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谍海猎影 > 第六九九章 香水

第六九九章 香水

 热门推荐:
    “但大厅来来往往客人这么多,谁知道是谁撕走的?”高思中问道。

    “科长别急!”方不为又笑道,“赵玉林不是还在呢么?”

    赵玉林肯定知道这个人是谁。

    方不为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赵玉林敢在便签本上留暗号,就说明他敢保证这张纸不会落到其他人手里。

    还说明什么?

    有九成以上的可能,这个人当时就在大厅,赵玉林怕自己已被人盯上,才用了这种极为隐秘的联络方式。

    赵玉林如此小心,要么说明这个人就是他的上线,要么说明这个人的身份很重要,重要到赵玉林不惜拿自己来试探。

    也更一步说明,在赵玉林和高思中的眼皮子底下,两人不止联络过一次,不然不会配合的如此天衣无缝。

    方不为又在心里赞了一声厉害。

    不止瞒过了赵世锐和高思中,连自己也被瞒了过去。

    方不为顿了顿,又问着赵世锐“在黄埔路接过电话的那个日谍呢?”

    “还在下关车站,买了晚上七点启程到上海的火车票!”赵世锐回道。

    也要去上海?

    方不为冷笑了一声“盯死了,等火车开出南京再抓……”

    如果真是去上海最好,夜车走的慢,等到上海天也差不多亮了,就算这人还有什么预警的手段,比如到了上海后,会第一时间给赵玉林报信,等赵玉林觉察到手下出事,也到明天早上了。

    如果不去上海也无所谓,方不为本来的计划就是要敲山震虎,看赵玉林知道手下出事之后,会是什么反应,又会和谁联系。

    至少赵玉林会防备这个手下受不住刑招供,把撕走暗码,替他打电话通知手下撤离的那个人的线索供出来,十有会和这个人联系。

    不管赵玉林什么方法,都逃不过方不为的耳朵。

    “剩下的两个呢?”赵世锐又问道。

    “也抓了!”方不为回道,“时间计划好,不要太早了,也不要太晚……尽量密捕,抓到之后抓紧时间审讯!”

    “好!”赵世锐应了一声,又问道,“赵玉林呢?”

    “先等一等,把这三个审完再说!”方不为回道。

    他其实想看看,到了晚上,赵玉林会不会再有行动。

    “这里还得继续盯着!”方不为又给高思中说道,“这个日谍行事如此小心,可能不是小人物。还有,把武田也要盯好了!”

    “好!”高思中点了点头。

    “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我先去一道交通部!”方不为小心翼翼的拿起了那张有印记的便签纸。

    他是想找温玉庆看看,能不能把这上面的暗码破译出来。

    方不为双手捧着便签本上了车,让司机开往交通部电政司。

    温玉庆兼任交通部电政司的司长,他的密电检译所就设在电政司内部。

    小车刚开出酒店,方不为闻到一股极淡的香味,下意识的抽了抽鼻子。

    不是他之前用过的夏士莲雪花膏和司丹康头油的味道,香味极淡,像是桔子味的。

    “你喷花露水了?”方不为问着司机。

    “没有啊!”司机回道。

    花露水那么贵,他哪有那个闲钱?

    再一个,司机也很清楚方不为的习惯,方不为长的固然像标准的小白脸,但并不喜欢这个道道,若不是任务需要,他平时碰都不碰这些东西。

    司机用力的抽了两下鼻子,疑惑的问道“长官,我没闻到啊?”

    方不为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又吸了两下鼻子。

    闻到了,气味是从他手上的便签本上散发出来的。

    味道极淡,怪不得司机说闻不到。

    之前在酒店里的时候人比较多,汗味很大,所以方不为没有注意。

    但一到空气清新,空间较小的地方,方不为超强的嗅觉就开始发挥作用了。

    香水,或者是花露水?

    方不为把便签本凑到鼻子前,又仔细的闻了闻。

    就只有有印痕的这张纸上有。

    方不为心中一喜。

    八成是撕走暗码的人留下的。

    有点像香奈尔的味道,但比香水的味道淡很多。

    肯定不是国产货,国产的工艺还不过关,出产的香水或是花露水味道大多浓而郁,达不到这种清新淡雅,适可而止的程度。

    喷这种香水的人,也不一定是女的。

    方不为记得古龙水就有类似的香型。

    得找个人问一下。

    方不为数来数去,也没从认识的人里找到合适的人。

    高思中,郑世飞,赵世锐,包括自己,本质上都是土鳖,哪会留意这么时髦的玩意。

    得找个花花大少,或是大家名媛才行。

    方不为脑子里一闪,想到了小舅肖在和。

    小舅经常在私下里给他吹牛,说是上海的青楼妓馆夜总会,就没他没光顾过的地儿……

    等找完温玉庆就去找小舅试试……

    交通部离下关不远,进了挹江门,顺着中山北路走两里半就到了。

    正巧温玉庆就在电政司。

    说明了来意之后,温玉庆把方不为带到了密电检译所。

    一栋独栋的两层小楼,从外面看门口只有两个警卫,但进去才发现,光是守门厅的就足有一个班。

    这里是真正的禁地。

    没有委员长的手令,连汪院长和何应钦都进不来。

    温玉庆也从来都不会给这些人面子。

    方不为心中一阵唏嘘。

    看来自己在温玉庆心里的印像不错啊。

    方不为还不知道,自从上次在宪兵司令部碰过面之后,温玉庆不止一次打过方不为的主意,但都被谷振龙给顶了回来。

    “我试试吧!”温玉庆接过便签本说道,“像这种暗码,不一定会用电报密码的排序方式……”

    方不为自然清楚这个道理,他也只是抱着碰一碰运气的心态。

    “我明白,谢谢温司长!”方不为指了指便签本,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还得麻烦温司长,让负责破译的长官留意一些,不要把汗沾到上面了,卑职还得拿这张纸让鉴香高手闻一闻,这上面的味道是不是古龙香水……”

    “香水?”温玉庆念叨了一句,把便签本凑到了鼻子底下嗅了嗅。

    谍海猎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