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夜先生和亦小姐 > 第四百九十三章 我还是个孩子。

第四百九十三章 我还是个孩子。

 热门推荐:
    “伟人也逃不过真香定律,何况是我。”她摇摇头,半正经半幸灾。

    “少爷,楼下的三福里有个小鸭子,我想把它买回来。”

    “想去你自己不会去啊。又不远。”

    “我想让你放松放松心情,劳逸结合。”

    夜烬绝一脸无奈的被亦真拉走了,一路上都在想,近来对这猪太放养,又成了他地盘上的活跃分子了。

    一只蛋黄色的玻尿酸鸭,两丸颧骨粉艳艳的,黑溜溜的略带委屈的表情。

    “怎么这么丑?”他咬字很重,声腔拖长,嫌弃至极。

    摘下小黄鸭的帽子,秃顶上一团白色绒毛稀微的可怜,更丑了。

    “我开始看见它,也觉得丑。可是自打一见过,我这心里就痒痒的。你不觉得它丑亲丑亲的吗?”神情压抑而略带兴奋。什么都不影响她表明决心。

    夜烬绝可能心里还把她当小女孩的审美,故难以理解。

    上次是个蜘蛛肚鸳鸯腿的非驴非猪的。这次又是个粉嘟嘟的丑成一团的。

    “怎么你就不能喜欢点正常的东西?”

    “这很正常呀。”亦真抱着小鸭子,卫护似的走在街上。上次他给她买的那只一米八的熊被她搁置在一边。豆苗苗的还想着卫护别人。

    “走里边。”夜烬绝拽着她,往里揪了揪,调笑“抱这紧,是不是想要孩子了?”

    “谁想要孩子了。”亦真没有脸红,下意识拒绝成长,“我还是个孩子。”

    亦真觉得自己天天三点一线,人都傻了。放任皖音在背后说她的坏话。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她天天煲好鸡汤,打发夜烬绝过去。

    要是让蓝枫去,夜景权一定不领情,终极命运定然是垃圾桶。

    夜景权的病情缓和不少,住院一周,病情得到控制,又搬回夜宅了。

    “你要是再劝说你家少爷回夜氏,夜景权对你的误会也就抵消了。”

    梁熙出谋划策,今天的目的是开批判会,虽然对象不在。

    “话是这样说。”亦真撑着下巴“可是你觉得我说了,夜烬绝会听吗?人家小伙子有想法的很。”

    “你说了他当然会听啦。”梁熙道。

    “我才不说呢。”亦真摇头“主观想法才是第一要义吧。夜烬绝的理事会才走上正轨,他怎么可能放弃。我可是知道他当初被打压的有多难。”

    梁熙对此没有感慨,没听亦真说过。

    只印象里亦真忽然失踪了一段时间,就是支援夜烬绝团队打比赛那段时间。要不是有吴素跟孔清明帮忙,光是每日的伙食问题,就够亦真头疼了。

    “你是不知道,那段时间前,不是资金没运转过来吗?我天天给夜烬绝送饭,自己吃小饼子。什么吃泡面很可怜,可怜个屁。”

    “你体验过两块钱的饼子配五毛钱的辣条吗?——还挺好吃的。现在周边的饼子店,没有一家能逃得过我的眼睛。”

    “你可以来投奔我啊。”梁熙摆摆手,“那个皖音段位不低啊。你没跟夜烬绝说?”

    “怎么说?”亦真翻个白眼“她说的话都是半阴半阳,夜烬绝又一直对她印象不错。再说,他也不爱听这些事,人天天忙着呢。”

    亦真这阶段比较放闲。一如既往做好便当去给夜烬绝送饭。

    “你不用每天都来,太辛苦了。”他接过毛巾,擦了擦额上的汗。

    “那也不能让你每天吃外卖啊。我又没什么事。”亦真拿出杯子,里面装着酸梅汤。

    “没什么事就好好沉淀自己。约翰逊就快要回来了吧。你的画技要是不进反退,不定给你开除了呢。”

    两人并肩坐着,手里捧着饭盒。米饭上摊着爱心形状的鸡蛋饼。

    “你是不是有话对我说?”夜烬绝瞥她一眼,低头吃菜。

    在她之前,薛子墨和晏晚凉已经来访。

    “没有啊。”亦真吃着小白菜,带点茫然的微笑。

    “你要是想让我回去,那我就回去。”

    亦真凝重了一刹那,有点犹豫不决“你……这么听我的?”

    他笑“你想要更好的生活,没错啊。”

    亦真摇摇头“我觉得这样就挺好。我很好养活的。”还不忘卖个乖。

    夜烬绝笑了“反正迟早都得回,不差这几天。我是怕你着急。”

    “我急什么?回?”亦真才不急,那个地方向来对她没有多少友好。

    “不回我也能给你办。”夜烬绝道。

    “我知道呀。我一直都是支持你的。”她笑着挤了挤他,挤面团似的,“你说是吧?学长?”

    (?≈gt;?≈lt;?)

    亦真最后一次见钱妈,是钱妈来同她辞行。

    “怎么忽然要走了?”亦真递给钱妈一杯沙枣茶。直觉是家里出了什么变故。

    “柏哥儿走了,我也做不动了,打算回老家去。”钱妈囫囵一口茶,有点吞咽不清。

    亦真静等着,见她没话说,才问“柏哥儿走了?”

    “柏哥儿出国去了。他现在是先生唯一的儿子。不止是柏哥儿,都走了。连先生也不在家呆了。”

    她捧着杯子,语重心长,“姓任的才得意没多久。现在又孤立无援了。”

    亦真这才想起来项以柔的事,她理所当然认为项以柔现在又回归项家了。应当的色彩太重,所以心里狠狠震荡了一下。

    “任栀雨会割弃项以柔这个臂膀吗?”亦真问。

    “想也是不会。”钱妈冷嗤,“她简直就是个疯子。磨这着自己,也不肯放过别人。”

    “可是项以柔不是还没回家吗?这不像她的作风啊。”

    “她现在不爱先生了。”钱妈无厘头蹦出这一句,其他再没多说,纯粹是来打招呼的。

    送走钱妈,亦真无聊赖靠在沙发上,抱着小鸭子发呆。忽然想起夜烬绝的告诫。

    也是,约翰逊还有两个月就回江宇了,她木杵杵的以这姿态来暴露自己的低能吗?赶紧回卧室拿画架,多练练技巧。

    落地窗帘开的敞亮,她拿了电视柜旁的照片摆在阳光里。是两人高中时合照的那张。

    亦真记得还是梁熙撺掇着照的。她有点不好意思,生怕自己不上相。他不由分说抱住她的肩膀,她心里激荡起小小的喜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