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白马掠三国 > 九百七十八 锐不可当

九百七十八 锐不可当

 热门推荐:
    高郅缓缓的目视前方,已经进入状态的他,如今双眸之中,只有那无尽的暴虐与狰狞之色。

    长枪在阳光下闪烁着光芒,白鬃马猛然跃起,前蹄高高扬起马嘶声回荡在战场上,而马背上的高郅却是露出一道残忍的冷笑,猛然狂吼道“杀!”

    “枪技---龙卷风暴!”

    无数的枪气从高郅他的长枪中飞出旋转,一个漩涡转眼就形成变大,只是一瞬间就形成一个巨大无比的龙卷风模样,锋利的切割气息甚至让周围的空气都有所扭曲。

    不用于自然形成的龙卷风,是一个直立的漏斗形状,高郅的枪气龙卷是一个喇叭一样的形状,巨大的喇叭口把无数匈奴士兵包裹在内。

    “轰!”

    枪气纵横,高郅的这一击,足足杀灭了至少数百匈奴人,简直恐怖如斯!

    高郅的个人武勇,这个时候,已然震慑了全场。

    无论是匈奴人,还是并州狼骑,亦或者是白马义从,他们都为这个男人在此刻展现出来的强大一面而深深震撼。

    唯一区别的不同在于,匈奴人是真真切切的感到恐惧和害怕,而并州狼骑和白马义从,则是感到亢奋和骄傲!

    那可是他们的统领!

    最前方高郅那亮白的身影如战神肆虐,一杆锋锐亮白的长枪乱舞之下,到处都是血花四溅,周围的匈奴士卒更是充满了惊恐。

    有将如此,军复何求?

    并州狼骑和白马义从的骑兵们,一个个亢奋起来。

    杀意盎然!

    疯狂冲锋的骑兵,嗷嗷叫着犹如饿狼般,黑压压一片的骑兵们,一个个仿佛是打了鸡血般,疯狂的咆哮怒吼冲锋起来,那一股锐气的气势更是摄人。

    这个时候,两股骑兵,当真是犹如拧成了一团,这些紧随在高郅身后的骑兵不断前进,占领他们将军冲杀开血淋淋的道路。

    天空俯视而下便可清晰的看到,中间的骑兵呈箭头状,中间更是凝实无比,箭头则是高郅一骑当先的肆虐冲锋。

    很快,匈奴部落便被这支“利箭”凿穿,高郅孤身一人率先冲了出来,身后撕裂的大口不断涌出洪流般的并州狼骑和白马义从。

    匈奴将领穆顿和萨戈等人也都负了伤,无力与骑兵力战,纷纷撤回到撒歇图近前,他们急声叫道“将军,我们遇到的是汉人的主力骑兵,已经挡不住了,赶快撤吧!”

    撒歇图环顾四周,只见对方的骑兵在己方的阵营里,横冲直撞,锐不可当,有些骑兵都已经是透阵而过,从己方阵营的阵尾又折返回来,继续冲杀。

    脸上透着一股深深不可思议的神色,这是怎么一回事,短短片刻这只汉军仿佛发疯了般,浑身的气势更是截然不同。

    这已经是一群嗜血的狼群了,若在抵抗下去,只怕要全军覆没也不是不可能!

    己方的士兵,已经没有阵型可言,被骑兵冲击成了一盘散沙,到处都能看到惊慌失措的兵卒,到处都有己方族人的尸体,这哪里还是交战,完全是一边倒的屠杀。

    脸色苍白的望着战场,形式瞬间逆转,心中更是为之畏惧。

    撒歇图慢慢闭上眼睛,眼泪禁不住滴落下来,他仰面朝天,突然抽出肋下的佩刀,猛然横在自己的脖颈上。

    见状,周围的众人皆吓得惊呼出声,人们齐齐伸手,死死拉住撒歇图,急声说道“将军,你不能寻短见!”

    “如果将军你死了,今日之仇,谁还能帮我们报?”

    撒歇图并没有真的要寻死,只是做做样子罢了。

    遭遇到这样的惨败,人们对于他的能力必然会有所怀疑,他的寻死其实是以退为进,拉拢人心之举。

    当然,做做样子,勉强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就够了。

    杀啊~

    漫天的厮杀惨叫回荡在耳边,前军已经开始呈现溃败之局,看到这一幕后撒歇图的嘴角艰难的蠕动,最后深深的望了眼那道亮白色的身影。

    “萨戈领军断后,其他人,随我撤!”手臂狠狠的挥下,调转战马撒歇图铁青着一张脸。

    猛然一回头,眼眸赤红犹如饿狼般的汉军已经杀来了,就在这时,黑色的洪流不断前进,视线中那股黑色的洪流不断的涌出,接着黑色大军中拥簇着一道亮白色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

    在现实面前,撒歇图立刻停止做作,果断---开溜!

    正在与汉军厮杀的匈奴将士却是成了弃子。

    撒歇图这个部落族长都跑了,匈奴人顿时如泄气的皮球般,军心慌乱无比,混战的局面瞬间呈现出一边倒的局势。

    并州狼骑之名从何而来,就是那股坚韧不拔的毅力,如狼群般追击不断消耗敌人的体力,然后寻找机会消灭敌军。

    现在,面对这支溃败的匈奴部落,并州狼骑比白马义从更暴力更直接的打法,展露无疑。

    白马义从还在以习以为常的调整呼吸,保持匀速追击,不停的施以箭矢横流。

    并州狼骑则是已经展露獠牙,径直的扑跃,予以撕咬赋予致命打击。

    这两股风格迥异,却又同样属于精锐骑兵的风格,在这一刻,给眼前这支已经溃败的匈奴部落,予以终结的沉重一击。

    一时间敌军人仰马翻,接着黑色的枪林不断刺出带起片片血花,匈奴人哀嚎着,成片成片的倒下。

    别说那些匈奴军还不太会排兵布阵,即便他们精于布阵,这场仗也不会有任何的悬念,只能是一边倒的碾压。

    双方的战力相差太过悬殊,已经不是靠布阵所能弥补的了。

    这一场狭路相逢的短兵交接,两千多匈奴军连点反抗之力都没有,几乎是被高郅给全歼,最终逃掉的,只有撒歇图和百余名心腹和护卫。

    这场仗,也让撒歇图等人真正见识到了汉人正规军的真实战斗力。

    以前与他们交锋的,只是地方军和义军,与眼前的汉军相比,那些军队用乌合之众来形容毫不为过。

    萨戈领导断后的匈奴士兵,现在被打击的一个个心神恍惚,哪还有半分斗志,疯狂的逃窜嘶喊着,而并州狼骑和白马义从们,却如狼似虎的疯狂扑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