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苦境有间客栈 > 第九十二章:不归路

第九十二章:不归路

 热门推荐:
    深夜时分,渡江修带着楚华容、弄三平、寇刀飞殇等人按照北辰元凰所赠与的路防图,避过重重关卡,缓缓往北隅国境边界而行,如今半夜已过,曙光亦是已近在眼前。

    “前方便再无岗哨拦阻了。”渡江修擦了擦额头的汗,回头看向身后的楚华容等人,“你们,快离开吧,离开北隅天下之大,自有可安身立命之处。楚兄,楚府之事,吾代陛下对汝说一句抱歉。”

    自小共聚,如今却不得不天各一方,渡江修心内感叹,同时又有些感动,感动挚友手足情谊终是未变,北辰元凰,终是未下杀手,给了楚华容等人一条生路。这也更坚定了渡江修为北辰元凰今生效死,粉身碎骨以报的决心。

    “此事于你,于元皇皆无关,是吾自己之过。”

    再无阻碍,莫非真的是某多想了?

    楚华容看向前方,一路紧绷的心弦在此刻也终是略微放松了些。看向了渡江修,眼神交会,心照不宣。同是伴随那人一路走来之人,同是见证那人登高之人,如今得见那人如故,其中滋味只有二人自己方才明白。

    “容儿,情况不对,不可放松戒备!”就在这时,寇刀飞殇突兀开口道,眉头紧锁,独臂已然握在了地狱刀上,生死大劫只在片刻,此刻只有最熟悉的刀,才能给他一分安全的感觉。

    “师傅?你说什么?!”

    话音未落,却已感得大地震荡,装备精良的北隅军围成的浩大军阵,一步一步收缩着楚华容一行人的生存空间,散发的杀意,足可刺骨,而领军之人,赫然正是——北辰胤。

    “奉旨捉拿叛逆乱党。”北辰胤站在最前,目光冰冷紧紧锁定人群中的渡江修,“书剑伯,你知叛逆下落而不上报,反而协助叛逆脱逃,同乱党同罪,根据北隅律法,就地处决。”

    北辰胤……

    渡江修的手颤抖着,眼眶也已泛红只是他自己不知,当天锡王北辰胤出现之时,他终究还是觉醒了过来。未变吗?又怎会未变呢,一切不过是自己的幻想而已。登上那个位置,又有几人不变?王者之路,从一开始便已注定,是一条充满了无情与孤独的不归路。

    “渡江修,汝还有何辩解之辞吗?!”北辰胤厉声喝问道。

    回应他的,只是一刀,地狱刀,为罪人开启地狱之门。

    第一次交手,寇刀飞殇便知道自己绝非北辰胤的对手,但他绝不甘心就此放弃,就算他死,楚华容,也必须活,这是他今生,留于这地狱人世,最后一点温暖。

    “地狱刀,上次一战,尚差一招,今日,北辰青锋再次领教!”

    面对破空而至的地狱刀,北辰胤青锋出手,以鞘回击,三番碰撞,地狱刀随即回落寇刀飞殇之手。随后寇刀飞殇持刀快步冲上。

    “师傅!”

    “你们走!”

    “这一次,你拖不了。”

    剑未出,刀狰狞,错招数合生死间,北辰胤更显游刃有余。心怀信念,寇刀飞殇心知此战绝不可败,刀舞身动式式无情,纵身稍退,旋即又是连环攻势;眼神冰冷,北辰青锋鞘未出,但见北辰胤调拨应招,举重若轻。

    步步进,步步退,轻快随性的剑,沉稳连绵的刀,有限的交锋空间,擦出星火点点滑落。

    “寇刀飞殇,地狱刀,今日成绝响了。”

    “地狱门在,罪人俯首!”

    十余招过,刀愈沉,剑越狂,碰撞一刻,刀扬,剑出,踏步凌空,北辰青锋吐露嗜血寒芒,寇刀飞殇长刀入地,一道刀气斩落,却见——

    “好刀客!”

    剑锋过处,刀断,人亡,首飞,血溅。恩怨,情仇,垂落的手,生命的终点,一切的一切,终不过一声叹笑。

    “容儿啊……”

    刀者阖眸,最后的呼喊,是今生终得解脱的畅快,还是憾恨的无奈,人终无解。

    “师傅啊!”

    “放箭!”

    无情一挥手,冷漠一语,随即便是箭如雨下,弄三平、楚华容、渡江修,无一幸免,箭入体,刺骨,刺心,渡江修满身猩红,感受着四肢渐渐无力,颓然倒地,看向漆黑的天空,不知何时,黑云已尽掩了明月。

    “渡江修……祝元皇,霸业永垂,国运永昌,千秋万载,哈哈哈哈哈!”

    元皇元皇,脱去凤凰外衣,留下的便是帝王残酷的真面目。只恨,只恨自己自欺欺人,竟是还抱有期待。

    “师傅……师傅……”

    缓缓挪动的身躯,随之而来是更为钻心的疼痛,血花点点,浸透粉红桃衫,逐渐失去焦距的双眼,久久不愿合上的眼,非是憾恨,只为记忆中,那道不舍的身影……

    “回禀王爷,弄三平、渡江修、楚华容、寇刀飞殇均已伏诛。”

    “着人收买,返回皇城。”

    就在北辰胤离去之后,却见一蝶、一掌,各自带走寇刀飞殇和楚华容的遗体,消失无踪。

    香蝶馆内,渡江修等人离去,只余下了渡香蝶一人,眼看着半夜将过,乌云闭月,渡香蝶心内忽起一阵心绪不宁之感。

    “为何突然心生不安,江修他们不会出事吧?”念及此处,渡香蝶更是坐立不安,往复徘徊,面容渐渐凝聚愁容。

    就在此刻——

    黑夜之下,一道身影突入香蝶馆中。

    “你是何人?!”

    “担心别人,不如担心你自己。”魔龙祭天冷声道“先皇遗腹子画卷何在?”

    “你说什么,你是什么人!”

    “哈,罢了,不过方寸之地,自己找寻便可。”

    话音落,厉掌落下,瞬摧渡香蝶肺腑,渡香蝶双眼圆睁,登时气绝到底。随后,黑影在香蝶馆内翻找一阵后,拿着一卷画卷随后离去。而香蝶馆也被一场大火付之一炬。

    “江修,华容……”皇宫之内,北辰元凰透过窗外看向远方,眼中满溢着莫名的情绪。昔日的片段,玩闹、学习,回荡在北辰元凰的脑海中,这一刻,他又不自觉想起了玉阶飞的问题。

    你们,你们可千万,千万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