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念成魇 > 第九章 猎物

第九章 猎物

 热门推荐:
    “姐,你可别吓我啊!我成天都在山里兜,没有见到什么吸血的妖怪啊!”

    陶梓露出一副心有余悸的表情。

    “可不咋地!不然为什么会平白无故出现那么多死掉的野兽呢?而且每一头野兽都是被吸光了鲜血!”

    说到这里,陶花甚至小心的四处张望了一下,似乎是在提防村民口中那吸血的妖怪。

    “你还记得你第一次带回来的类人猿么?它也是身上没有一滴血!那只类人猿那么强壮,谁能简单的杀掉它?没错了,肯定是吸血的妖怪!”

    陶梓低着头,一副认真听教的样子。

    背地里,他则在怀疑,难道夜魔的目的就是制造恐慌?

    “还有,桃子。”陶花继续说着“最近这段时间你就不要进山了,太危险了!马上学院就要报名了,我可不希望在这个节骨眼上出岔子!”

    看着满是关心与害怕的姐姐,陶梓不得不答应了下来。

    回到房间后,他直接踏进了影子,对着闭眼休息的夜魔问道“瞧你干的好事,现在我都被门禁了!我姐不让我出门了,我该怎么修炼?”

    夜魔懒洋洋的睁开眼睛“些许小事,何足挂齿?修炼本是张弛有度,你已经连续使用一周的血药了,也差不多该休息了。”

    “至于你说我干的好事,这句话我承认,我的确干了一件好事!嘿嘿,好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陶梓心系修炼,因为这一段时间食用大量肉类加上食用血药,使得他的身体已经有了明显的变化。

    原本瘦的皮包骨头的他,已经长出了一层结实的肌肉。不知不觉中,他的身高也拔长了几个厘米。

    不过,他也懂得“张弛有度”的意思,所以他并没有在修炼这个问题上多纠结,而是把话题的中心转移到了别的地方。

    “现在外面出现吸血妖怪的传言闹的沸沸扬扬,就连隔壁村都知道了这件事,严禁村民夜间外出,这就是你想达成的目标。”

    夜魔笑嘻嘻的看着陶梓“跟我仔细说说,外面的传言是怎么样的?”

    “说是山上出现了一只专门吸血的妖怪,长得跟狼类似,拥有两颗尖锐的獠牙,专门用来刺开皮肤。而且这个妖怪会妖术,能迷惑野兽,让野兽昏迷。”

    陶梓回想了下听到的消息“对了,这只妖怪喜欢在夜间出行。”

    “哈哈哈!”夜魔捧腹“人类啊人类,还是一如既往的愚昧!”

    “他们的想象力,还是一如既往的丰富!”

    大笑一阵之后,她又对着陶梓说道“近期我们就听从你姐姐的意见,不再外出打猎。相信我,三天,不出三天你会有惊喜!”

    陶梓又在影子里逗留了一阵之后,便重新回到了房间,休息起来。

    夜魔的预言很准确,没有三天,仅仅在第二天睡醒时陶梓就听说了她口中的“惊喜”。

    当然,在陶梓看来,这可不是惊喜,而是惊吓!

    好友溧阳家养的水牛死了!被吸干鲜血,毫无挣扎的死去!

    听到这个消息后,陶梓的第一反应就是质问夜魔“这事儿是不是干的!?你趁着我睡着后,偷偷摸摸去了栗子家,然后杀了他家的水牛!?”

    夜魔笑着摇摇头“昨晚我可是乖乖在睡觉哦。而且退一步说,我被封于你体内,压根没有办法远距离离开。只能在像之前那样,离开5米的样子。”

    对哦,陶梓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怎么把这茬子事情给忘了?

    “那是怎么回事,难道真的有吸血的妖怪?”

    “接着看下去就是了!”夜魔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

    陶梓就算想破脑袋,都想不明白溧阳家的牛到底是怎么死的。

    他有些愣神的走在街上,街上的村民风声鹤唳,脸上都浮现出担忧、害怕的神色。

    就连这天气,似乎也印证村民们的心情,变得阴霾。

    “那吸血的妖怪现在都能潜进我们村子里了,不知道会不会来吸我们的血啊!?”

    街上三三两两的村民无一不在讨论这件事。

    “肯定会吸啊,等他吸腻了畜生的血,肯定会吸到我们的头上来的!”

    “多事之秋啊!晚上记得把门窗都反锁好!”

    可能是心系溧阳,陶梓不知不觉就来到了他家门前。

    这个时候他家门口正围着一群人,人群中间正是那被吸干鲜血的水牛。人们流露出浓浓的害怕之情,对着它指指点点。

    陶梓好不容易挤到了人群中,他蹲下身子,仔细检查了水牛的伤口。

    它的死状与之前夜魔猎杀的猎物死法一摸一样在它的脖子位置有两个牙口大小的孔洞,可是却没有一滴血流出来!

    难道真的有吸血的妖怪?

    这个问题再次出现在陶梓的心间。可是他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询问夜魔,只得重新挤出人群。

    敲响了溧阳的家门,开门的是溧阳的父亲。陶梓有礼貌的打了声招呼,并告知他自己的来历。

    溧阳的父亲指了指靠里侧的房间“栗子吓坏了,现在躲在房间里呢。”

    向着他手指指的方向,陶梓走了过去。几步的距离刚好路过了厨房,里面挂满了腌制过的肉类。

    哎,这不正是夜魔故意留下的猎物么?

    他苦笑一声,敲响了溧阳的房门。

    里面传来了一声惊呼声“啊!谁,是谁?”

    “栗子,是我!”

    说完,陶梓打开了房门,看到了蜷缩在角落的溧阳。

    他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安慰对方。因为,现在连他自己都有点搞迷糊了。明明是不应该出现的事情,怎么就莫名其妙出现了呢!

    溧阳哭哭啼啼的宣泄着心中的恐惧,陶梓则一句话也不说,认真聆听。这个时候,他真想让夜魔给溧阳来那么一下,让他不再恐惧。

    可能是有一些累了,溧阳在宣泄完了之后,沉沉的睡了过去。

    陶梓轻轻离开他的房间,帮他掩上了门。

    满脑子都是问号的陶梓,踏上了回家的路。走到半路时,看到平时开集体会议的广场上站满了人,他们的老村长正站在最前端叙述些什么。

    “大家不要惊慌,这应该是一种特殊的灵兽造成的!”

    “现在我已经安排了村民日夜巡逻,以防类似的事情再次发生!”

    “所以我要求大家,谨记我们的村规,不要再传播这些流言蜚语!”

    村长说着这些没有营养的话,可是对下面的村民却十分受用,他们时不时点头,时不时的欢呼。

    陶梓听了一会儿,觉得没有什么意思,便回到了家。

    “小子,你们的村规是什么?”

    才回到家,夜魔就没头没脑问了这么一个问题。

    陶梓从货架上翻出了搁置已久的村规手册,回到了房间供夜魔查看。

    “呵呵,有意思的村规!看来,你们的村长,或者说颁布这份村规的人,是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夜魔指着村规里的一条规则说道。

    任何人,不得散播谣言!

    “为什么这么说?”

    “现在懒得解释,待到这件事解决了之后,我一并解释给你听。”

    “哦对了,现在那妖怪的传言被村民们传播到什么程度了?”

    吗的,你不是听到了么,还问我?

    “我并不是无时无刻都苏醒着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修养。”看穿了陶梓的想法,夜魔解释了一声。

    还有没有一点了!?

    “更加夸张了,村民都害怕的不行。甚至他们都认为这妖怪会吸人血。”

    陶梓深吟一会儿问道“难道真的会闹出人命!?”

    夜魔意味深长的笑着反问“你说呢?”

    卧槽,真的会死人!

    “不行,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这件事都是因我们而起,我们阻止它!”

    陶梓赶忙说出自己的想法,希望夜魔能帮助他。

    夜魔闭上眼睛想了一会儿。

    “也罢,也是时候该收网了,虽然这鱼没有养的太肥,但终归已经到了收获的时候了!”

    “我们该怎么办!?”一听她答应了,陶梓急忙趁胜追击。

    “不要急,既然村民说它是在夜间出来捕食的,那我们就应该相信村民。”

    “好好休息吧,等到晚上,我带你去看新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