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一念成魇 > 第二十七章 杨泉

第二十七章 杨泉

 热门推荐:
    “我说桃子,我发现你最近有一些不对劲。我发现你的眼睛怎么老是往杨泉身上瞄,你不会喜欢上她了吧?”

    课间休息时间,陶梓正在观察杨泉是否会被谣言影响,被同桌溧阳逮了个正着。

    “我可告诉你哦,人家跟杨山可是相互喜欢着的,你千万不要插进去了。有句话叫做朋友妻不可欺,记住了!”

    陶梓反手在溧阳脑门上拍了一下“瞎想什么呢!?我是在担心她,所有人都疏远了她,也不知道会不会伤心。而且她的脸色一直很差,希望不要被影响到了吧。”

    不过值得陶梓庆幸的是,杨泉除了脸色有些苍白之外,并没有表现出别的不适。

    同时,雷江这几个死对头因为有李后生这只被杀的“鸡”在前,这几天也变得非常低调。除了偶尔潘武会抱怨他们之外,没有别的大动作。

    日子一天天过着,很快就到了周六。这一天在下午的体能课之后是没有晚餐与夜间课程的,这样方便学生们回家。

    陶梓与室友们拜别之后,与溧阳一起往“小狼村”方向走去。当赶到家里时,陶花与母亲早已经准备好了晚饭,正笑吟吟的等着他。

    虽然只有分离了三日,但是母亲却是异常想念陶梓,握着他的手一个劲的心疼“我家桃子晒黑了,最近一定没少吃苦吧?”

    陶花赶紧安慰母亲“母亲,现在桃子长大了。是时候要吃一些苦了,这样才能成为男子汉呀!”

    母亲直称对,随后招呼两人吃饭。

    饭桌上,陶梓也询问了母亲的病情这段时间陶花每天都坚持陪她出去散心,并且几乎餐餐有肉,因此她的病情已经有了长足的改善。

    陶梓这才想起来,散步这件事情一直都是姐姐陪母亲去的。当下他就提议,在晚饭过后三人一起去散步。

    陶花与母亲欣然答应。

    于是乎,三人在晚饭后一起走出了家门,在附近区域逛了一段时间。一路上,陶梓讲述了学院里种种有趣的事情,而母亲与陶花则讲了些平时从村民口中听到的杂事。

    陶梓生怕逛的时间久了母亲的身体会吃不消,因此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后,便折返回了家。

    他洗漱了一番,便按照惯常的习性进入影子分别进行了精气的吸收与浸泡血药。

    好不容易得来的休息日,陶梓没有浪费,而是美美的睡了一个早觉。

    周日清晨,陶梓正与陶花一起吃早饭,外面却传来了溧阳的声音。

    “桃子,我们来找你玩啦!”

    陶花听到后,笑着说“去吧,记得注意安全。”

    陶梓放下碗筷,来到门外,却惊喜的发现溧阳、杨山、潘武三个室友都在。他不由好奇“你们怎么都来了?”

    溧阳撇撇嘴“还不是因为你的一句话,这不杨山大清早就拽着潘武来到了我家,然后拉着我来找你了。”

    “我的一句话?”

    潘武扬了扬手里的猎刀,抢先说道“之前你不是说你母亲的身体不太好么,然后杨山就记在心里了。这不刚好休息,就让我们带着工具,准备一起去森林里打些野味,让你带回去给你母亲补补。”

    原来是这样,自己一个善意的谎言却被杨山记在了心里。

    这样的朋友,值!

    陶梓有些感激的看了看三人,随后也取了打猎的工具,四人有说有笑往森林进发。

    “栗子,小武,你们两人体能方面进步很大嘛。走了那么久,都不带喘一下的。”一路上,陶梓调侃着。

    一说起这个,他们两人就有一肚子的苦水要倾诉“得了吧,还是被傅黑脸给逼出来的。你是不知道,我们每天过的有多惨!”

    “桃子,倒是你,变化大的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了。之前你可比我瘦多了。再看看现在,身上有肌肉了,体能也好的吓人,力气也大了,都敢揍雷江了。哈哈哈。”

    陶梓知道溧阳只是随口一提,因此没有接茬儿。反而转身向杨山问道“对了,杨泉怎么没有来?”

    杨山简略的回答“她头疼,在家休息。”

    听到这个回答后,陶梓瞳孔微缩。但他很好的掩饰了过去,并随口说道“严重么?”

    杨山摇了摇头。

    但愿只是巧合吧。陶梓这样想着。

    大概花了一个上午的时间,四人收获颇丰的回到了陶梓家一共一只山鹿,三只獐子以及两只兔子。

    其中杨山经验丰富,一个人就打了一只山鹿、两只獐子。陶梓凭借矫健的身手以及敏锐的观察力,打了一只獐子及一只兔子。剩下的一只兔子是由潘武打到的。

    一无所获的溧阳满脸通红,嘴里扯着各种不着调的借口今天没吃饱啦、天气不好啦云云。

    当这些猎物展现在陶花面前时,她简直笑开了花,摸着陶梓的脑袋直呼辛苦大家了。随后她就麻利的杀了一只兔子,为大伙烹制了一桌的美食。

    一阵风残云卷之后,三人告别了陶梓。在临走之前,陶梓特地嘱咐了杨山,若是杨泉的情况有继续恶劣的倾向,一定要记得告诉他。

    杨山有些奇怪的点了点头。

    午饭过后,陶梓闲来无事便睡了一个午觉。睡前他又嘀咕了一声难怪绯月原先自称夜魔,原来她是只夜猫子。

    午觉过后,他陪姐姐把猎物处理了一番。随后两人一起准备晚餐,给正在干农活的母亲一个惊喜。

    陶梓很享受这样的闲暇时光,他觉得自从结识了绯月之后,就很少这样与亲人长时间的接触。

    晚饭过后,陶花为陶梓准备了一些腌制好的干货,给他在学院吃。

    于是陶梓提着包袱,先去了溧阳家,随后结伴前往学院的宿舍。

    当他们赶到宿舍时,却发现潘武独自一人在,这就有点奇怪了。

    要知道,潘武与杨山的家相距比较近。之前来陶梓家时,也是他们两人一起来的。可现在偏偏却只有潘武,杨山并不在。

    陶梓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个原因杨泉出问题了。

    果然,潘武的回答与他所想如出一辙“杨山告诉我,杨泉头疼的厉害。所以今晚他就不来了,估计明早再来。”

    不会真的那么巧吧!

    陶梓想到了校园里有关杨泉的流言蜚语,又想到了之前村子里有关“吸血的妖怪”的谣言,难道谣言真的会作用到真人上?

    他有些后怕,担心事情会继续朝坏的方向发展。他又有些后悔,没有事先把得到的情况与杨山分享。

    见到陶梓的脸色有些差,潘武安慰了一番“如果明早杨山能来学院,那杨泉的情况应该就不会太糟糕。如果他没有来学院”

    陶梓打断了他的话“那我们就在学习结束后一起去探望吧。”

    三人商议后都觉得此法可行,便各自躺在床上睡觉。

    兴许是睡过了午觉,又或者是担心谣言对杨泉造成伤害,陶梓辗转反侧,无论如何也不能安心睡去。

    不得已,他重新踏进了影子,开始每日的必修课。只有把精力全部集中在修炼上面,才能使他暂时摆脱谣言的影响。

    直到第二日凌晨五点左右,陶梓听到了轻微的开门声,是杨山回来了,他这才从影子里重新出来。

    他压低了自己的声音“杨山,你终于回来了,杨泉她没事吧?”

    陶梓的突然出声惊到了杨山,使他不当心踢到了椅子,结果也惊醒了睡梦中的溧阳与潘武。

    既然大家都醒了,杨山也就直接开口“我父母在照顾她,应该没有什么大碍。”

    众人这才放心。尤其是陶梓,他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暗道自己想太多了,世上哪会有那么多的念灵体出现。

    接下来,几人就下了床铺,开始洗漱准备接下来的晨训。

    一天的课程都过的非常顺利,吃晚饭的时间,几人居然在食堂里遇到了本应在家养病的杨泉!

    杨山有些紧张的握着她的手,询问她的病情。

    杨泉笑着点了点头“已经完全康复了!”

    的确,从面色来看,相较于前几日的惨白。现在的杨泉的脸色可谓是非常红润,丝毫没有了虚弱的样子。

    溧阳推了推陶梓的肩膀“你看,我就说没事吧!现在你终于放心了吧,不用整天神神叨叨了。”

    陶梓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不管怎么说,只要杨泉没有被谣言影响,便已经足够了。

    晚间课结束后,陶花如期而至。不过这回她没有直接去找杨泉,而是先找到了陶梓。

    “陶梓,你来学院之后,我就陪着母亲去散步,结果听到一件很恐怖的事情!”

    陶花顿了顿,确定四下无人后,才压低了声音继续说道“我听街坊邻居说,你们一年级的新生里有个人是妖怪变的!她能发出让人头疼欲裂的声音,而且这声音就跟晚上的蝙蝠一样,是我们听不到了!”

    “而且、而且他们还说,这妖怪就是”

    杨泉!!!

    。