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谍海猎影 > 第七零一章 毫无进展

第七零一章 毫无进展

 热门推荐:
    不到七点,宴席正式开始。赵玉林和封应杰一个引经据典,一个插诨打科,气氛很是热闹。

    不论男女,席间都是有身份的人,虽然热闹,却没有做出有份的行为。

    赵玉林也没有异常,除了安排酒店的服务人员上酒布菜,他与外人再未说过话。

    中间倒是出去解了两次手,但时间都很短,赵玉林并未在外逗留。

    席间杯来盏往,喝的好不开心。

    一直喝到十点,看气氛差不多了,赵玉林给封应杰留下了一把房间的钥匙,又让福昌大饭店准备了两辆小车,然后悄悄离开了包间。

    有他这个外人在,这三位肯定放不开,但该安排的都已安排好了,是留还是走,全凭这三位的意愿。

    赵玉林在三楼开了一个房间,就临着街面,方不为坐在不远处的车里,还看到赵玉林站在窗边抽了一支烟。

    房间里就他一个人,没有别人进来过,赵玉林既没有打电话,也没有出过房间。

    一直等到十二点,封应杰进来告诉他,宴席快要结束了,赵玉林才回去露了个脸。

    几位交际花都被送回了家,谭海和封应杰说不回去了,要在酒店住。何世礼则说是等送那几位交际花的司机回来之后,再送他回驻京办。

    赵玉林陪着何世礼在大厅说了一会话,封应杰又来找他,说是谭海让他安排一下,赵玉林给何世礼靠了一声罪,又跟着封应杰上了楼。

    这就完了?

    方不为眉头锁成了“川”字型。

    赵玉林留在南京,真的只是为了请客吃饭谈生意?

    开什么玩笑。

    赵玉林是高级间谍,不是生意人,不会做出这种本末倒置的事情。

    方不为总感觉哪里有问题。

    酒店内还有边从军带着队员暗中监视,何世礼一切反常的言行,都不可能逃过队员的眼睛,本用不着方不为亲自进去探查。

    但方不为总预感到,谭海或是何世礼,更或是封应杰,可能会遇到点不一样的情况。

    有赵玉林在,谭海和封应杰的一言一行都逃不过方不为的耳朵,只需要盯着何世礼就行了。

    方不为吐了一口气,让司机开着车,缓缓的驶过福昌大饭店。

    何世礼就坐在正对门口的地方,像是喝的有些多了,正半眯着眼喘着酒气。

    他斜对面的沙发上,还半躺着一个人,正是边从军。

    边从军是唯一一个没有在赵金山面前露过脸的亲信,所以方不为专门安排他带着队员,在福昌大饭店监视。

    怕附近有赵玉林的暗哨,方不为没敢停留,直接让司机开过了门口,在五十米外的巷子里停了下来。

    过了十多分钟,之前去送人的小车回来了一辆,一个驻京办的警卫扶着何世礼,摇摇晃晃的出了酒店。

    小车开动不久,从酒店附近的黑巷子里钻出一辆自行车,快速的跟了上去。

    这也是边从军的手下,今夜参与过宴席的这八个人身边全有。

    方不为又等了一会,并没有看到还有跟踪何世礼的可疑人员。

    他拉开车门下了车,步行往福昌大饭店走去。

    虽然相貌不一样,但只凭身材,边从军一眼就认出了方不为。

    边从军左右扫了一眼,又伸手示意了一下,方不为边走边点了点头,径直走了过去。

    两个人大明大亮的坐在大厅的沙发里,还有礼宾员端上来了两杯荼。

    “下了楼之后,他都干了些什么?”方不为直接问道。

    “赵玉林陪他坐了一会,我没敢靠太近,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过了几分钟,封应杰来找赵金山,何世礼便一直坐在这里,直到乘车离开。除了警卫,他再未接触过任何人……”边从军回道。

    还是很正常。

    难道自己真的是多疑了?

    方不为摇了摇头,又交待道“赵玉林和另外那两个要在酒店过夜,不出意外,明天早上才会离开,让你的人不要跟太紧,特别是赵玉林……”

    边从军点了点头,示意明白。

    方不为这是怕跟的太紧惊了赵玉林。

    他有窃听器,赵玉林做什么方不为都能听到,唯一需要注意的是,要防备他用不见面碰头的方式把情报传送出去。

    边从军也算是厉练出来的,知道轻重和分寸,方不为不是很担心。

    交待完,方不为离开酒店,坐着车回了宪兵司令部。

    赵玉林这里没什么进展,就看能不能从他这三个手下嘴里问出点什么东西。

    真要问不出有用的信息,只能用敲山震虎这一招,想办法让赵玉林知道三个手下已经出了意外,看他会有什么反应,会不会联系什么人。

    还要查不到什么,只能密捕赵玉林。

    赵世锐押着三个日谍,才刚刚到宪兵司令部,准备马上审讯。

    方不为之所以让赵世锐等火车开出南京才动手,只是在防备赵玉林欲擒故纵,故意拿这几个手下投石问路。

    只要火车开出南京,这三个手下还不下车,赵玉林故意试探的可能性就很小了。

    这三个日谍,乘坐的是七点种从南京启程开往上海的普通火车,而且不在同一个车厢,算是给给赵世锐省去了很多麻烦。

    火车刚到了镇江,藏在火车上的特务们猝然发难,三个日谍全部成擒。

    都是好手,准备也够充分,以多对一,抓捕过程无惊无险。

    方不为回到宪兵司令部的时候,赵世锐正在用刑。

    两个小卒子受不住刑,已经开了口,那个护士的男朋友却还在硬撑。

    只有一夜的时间,赵世锐上来便用了重刑,人已昏迷了三次,身上没多少好肉了。

    再要打下去,别说开口,能不能活到天亮都是问题。

    方不为犹豫了一下,拿出一支药水递给了赵世锐“给他灌下去!”

    “什么东西?”赵营销部下意识的问道。

    “致幻剂,主要成份是曼陀罗的花粉,另外还有乙醚,吗啡……”

    “哦,这就是你用在林子安身上的那种药?”赵世锐撇着嘴说道,“但听马春风说,不是很管用?”

    你知道个屁!

    方不为瞪了赵世锐一眼“有没有用,试一试就知道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