得罪。”

    “将军客气。”言毕,洛云襄三人便紧跟着传令信使走入了龙脉禁地之中,方踏入,三人便已察觉禁地之内异常,术法结界笼罩于禁地上空,隔绝禁地之内一切动静,使得从外处看去安然如常。

    “此处,怎会如此!”

    传令信使面带惊恐回头看向洛云襄,话未说完,但见洛云襄身影一瞬,纸扇开锋芒,直取信使颈上三寸,信使面色惊恐表情还未及收敛,随即抬手应招,转瞬已过数合,洛云襄借力倒退回原先站立之处。

    “想不到北隅皇城区区小卒,便有如此实力,果然是卧虎藏龙。”洛云襄言带利芒轻摇纸扇道。

    “哈哈哈哈。”却见传令使面目一变,露出魔龙祭天真容,面容阴沉,掌凝浩瀚。

    “果然是你,魔龙祭天。”魔龙祭天为冰城五意识能者之一,幻化他人面貌便是其特殊能力。而其在悬空岛一战后便下落不明,洛云襄早有预料其或藏身于北隅之中,然而魔龙祭天太过狡猾,始终查探无果。如今,在洛云襄三人步入险境之刻,方才露出真面目。

    “今日,你们没有一人,能活着踏出北隅。”

    魔龙祭天阴沉的笑了笑,抬手,三处再现三道身影,断绝洛云襄三人脱身之路,而其中一人,还是洛云襄的熟人。

    “洛掌柜,我们又见面了。”兰漪章袤君似笑非笑,手中寒光隐现,不知又是何处弄来了一把簪剑,隐隐透着森寒。

    而一左一右,分别是暗弓·影十字,以及冰城五名意识能者之一暗影,四人合围,困住洛云襄三人。

    “章袤君。”洛云襄无奈一叹,章袤君和公孙月作为客栈第一批顾客,他原本不想与之为敌,而如今看来,这场交锋,已是不可避免了。

    “洛掌柜在中原的名气,章袤君多有耳闻,今日,领教了。”

    话甫落,章袤君簪剑夺命,寸短寸险,主动挑上洛云襄,锋芒摄人,招招皆是要害,不见半点容情藏手。

    而在另一边,蜀道行侠刀绽锋芒,两道刀气不分先后同时斩魔龙祭天、孤影二人,魔龙以招破招,孤影则潜藏于暗影之中避过刀气。

    “侠刀蜀道行,哈!”但闻魔龙狞笑一声,翻掌魔元动,招出四方惊,侠刀急运武痴绝式,碰撞一刻方圆动,而与此同时,隐藏于影之界的暗影突兀出手,自蜀道行背后而出,直取蜀道行背后要害。

    但见侠刀身不动,再凝刀意震霄汉,刀气以蜀道行为圆心扩散,暗影尚未及身,已感刀气逼迫,难以靠近,再欲强突,却受刀气反震,掌心再留数道伤痕。

    “好一个侠刀蜀道行。”

    同伙受创,魔龙祭天功元再提,蜀道行以一敌二浑然无惧,三人战局顿时焦灼。

    而在影十字同佾云的战场,佾云长剑连环,云门剑法连绵不断的攻势,使得影十字难以因应;原本影十字实力全在暗杀一道上,如今暴露于光明之下,擅长的弓弩更是难以施展。对上佾云这般高手,全然受制,不过数招,身上已是多出负伤。

    “四姐果然没说错,你当真是个莽夫。”

    “你说什么。”

    剑扇碰撞错身一瞬,章袤君嘲讽一语,随后二人转身再度碰撞,剑抛空,扇旋飞,二人拳掌相对,轩轾难分。

    “带着贸贸然便闯入大哥所设的杀局,洛云襄,你确实是个莽夫。”

    “地理司吗?他之身份洛云襄洞若观火,章袤君离开吧,和公孙月蝴蝶君一起。”

    “阵前策反,洛掌柜太过愚昧。”

    “我说的是事实。”

    “你还是现照看好自己吧,今日大哥已布下杀网,在场之人,一个也逃不了。”

    招式碰撞,往来十余合,章袤君留手三分,三处战局一时僵持,难以打破。

    而在龙脉禁地中处,佛剑分说激战银川蝴蝶君,至圣佛牒对上北隅邪刀,鏖战至今未分高下输赢。

    “和尚,你的实力,令蝴蝶君惊讶了。”

    “如此刀法却为邪恶所用,枉费阁下一身根基。”

    “说教的言语,省下吧。蝴蝶瞬斩!”

    刀归鞘,刀出鞘,蝴蝶瞬斩只一瞬,刀光化蝶直逼命,佛剑分说不敢大意,佛牒再引清圣佛气,莲华隐现。

    “莲峰微尘!”

    莲峰、蝶斩,碰撞消弭无踪。

    但见蝴蝶君快步错综,刀泛波澜银光;佛剑分说佛牒在握,身沉,心稳,威势浩荡,佛光普临;蝴蝶君刀走轻灵,身似蝶,刀如翼,双方仍是五五之分。

    “焚风火莲!”

    焚风起,火莲盘旋,佛门圣招再取蝴蝶君;但见蝴蝶君身如鬼魅似幻,蝴蝶斩旋风一绕,再现阴川蝴蝶君暗杀名招——借招杀招!

    “红蝶戏焰!”

    蝴蝶斩动,霎时红蝶飞舞盘旋,蝴蝶君乘坐蝴蝶凌空,蜿蜒盘旋,火星四处,笼罩佛剑分说。

    双强的再交锋,焚风火莲一对红蝶戏焰,皆是不世名招,就在二人身负将分之刻——

    “金银双绝掌!”

    王爷双掌出,一金一银,来的猝不及防,佛剑分说全力应招蝴蝶君之刻,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势,不及反应,已是中招倒飞而出,与此同时,佛牒脱手,佛剑分说则化作一尊金身佛像,纵是红蝶戏焰之招,也未能对金像造成半点伤害。

    “你!”蝴蝶斩落向暗处,却是全无反应,蝴蝶君眼中杀气暴涨“你影响了蝴蝶君的买卖。”

    “一万黄金十万白银不曾少你,买卖已了,蝴蝶君,看在四妹的情面,吾容忍你此回的放肆,你离开吧!”

    随即只见一双白手套探出,抓住佛牒直往龙脉禁地深处而去。

    “邓王爷!”蝴蝶君看向龙脉禁地深处,缓缓收敛起眼中杀意,随后看向佛剑变成的金像,略作思考后,一手提起佛剑金像往龙脉禁地出口而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