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念成魇 > 第八章 风起

第八章 风起

 热门推荐:
    “夜魔,能不能”

    陶梓独自一人来到森林外围,就开始在心里疯狂喊着夜魔。

    “免谈!”

    还没等陶梓说出什么事情,夜魔直截了当的拒绝了他。也对,毕竟她能看透他的想法。

    “夜魔姐姐”

    陶梓开始耍无赖,没曾想夜魔居然很吃这一套。

    “这样吧,我负责帮你猎杀三只野兽”

    “谢谢夜魔姐姐!”

    “我话还没有说完呢!我负责猎杀三只野兽,但是你只能取一只。剩下的两只留给发现尸体的村民。”

    陶梓这就有点搞不懂了,既然自己只能取一只,那又何必多此一举呢?难道自称夜魔的坏蛋,准备从良了?

    “我自有主张。”

    夜魔回答道“至于你母亲的病情,我就能治好!”

    “其实你母亲并没有生病,只是因为体虚,外加常年心里充斥着失去丈夫的悲伤,才有了这样的反应。”

    陶梓似懂非懂的问道“你是说,思念成疾?”

    “然也,人类的精神可是一种很强大的力量!”

    这句话陶梓就听不明白了“精神?强大?什么意思?”

    夜魔卖了个关子“不久的以后你就懂了。总之,等有机会了,我会吸掉你母亲的负面情绪。”

    “但这并不能做到斩草除根的目的,大概情况跟那杜林差不多。第一是让她把身子补起来,第二是多陪她,让她走出失去你父亲的阴影。”

    “好了,好话尽此。开始今天的工作吧。”

    于是,陶梓又开始了采摘草药与寻找野兽的工作。

    因为有了第一天的经验,所以今天的工作效率极高,大概只花了一半的时间就凑够了草药。

    同样,寻找山鹿的过程也顺利。

    在寻找山鹿时,他们首先遇到了一只羚羊,这正中了夜魔的下怀。

    只见她直接从陶梓的身体里透了出来,飘向了羚羊。在羚羊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夜魔就朝着它的脖子咬了下去。

    没过一会儿,羚羊就四腿一蹬,死在了地上。在羚羊的脖子上,肉眼可见的出现两个牙口大的小洞,可是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你把它吸干了?”陶梓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场景,第一次看到夜魔如此残暴的一面。

    “你以为呢?”夜魔反问。

    陶梓不言以对,到底是自称“夜魔”的怪物。虽然因为与自己同体的关系,没有伤害自己的意思。但是一旦涉及到它物,她就有一些肆无忌惮了。

    他咽了口唾沫“你不撑的慌吗?”

    “”

    “我还是好奇,为什么需要猎杀三头野兽,但是只让我取一具。”

    夜魔还是不愿意说出实话,她适当的提醒了一下陶梓“我准备为你打开新世界的大门!”

    得了吧,你这是在为我打开阴曹地府的大门吧!

    在遇到羚羊之后,他们又分别找到了一只山鹿与一只孤狼。

    按照与夜魔的约定,陶梓扛起了属于他自己的那只山鹿。至于那只孤狼,下场与羚羊一模一样。

    “我能把尸体放进影子里么?”陶梓觉得“绯红世界”太绕口了,索性简化成了影子。

    “你就当锻炼身体吧。”夜魔想了想又说道“好吧,实话告诉你吧。”

    “我的绯红世界原本是一方真实的世界。但是因为我经历了一场大战,这方世界也被破坏的差不多了。”

    “构建世界需要恐怖级的精气供应,它有自主吸收死物精气的能力。所以你只要把尸体放进去,尸体里蕴含的精气就会被它吸收一空,这具尸体就变得毫无价值了。”

    还有这种令人窒息的操作!?

    好吧,陶梓认命了。

    兴冲冲的把山鹿扛回家之后,陶梓就央求夜魔治疗母亲的疾病。夜魔拗不过他,只得再次现身,偷偷吸掉了他母亲心中的负面情绪。

    效果是显著的,他的母亲精神一下子好了很多。

    这让并不知情陶花喜出望外,直呼草药并不是没有作用,只是药效有些迟缓。

    陶梓适当的在陶花对面吹风“姐,我今天上山的时候,听邻村的村民说,一个人的精神状态可以影响身体状况。”

    “我觉得我们应该多陪陪母亲,让她走出失去父亲的阴影。”

    陶花深以为然,当下就走进了母亲的房间,把她扶出了家,一边聊天一边散步。

    陶梓则趁这这个时间,跑到了好友溧阳的家,再次邀请他到自己家里来吃晚饭。

    “桃子,你这是什么情况啊?现在家里天天开荤啊?”溧阳实在想不出家境贫寒的陶梓家每天有肉吃的理由。

    陶梓故作神秘的说道“你是我最要好的朋友,那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你可千万不要泄露给别人听哦!”

    “最近山上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每天上山都能捡到刚死不久的野兽尸体。就来找你之前,我就又捡了一头山鹿!”

    “什么,你不信?走走走,现在就去我家,我给你看!”

    见到溧阳一脸的怀疑,陶梓直接拽着他的手,就往自己家跑。

    “我的天,居然是真的!”当溧阳看到又一只山鹿出现在自己眼前时,他不得不接受事实。

    “你可千万不要把这个秘密泄露给别人哦!”陶梓又一次强调了一遍。

    溧阳拍着胸脯说“桃子你就放心吧,我的嘴巴可严实着呢!”

    得了吧,村子里谁不知道就数你溧阳嘴巴最大,什么秘密都兜不住。

    当然,这句话陶梓没有说出口,只是在心里默念。

    既然溧阳是一个大嘴巴,那为什么要把这个秘密告诉给他呢?这当然是夜魔的主意,她要求自己把山上出现野兽尸体的秘密告诉众村民。

    可他跟村民的关系并不融洽,于是只好出此下策。小小的利用了一把溧阳,借他之口,把这个秘密公诸于世。

    两人在家里玩耍了一个下午,并且晚上又吃了一顿丰盛可口的晚餐。

    看着众人狼吞虎咽,陶梓心里哀嚎我辛辛苦苦扛回来的山鹿,可吃起来没有一点味道,全便宜了你们!

    晚饭后,溧阳急着回家。陶梓又再一次提醒道“我告诉你的秘密,你千万不要泄露给别人哦!”

    溧阳一副“你就放一万个心”的表情,消失在夜色中。

    陶梓笑着摇摇头,腹诽道我越是强调,你是越藏不住秘密吧。

    就这样,陶梓规划好时间,每天一尘不变的开始工作。

    早上陶花赶早市后,他适当的陪母亲聊天、散步,随后进山采药、打猎。下午呆在家里与陶花一起处理猎物,晚饭过后,则进入影子里浸泡血药,以此强化身体。

    值得一提的是,夜魔对他母亲的分析很到位,在姐弟两人的陪伴下,母亲的病情有了极大的好转。

    同时,在透露给溧阳上山有野兽尸体这个秘密之后,夜魔故意留下的两具尸体果然在第二天就失去了踪迹。

    这小子的嘴巴果然靠不住啊!陶梓无奈的摇摇头。

    不仅如此,在第三天早上陶梓上山打猎时,看到了众多村民。他们都低着脑袋,似乎在寻找些什么。

    “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夜魔看到这个场景后,在陶梓心里说道。

    “你到底想干嘛!”

    夜魔仍然不愿透露过多的信息,只是重复以前的话“我说过,我要向你展示一个新的世界!”

    “对了,最近山里寻找野兽的村民变多了,这样不适合我们出手。你适当改变一下作息,我们晚上进山,白天休息。”

    陶梓并不清楚夜魔到底想要干嘛,但是他有一种感觉,她不会害自己。这种感觉很奇妙,可能就是因为他们同体,所以思维也有了一定的相通。

    打猎的主力是夜魔,陶梓自然没有意见。可能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跟陶花解释。

    他不得不再次想一个借口最近几天山里打猎的村民变多了,他抢不过他们。所以想着能不能在晚上去撞撞运气。

    陶花原本是拒绝的,但是她不得不承认,现在弟弟长大了,有自己的想法了。她只是说了“注意安全”这类的话,就同意了。

    又过了四天,陶梓趁着天黑走进了山里。但是令他奇怪的是,昨晚故意留下的两只野兽并没有被取走。

    夜魔笑笑“鱼儿上钩了,嘿嘿。”

    再一次完成打猎、采药之后,陶梓满身疲惫的回到家。

    陶花焦急的等在村口,见到他安然无事的回来了,这才放心。

    “桃子,这段时间不要进山里了!”

    这句话说的莫名其妙,不是之前还谈的好好的么?

    “怎么了,姐?”

    陶花压低了声线“今天我在赶晚市的时候,听说了一件恐怖的事情。”

    “山里最近不太平,平白无故出现了很多死掉的野兽。这些还不算什么,最关键的是,那些野兽都是同一种死法!”

    “脖子上不知道被什么东西咬了,然后全身的鲜血都被吸干了!”

    “我听贩肉的周扒皮说,那是一种吸血的妖怪!不仅吸野兽的血,还会吸人血!”

    就连知道真相的陶梓,都被这些传言吓了一跳。

    难道这就是夜魔的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